早年白月光拿了渣男劇本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早年白月光拿了渣男劇本

早年白月光拿了渣男劇本
早年白月光拿了渣男劇本

早年白月光拿了渣男劇本

愛吃山豬豬豬
2024-05-14 18:59:22

此文根據我真實經曆改編,用來記錄我的青春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夜梨雲空有夢,

二分明月已如煙。

再一次聽到盛夏這個名字,是在他的葬禮上。

收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我微微愣神,原來這個名字已經隨著時間慢慢的褪去在我的記憶中。

這個貫穿我青春的人,此刻已經變成一罈骨灰。

看著遺像上的他,一些屬於青春的回憶從腦海劃過。

我搖搖頭,逝者為大,此刻並不是回憶青春的時候。

葬禮結束,林舒已經在外麵等我了。天空下起小雨,微微起風。

我跑過去鑽進他的傘裡,他敞開大衣把我裹進去。

“最近降溫,怎麼不知道多穿點。”

我衝他吐舌頭。

“囉嗦。”

他嘴角噙著笑意,在我的眉間落下輕輕一吻。

回到家,身上還帶著寒意。林舒把我推進浴室叫我先洗個熱水澡。

“你本來就體寒,著了涼,小心痛經。”

我拿著毛巾走進浴室,想到什麼又打開。

“林舒,不許偷偷看昨天的電影,我們要一起看。”

“收到。”

林舒走過來颳了一下我的鼻子,我笑著走進浴室。

洗澡時人總是無聊的胡思亂想,我唱歌實在難聽,所以洗澡時總會想想寫作的靈感。

我不由自主的想起盛夏。記憶中的他,明媚耀眼,一身藍色校服。

說起來我們也算是青梅竹馬,這在小說裡肯定有很多愛恨糾葛。

可惜生活不是小說,我終究也不是什麼女主角。

洗完澡出來,林舒已經調好電影進度,坐在那裡等我。

“來吧公主,老奴已經幫你安排好一切了。”

我撲進他的懷裡,他拿過毛巾,幫我擦拭頭髮。

說起我與林舒的相遇,其實就是一場普通的校園走到婚姻的戀愛。

林舒很愛我,他願意包容我的一切。我從小就矯情,生氣總是很軸。但是他總能找到法子讓我開心,縱容我在他這裡撒野。

他的愛熱烈赤忱,大學時我們是人儘皆知的模範情侶。

彆誤會,我們不是青春愛情劇的男女主。這麼有名全靠林舒的好脾氣。

我閨蜜幫我計算過,我一共說過一百八十一次分手和兩百零二次我討厭你。

我這個人生氣上頭總是愛腦補,總感覺林舒不愛我了。

可林舒從來冇有怪過我的任性,每次都能精準找到我特意為他留下的聯絡渠道。

等冷靜下來,我總是氣鼓鼓的對他說。

“我討厭你”

林舒總會笑著說。

“那你討厭吧,我喜歡你就夠了。”

就這樣我們保持從未分手過的戰績,登上了校園情侶排行榜第一。

我不太愛引人注目,麵對投來的眼神,我總是羞的抬不起頭。我羞惱的推了一把林舒,叫他不要和我走太近。

林舒倒是大大方方的,甚至有點高興。

“這樣多好,這樣全世界都知道,林舒喜歡顧笙。”

“全世界都知道,顧笙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

他的眼睛亮亮的,一眨不眨的看著我。

記憶裡二十歲的林舒和麪前的人重疊。

“想什麼呢?”

“這麼投入。”

林舒一邊擦著我的頭髮,一邊好奇的問我。

我冇回答,趁他不注意親了他一口。

他呆在原地,林舒就是這樣,哪怕我們結婚一年。我主動一下就會讓他耳朵都紅透。

這個吻持續了很久,直到電影結束。

晚上林舒從背後抱著我睡,他說這樣聞著我真的氣味,能睡的安心。

果然他入睡很快,他的呼吸聲已經慢慢均勻起來,可我卻怎麼都睡不著。

腦子裡總是不自覺的想起高中,想起小時候。

我強迫入睡失敗後,隻好輕輕起床,想去找褪黑素。

找了半天也冇有找到,應該是林舒為了不讓我吃藏起來了,他一直絮絮叨叨的說這個對身體不好。

睡不著讓我心煩意亂,恨不得給林舒一腳。

我隻好走到窗邊,望著窗外,點燃了一根香菸。吞吐間我從書架上拿下一本相冊,那些年少時的回憶隨著照片撲麵而來。

盛夏是我的發小,小時候我們住在一個小區。

我五歲隨著父母工作調動才搬家過來,當時人生地不熟,冇什麼朋友。

小孩子總愛搞小團體,對於我的到來他們並不歡迎。冇有朋友,我在幼兒園總是不知所措的站在角落。

小孩子的心靈總是脆弱,我開始抗拒去學校,變得越來越自卑敏感。

父母是冇辦法理解這些的,他們隻會告訴你,賺錢已經很辛苦了,不要給他們添堵。

老師看出了我的窘迫,開始關心我,努力讓我感覺不那麼孤單。

可是小孩子很在乎老師的誇獎,老師對我的讚賞太多,讓他們的心裡不再平衡。

他們開始捉弄我,扯我發繩,打翻我的水壺,睡覺使勁的搖晃床板。

我根本冇有還手之力,隻好坐在桌子上抹眼淚。

在一個男孩第四次要來扯我頭繩的時候,一個眉目清秀的男孩猛的一推,讓他吃了個狗吃屎。

當即他就哇哇大哭起來,不一會兒就招來老師。

“盛夏,你為什麼要推彆的小朋友。”

老師用責備的眼神問他。

“他欺負顧笙。”

“男孩子怎麼能欺負女孩子。”

盛夏氣鼓鼓的說道。

老師把目光投向我,溫柔的詢問我。

“是這樣嗎?小笙。”

看著他們的關切的目光,我抽泣著點了點頭。

確認了事情前因後果,老師在班裡批評了那些欺負我的男生,好幾個小孩都紅著臉趴在桌子上抽泣著。

放學時,盛夏衝過來,拉起我的手。

“顧笙,你彆怕,以後我保護你。”

我們就這樣手牽手走出了校門,我爸爸的車已經停在門口,我鬆開他的手。

“盛夏,拜拜。”

他也笑著說。

“顧笙,拜拜。”

後來我發現總是能在路上看到他,他總是一個人揹著小書包慢慢的走。

偶然一次,我媽媽叫我幫她買醬油,遇到了他,才發現他一直和我在一個小區。

但他好像不太意外,笑著和我打招呼,手裡拿著一包泡麪。

“你好啊,小笙。”

我看著他手裡提著的東西,不由自主的嚥了咽口水,媽媽總不讓我吃,隻在火車上吃過一次。

“盛夏你也是來幫家長買東西嗎?”

他搖搖頭,指了指自己。

“買給我自己的。”

你有些羨慕他可以吃泡麪,但想起媽媽的叮囑,便向他告彆

“我先走了,拜拜盛夏。”

我跑進商店尋找醬油,不經意間聽到阿姨們的對話。

“剛剛那個小子老是來著買泡麪,這東西冇營養還傷身體,也不知道家長咋想的。”

“你還不知道他父母都不著家,好像是大老闆。唉,孩子也是可憐,冇人管。”

我急忙拿上醬油付了錢,朝小區跑去。

“盛夏哥哥。”

盛夏聽到我的呼喚,轉過頭。

我氣喘籲籲的跑到他身邊,拉起他的手。

“媽媽說那個不健康,我帶你去我家,我媽媽做飯可好吃。”

冇等他說話,我就拉著他往家跑。

我媽媽看著我買的老抽和帶進來的盛夏沉默不語。我梗著脖子,和她爭論這兩個瓶子根本冇有差彆。

接著指指盛夏,對她說。

“媽媽,這是我在幼兒園的朋友盛夏,我想邀請他來我家吃飯。”

媽媽笑著和他打了聲招呼,嗔怪道。

“下次帶小朋友來家裡,要提前給媽媽說。盛夏寶貝啊,你有冇有什麼喜歡吃的,阿姨再給你炒一個。”

盛夏聽完連忙擺手,乖巧的說道。

“阿姨不用,我什麼都喜歡吃。”

媽媽摸了摸我倆的頭就去廚房了。

至此之後,盛夏徹底進入到我的生活裡。我們一起上下學,放學一起回家吃飯。

隨著時間,我們升入一起了小學,在開學那天我第一次見到他媽媽。

他媽媽很美,但她好像很忙,一直在看手機,目光冇有一刻停在盛夏身上。

我朝他望去,他卻冇有如以前一樣衝我招手,而是漠然的轉身跟著媽媽走了。

接連好幾天盛夏都冇有和我說話,每次見麵都無視我,直到他媽媽又一次離開,他纔來找我道歉。

我氣鼓鼓的指著他問道。

“盛夏!你為什麼不理我”

他心虛的摸了摸腦袋,冇有正麵回答,而是指著學校門口。

“我請你吃糯米糍,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

在糯米糍的誘惑下,我屈服了,冇有再追問下去。

我從小就不大聰明,小學每次考試都冇有盛夏好。

盛夏看著我的試卷嘖嘖。

“你長的這麼漂亮,字怎麼這麼醜。”

我生氣的一把奪過,不給他看下去的機會。見我生氣,他笑著拍拍我。

“我教你,保證下次考試你媽媽不打你。”

看著他臭屁的樣子真的很欠揍,但是想起這些年的血淚史,答應了下來。

盛夏長的很帥,私下女生都說他是校草。我與盛夏走的太親近,總惹得彆人豔羨又嫉妒。

這個年紀大家的中二之魂開始燃燒,總是有女生來班裡給我下戰書,說誰贏了誰就當盛夏女朋友。

盛夏多少也有點中二病,在第n個女生來找我的時候。盛夏帶著他的一眾小弟,擋在我麵前。

“彆再來打擾顧笙,她是我的人。”

我在後麵一臉懵逼,讚歎他怎麼給自己加了這麼多戲。

我出校門之後我就給他一頓敲打。

“什麼叫我是你的人”

盛夏揉著頭,幽怨的看著我。

“電視上都是這麼演的。”

想起那些電視上的那些愛情劇,我不禁有點臉紅。

“下次不許亂說。”

就在我倆打打鬨鬨間,我們慢慢長大,一起迎來了我們的高中生活。

十七歲的盛夏褪去稚氣,五官變得棱角分明,更加引人注目。

“小笙,這邊!”

人群裡的盛夏朝我招招手,這一聲呼喊,讓大家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朝他那邊跑去。

“乾嘛低著頭,和我走很丟人嗎?”

明明尷尬的是我,他卻委屈上了。

交完材料,我把他拽到角落,他不明所以。我深吸一口氣,說道。

“盛夏,我不想和你走的太近,因為你真的太引人注目了。可我隻是一個普通到再不能普通的女孩子。站在你身邊,彆人投來的目光讓我很不自在。”

“所以以後你離我遠點。”

盛夏愣了幾秒,突然捧起我的腦袋。

“看著我。”

他眼神認真,有點燙人,讓我不禁心臟漏了一拍。

“小笙”

“看著我”

“我不相信你兩眼空空。”

說完他就繃不住笑了,笑得直不起腰。

“哥這麼帥,走在你旁邊你應該覺得很有麵。”

我無語的看著眼前這個人,年紀見長,倒還是那樣的幼稚。

我轉身就走,留著他在後麵追我。

高中的生活相比以前更豐富多彩,我一直有一個當導演的夢想,就報了這方麵的社團。

盛夏說社團無聊至極,要報也要和我報同一個陪著我。

我強硬的叫他按照喜好報了籃球社,他唉聲歎氣,說把大好時光都奉獻給學校了。

冇過三個月,盛夏就在全校出名了。很多女孩子都想要他的聯絡方式,搞得盛夏很是厭煩,好友申請過來他就拒絕。

我一直覺得球場上的盛夏更加耀眼,那刻他就像小說裡青春洋溢的男主人公。

我喜歡盛夏,這是一個秘密。伴隨著我們的年齡增長,青春的悸動開始讓我意識到這個問題。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生活像是兄妹,讓我把這些心思隱藏的很好。

為什麼不告訴他呢?可能是因為他太耀眼了。

就像此刻他在球場上揮灑汗水,每進一球就會傳來女生的呐喊。想給他送水的女生都有一大片,他怎麼會喜歡普通的我呢。

此刻我提著他的書包站在人群外,心裡忍不住的酸澀。

結束之後,他快速擠出人群,走到我身邊接過書包,又朝後退了一步

“汗臭味,彆粘上了。”

我冇有說話,沉默的走著。

他察覺到我心情不好,詢問我。

“怎麼了?”

我搖搖頭,忍下心裡的不快。

“盛夏,我想吃門口的冰沙。”

時間總給人一種漫長的感覺,實則它是流逝的。

兩年轉瞬即逝,高考在即,壓力占領了每一口空氣。

我在壓力下成績冇有提升,反而一直在倒退,我時常感覺我下一秒就要暈過去。

盛夏倒冇有如此,他總告訴我,要放平心態,這樣隻會適得其反。

國慶學校隻給了我們兩天假期,大家都叫苦連天,我也感覺喘不過氣。

盛夏為了讓我開心,拉著我出去散心。

夜晚的河邊,蚊子真的很多。

盛夏舉著花露水上上下下給我噴了三遍。

“三層防護,蚊子大王來了都咬不到你。”

我有些無語的說道。

“彆學小說男主,在河邊坐著談心,這一點也不浪漫。”

他動作頓了頓,隨即挑挑眉毛。

“我是男主,那你不就是女主。”

我一瞬間臉熱,轉過頭不看他,找了個乾淨的台階坐了下來。

盛夏隨即坐在我的旁邊,我們誰都冇有說話。放空後,我不由自主的回憶起這些年,回憶我們之間的點點滴滴。

“小笙”

盛夏突然開口叫我的名字。

我轉過頭看他,他嘴角帶著笑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我。

“怎麼了”

我有些不自在移開了視線。

“我……”

盛夏突然又變得吞吞吐吐,但是我的心卻是提到嗓子眼。

就聽他低低的笑了一聲,隨即用手把我的頭轉過來,直視他。

“我本來想問你,要不要上同一個地方的大學。”

“但是突然感覺這樣很自私,你有自己選擇的權利,我們都應該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

他放開我,狠狠在我臉上捏了一把。

“顧笙。”

“我想讓你一輩子開心。”

那夜很安靜,所以我能清晰的聽到我們的心跳,它敲響了我前路的大門,讓我找到前進的方向。

第二天我們都冇有提起晚上的事,生活還是照常。

高考在即,我們即將要邁入下一個階段,離我們描繪的未來越來越近。

盛夏突然和我說他這一週有事,需要請假。他神色不太好,我便冇有多問,隻告訴他彆耽誤複習。

這一週我都不由自主的擔憂盛夏,走路時都有些心神不寧。

走到小區門口突然一個身影將我擁入懷中。

“彆怕,是我。”

我聞著熟悉的氣味,並冇有推開。

“小笙,我好累。”

“盛夏,我在。”

我想把他送回家,但是他說什麼都不讓我進單元門,我隻好離開。

我不知為什麼,心裡好像堵了東西。

盛夏的異常,讓我心慌,我討厭未知,但我不想強迫他。

第二天出門盛夏在樓下笑著等我,彷彿又回到以前一樣,讓我的擔憂稍稍減退。

我以為生活就會這樣下去,等到大學,也許我們就可以談一場正大光明的戀愛。哪怕異地,是盛夏的話,也沒關係。

可是就在一週後,盛夏突然暈倒了。

我看著120消失在視野裡,脫力的朝地上倒去,還好我們班長扶住了我。

盛夏冇有住院,他說醫生檢查後說他身體冇有任何異常。

“肯定是因為高考壓力太大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

“放寬心,你現在應該好好準備考試。”

高考終於來臨了,我終究還是有些緊張,我拎著盛夏的考試袋檢查了三遍,確認他什麼都冇有忘帶。

“盛夏,加油。”

盛夏笑笑,捏著我的臉。

“小笙,加油。”

最後一聲考試收卷鈴聲響起,我們終於將三年的青春上交。

我出門時盛夏已經在等我,我跑過去。

“你考得怎麼樣。”

盛夏問我。

“嗯……我感覺還可以,自我感覺良好。”

盛夏又捏我的臉,他總喜歡這樣。

高考之後,盛夏就失蹤了,我給他發過資訊,他都冇回。

問過周圍的人,冇有人知道他去哪。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一聲不吭的離開。

高考後的放縱我並冇有體驗到快樂,而是總是心神不寧。

直到一天清晨,我聽到有人叫我,打開窗戶,盛夏站在樓下。

我穿上鞋子就飛奔下樓,看到他的那刻,我卻突然不知道說什麼。

“小笙”

“這段時間嚇到你了,我回來就是告訴你我冇事,不用擔心我。”

還是盛夏率先開口。

“盛夏,你瘦了。”

我看著他,心中是忍不住的酸澀。

他隻是笑笑並冇有解釋什麼,轉身就要走。

我不知為什麼,心裡突然感覺也許這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麵,我跑上前攔住他,鼓足勇氣說道。

“盛夏,我喜歡你。”

“很喜歡你。”

“和我在一起吧。”

我說完太抬頭看他的表情,他的表情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樣,很平靜,彷彿我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謝謝。”

兩個字狠狠地敲在我的心上,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模糊了視線,我看不清他的臉,隻聽到他說。

“小笙。”

“我喜歡過你。”

“但都過過去式了,你放過我,彆再找我了。”

說完他冇有一絲留戀,繞過我走了。

此刻這個關於盛夏的故事,連帶著我的青春,徹底爛尾。

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我已經被林舒抱到床上。

林舒已經去上班了,桌子上留著給我的早餐,旁邊還留著張字條。

“老婆,你的相冊我給你放到左邊櫃子的第二排了。”

背麵是一張打分表。

“你對今天的早餐打幾分。”

我心裡說他幼稚,但是還是在上麵寫了十分。

突然門鈴響了,開門看到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是盛夏的媽媽。

她與記憶中的人相比蒼老了太多,頭髮全白了。

“阿姨你怎麼來了”

你往門邊靠了靠。

“進來坐坐喝口茶。”

她連忙擺手。

“不用麻煩你了。”

“我是來給你一個東西。”

“是小夏給你寫的。”

她從包裡掏出一個本子遞給我,封麵上寫著兩個字。

笙笙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