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玉凰雲澤祁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顏玉凰雲澤祁

顏玉凰雲澤祁
顏玉凰雲澤祁

顏玉凰雲澤祁

雲澤祁
2024-05-14 11:58:19

安靜的房間裡突然響起一陣嗡嗡聲 顏玉凰猛然從低落中驚醒,她翻出手機,看到上麵‘裴錚’兩個字時,眼睛亮了亮 她接起電話,裴錚的聲音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慵懶:“歌歌,我剛剛做了個夢,夢裡,你在哭 ”顏玉凰呼吸...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那幾人離開後,顏玉凰倉惶的拿出手機登入校園論壇。

被置頂的一個帖子赫然映入眼簾。

大一新生自導自演一出好戲,隻為勾引男神雲澤祁!

顏玉凰瞳孔一縮,她顫著手點進那個標題。

帖子裡,她的日記被人一張張貼在上麵,以及昨夜雲澤祁抱著她離開的照片。

評論已經蓋了一千多樓。

“她不是魏家的傭人嗎?

真就舔著臉往上爬?”

“這女的宿舍在南二棟612,想打的姐妹可以衝了。”

“話說雲澤祁為什麼抱著她?

不會真被這種狐狸精勾搭上了吧?”

顏玉凰隻覺得眼前一陣發黑,被那些不堪入目的話刺的眼尾發紅。

她將手機倒扣在桌上,大口大口喘息著。

隻是還冇等她緩過神來,寢室的門被推開,唐佩帶著愉悅的笑走了進來。

看到顏玉凰,她神色微變。

顏玉凰撐著桌子站起身來,咬牙問她:“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她住的兩人寢,除了唐佩,彆人不可能知道她的日記放在哪裡。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做的?”

唐佩抱胸仰頭道。

“你日記裡敢寫就彆怕被人知道啊?”

說著說著,她臉上滿是惡意,“你說你那些話我看了都噁心,雲澤祁看到會怎麼想?”

顏玉凰猛地攥緊了手,臉色驟白。

唐佩如勝利者般哼笑一聲,拿了東西後便趾高氣昂離開。

顏玉凰深吸口氣,按捺下沉重心情,聯絡上校園論壇的管理員,申訴刪帖。

但還冇等管理員回覆她,那個帖子便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隨即在論壇上被置頂的是簡短的一個文字帖。

是雲澤祁的賬號發的——侵犯他人**,惡意誹謗他人構成犯法,各位同學在貼吧慎言。

顏玉凰盯著雲澤祁的頭像,心裡像是被人塞入一個壞掉的檸檬,酸到發苦。

她按滅手機螢幕,艱難的爬上了床。

腦子裡亂成一片,她逼著自己閉上眼,卻怎麼也睡不著。

竟就這樣睜眼到了天明。

早晨七點半,她放在桌上的手機嗡嗡震動起來。

是慕父的電話,顏玉凰心裡一沉。

她接起,對麵慕父聲音沉沉:“顏玉凰,你馬上回來一趟。”

魏氏莊園,副樓。

顏玉凰推開門,迎麵便是慕父陰沉的臉。

他語氣裡帶著控製不住的怒意:“跪下!”

第8章顏玉凰被吼的一愣,但還是忍著腳踝處的疼,慢慢跪了下去。

慕父指著她,氣的指尖都在顫抖:“顏玉凰,我怎麼教你的?

你竟然敢喜歡少爺!”

“他跟許家小姐門當戶對,你算什麼?”

慕父的話一個字一個字砸在她心上,將她的尊嚴砸的稀碎。

顏玉凰豁然抬頭,臉色慘白的看嚮慕父。

“爸,我是喜歡他,可我從來冇有做過任何越界的事情,難道這樣也是錯嗎?”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徹房間,顏玉凰被打的偏過了頭。

她忍了許久的淚再也忍不住,霎時湧出眼眶。

慕父臉上的怒意僵在了那裡,停在半空的手掌微微顫抖。

好半晌,他頹然的放下了手,苦笑一聲:“說到底是爸爸冇用,冇能力讓你跟彆人有一樣的家世。”

顏玉凰渾身一顫,抬起頭:“爸?”

慕父紅著眼看她,眼裡的痛意悲哀交織:“歌歌,想想你跟少爺的差距,你喜歡他是冇有結果的,最後傷害的隻會是自己。”

看著顏玉凰那雙淚眼,慕父狠了狠心開口:“趁早死心,對你,對少爺,都好。”

顏玉凰跪在那裡,看著慕父蒼老麵容,一雙清眸漸漸黯淡。

她說:“爸,我知道了。”

顏玉凰回到學校參加IMC競賽,一路過關闖將,獲得了決賽資格。

等她從考試場地回到學校,已經過了大半月。

踏進校門時,已經很晚了。

她卻迎麵撞上了雲澤祁。

顏玉凰一怔,竟有恍如隔世之感。

1雲澤祁見了她,態度和以往並無差彆:“對競賽有把握嗎?”

顏玉凰低下頭,含糊點了點:“……還可以。”

“那就好,如果拿到IMC金獎,以後進了魏氏,就冇人敢小看你了。”

顏玉凰心一顫。

有那麼一刻,她很想問問他到底有冇有看之前論壇上那個帖子的內容,可最終……她隻是一言不發。

雲澤祁看著麵前女孩無意識顯露的倔強神色,眸中劃過一絲複雜。

冬夜的京城,天空黑得冇有一絲星光。

冷風吹來,顏玉凰不禁打了個顫。

雲澤祁見了,將自己的圍巾解下罩在她身上,語氣平靜而罕見的溫和。

“回去好好休息,有些事情不要想太多。”

圍巾仍帶著雲澤祁身上的溫度,還有他身上似有若無的冷香。

顏玉凰僵在了原地。

接著,就聽雲澤祁清冷聲音傳來:“我現在馬上要去英國,你有事再給我打電話。”

他說完便徑直轉身離去。

顏玉凰才發現魏家的勞斯萊斯一直等在馬路邊。

這是偶遇?

還是他一直在等自己?

看著雲澤祁挺拔的背影,顏玉凰呆站了許久才往宿舍走去。

夜晚的校園寂靜無比。

顏玉凰一個人走在的林蔭道上。

冷不丁的,一隻手從斜裡伸出,將她狠狠扯了過去!

顏玉凰的背部狠狠撞在樹乾上,濃烈的酒氣瞬間衝入鼻腔。

她驚的就要喊,卻聽見熟悉的聲音:“我終於等到你了。”

顏玉凰臉色頓時白了,她強自鎮定:“陳景,你是不是瘋了!”

“你才瘋了!

我讓你彆打我哥的主意你不聽,非要鬨的人儘皆知才滿意?”

陳景湊近顏玉凰,道:“顏玉凰,為什麼非得是他,我不可以嗎?

你為什麼非要犯賤呢?”

顏玉凰身子一顫,下一秒,陳景不管不顧的咬上她的脖頸。

顏玉凰驚慌無比:“你放開我!”

她拚命推著陳景,可卻無濟於事。

刺啦——!

衣領被扯開,寒意直直往裡鑽。

顏玉凰眼角不自覺的溢位淚來,發出絕望的嘶聲:“陳景,你說我犯賤,你現在又在做什麼?!”

陳景猛然一頓,眼神清明瞭幾分。

顏玉凰察覺到機會,將他猛的一推,拔腿就跑。

直到看到宿舍樓明亮的燈光,她才放下心來,腳下一軟,重重跪倒在地!

視線驟然模糊,她抬手去擦,卻越擦越多。

直到冷靜下來,她一瘸一拐的往寢室走去,這才發現,雲澤祁披在她身上的圍巾已經不見了……才止住的眼淚又止不住的上湧。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顏玉凰看著鄰居張嬸的電話,心裡一突。

她接起來:“喂?”

“歌歌,你爸他暈倒被送到醫院去了!”

第9章顏玉凰趕到醫院時,醫生正從慕父的病房裡走出來。

她上前,顫聲問:“醫生,我爸他怎麼了?”

“心肌炎惡化,你去跟家裡大人商量,籌備手術費用吧。”

顏玉凰心裡一緊:“大概需要多少?”

“四十萬到五十萬。”

醫生離開後,顏玉凰站在門口許久,才抬步往裡走。

病床上,陷入昏迷的慕父麵上帶著一絲灰敗之色。

顏玉凰在他身邊坐下,伸手輕輕握住他枯瘦的手,淚意止不住的上湧。

陪了慕父一會,顏玉凰起身離開,徑直回家。

她從抽屜裡翻出存摺,看著上麵的三萬多塊錢,她呼吸一窒。

這些存錢的數額,每一筆都跟她的獎學金對得上!

慕父他從來冇動過她的錢買藥,所以才導致如今的惡化……顏玉凰眼前彷彿浮起慕父發病時強自忍耐的孤寂身影。

她心裡澀意翻湧,眼眶瞬間紅透。

“爸,你一定會冇事的。”

顏玉凰腦海中浮現雲澤祁的身影。

她拿出手機,看著雲澤祁的電話,卻怎麼都按不下去。

難言的羞恥像隻無形的大手攥住了她的心。

可想起慕父呼吸微弱的模樣,她還是心一狠,撥通了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起,傳來的卻是許梔藍的聲音。

“找寅禮什麼事?”

顏玉凰心裡猛地一震,這麼晚了他們在一起……她像是觸電一般掛斷了電話。

另一邊,魏家書房。

許梔藍將手機放下,看著剛從書房裡出來的雲澤祁,笑著道:“顏玉凰給你打電話了,你要回嗎?”

雲澤祁盯著她,沉默兩秒,纔開口:“不用,這是你要的書。”

3許梔藍朝他笑了笑,接過書後離開。

顏玉凰在醫院守了整整兩天,直到慕父體征平穩她才終於鬆了口氣。

這時,她又接到教導員的通知。

“顏玉凰,恭喜你,你拿下了IMC金獎!

記得來辦公室拿證書,對了,還有兩萬獎金。”

積壓在顏玉凰心頭的陰霾彷彿被這個訊息驅散些許。

第二天,顏玉凰從醫院趕到學校。

卻感覺路過的同學似乎都在指著她說些什麼。

驀的,顏玉凰心裡騰起一股不安來。

才踏進宿舍,顏玉凰便聽見兩個同學毫不避諱的議論。

“她就是拿了金獎的顏玉凰?

看上去也就那樣嘛。”

“據說還跟校外的混混不知廉恥的在小樹林裡鬼混呢,好不要臉!”

“可不是麼,誰不知道她這是作弊得來的獎,她也好意思去領!”

顏玉凰突的攥緊了手,她終於知道一路上那些人的異樣目光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