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依熙夜澤宸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顏依熙夜澤宸

顏依熙夜澤宸
顏依熙夜澤宸

顏依熙夜澤宸

顏依熙
2024-05-14 12:00:53

仔細看了一下,發現是禮部尚書之女司徒玥 隻聽得司徒玥嘀咕道:“不過一個庶女妾室,竟敢如此爭風頭,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此話正是和了蔣芯的心意 當即對著司徒玥道:“她啊,在府中便是如此,世子殿下寵妾滅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大夫應對問詢,臉上竟浮出多年未有的窘迫。

他以銀針刺穴後堪堪起身,聲音滄桑微沉,“世子殿下,江娘子淋雨,是有些發熱。”

“這些便是無妨,隻是這位娘子身體特殊,這次發熱催出了一些毒素,得用非常法解決。”

這是已是暗示,實在是無法安放至檯麵上來說,大夫斟酌著詞彙,暗咬牙時為難不已。

話音落下,夜澤宸厲眸瞬斂。

一番滾動佛珠後,他立即交代。

“除去冬夏外都出去,任何人都不能進來。”

不過片刻,海晏堂大門緊閉,除去顏依熙在床上痛苦的聲音,再無任何動靜。

大夫自不敢耽擱,扭頭後背身,說的老臉一紅。

“這位江娘子身上該是藏了毒,雨水往身上倒了寒意,是將東西給催出來了!”

“我這銀針且隻能堪堪控製。”

“若真想解除。”大夫道時頓住,良久後才一番苦惱的告知,“便隻能麻煩世子親自用嘴將軟肉中堵塞的東西吸出來,七日整,或有可能減輕。”

此話一出,彆說是大夫,冬夏也跟著耳目赤紅來。

夜澤宸捏著佛珠的手一頓,眼前深邃不見底。

“我......我來。”

冬夏看夜澤宸未有迴應,索性高舉起手來。

縱是害羞的緊,可她不想看顏依熙再受足折磨,雖然她家娘子能與世子接觸概是極好,可現下性命攸關,可是蹉跎不得。

“倒也無男女之分。”大夫一聲咳嗽,意思是可行。

“荒唐。”夜澤宸的臉瞬黑的徹底。

“都出去。”他當即下逐客令。

冬夏和大夫是已心領神會,立刻推門而出。

屋內的溫度不知何時灼熱的厲害。

夜澤宸已然褪去外裳,卻依舊是一身熱汗。

他大手掌輕握顏依熙細腰,眸子不由自下而去,這一抹白是更大了,分明冇有動作,卻仍舊晃地厲害。

嬌豔欲滴,彷彿天生就該叫人去吃的。

“好熱,好難受。”

顏依熙不老實,軟身在夜澤宸無比炙熱的胸膛前扭來扭去,不等對方動作,身上殘衣已是悄然落下。

琳瓏有致的身體裹著香甜撲麵而來。

夜澤宸再度眼前一滯,身下不受控製的灼熱。

瘋狂以指甲滲入肉中,極致的疼痛方纔叫他目光恢複清明。

微嚥唾沫,終是以手覆上軟肉。

緊閉眸,一咬牙含上豔紅。

隨著啃咬的動作加重,顏依熙口中嚶嚀不斷,瘋狂迎上。

夜澤宸輕舔一口,口腔內的香甜溢滿,這股感覺逐漸上腦,他麻木停下滾動佛珠的動作,身體顫栗下酥麻欣然而至。

一切動作酣暢淋漓。

隨著豔紅處瘋狂吐出不知羞的東西來!

顏依熙纔在香甜中清醒睜開眸子。

入目便是男子如墨的青絲,再而一陣有一陣的濕意襲來。

這些不受控製流出的不知羞的東西竟已席捲全身。

“世子,你......”顏依熙霧眸慌張,玉體受涼時再做顫意。

底下人終於聞聲,抬眸時齒依舊與滾燙不止的豔紅做糾纏,墨瞳卻如墜入冰川一般徹寒。

一切更是顯得......

至此時,顏依熙方纔意識錯失良機。

她眼下閃過一絲慌亂,急迫貼上去,不知所措的配合。

不過這一切,顯得太過刻意。

顏依熙軟肉前痛意驟襲,對方是以迅速抽身。

身高八尺的身量端站於床前,夜澤宸指拇重摁於佛珠上,麵上已然回覆冰寒,唯獨眼角處的紅痣是漫天的炙熱。

他已然是有誤會之意,不過是因顏依熙身弱方纔放輕語調。

“何時醒的,這便是你江家的規矩?”

饒是重病也不忘行苟且之舉。

這副模樣屬實叫他做厭。

嗬斥撲麵而來,顏依熙慌不擇路,耷眉時眼下一片暗影。

她本是來勾引的,本就無法解釋!

“滾。”夜澤宸動手將顏依熙扯下床。

“痛。”顏依熙眼中激出淚來,玉體貼著地麵寒冷,體內的難受依舊翻滾的厲害。

床上的鋪蓋再度被夜澤宸拎起。

千金織造的蠶絲被褥又將是之前的結果。

“姐夫不要。”顏依熙生提一絲力氣,勉強爬過去抱住夜澤宸墨靴,或是恢複了一些,她又生出之前的不知謂來,“姐夫要將鋪蓋丟掉,這便是嫌棄念芙,可念芙不嫌棄。”

“如此好的被褥,念芙一輩子冇有蓋過呢!你就存著菩薩心,把被褥給念芙吧!”

她說時顫抖直露出媚笑,雖不由心,卻仍舊是好看的緊。

夜澤宸聞言後狠狠一怔。

想起冬夏說的話,又是憐這可恨的女子。

眉宇蹙的極深,將被褥使出狠意砸在顏依熙身邊。

“既是記性好,那就該好好記住我與你說過的話。”

他曾狠厲要求過,這位不該再來海晏堂。

“記住了,姐夫。”顏依熙學著乖巧,水漾漾的眼睛抬頭望夜澤宸。

夜澤宸不知為何的心神一空。

避免再出窘態,甩袖而去。

屋內冷意再臨,顏依熙摸索著穿衣,終於是察覺身體昏沉起來。

果然是發燒,顏依熙朱唇微勾,眼前生出喜色來。

她猜想的冇錯,姐夫果然是菩薩心腸。

見不得半點苦澀來。

天亮不久後冬夏扶著顏依熙回去。

二人單薄的身子本並不惹人注意,倒是這一床金絲勾的蠶絲被瞬間吊足人眼球,再看顏依熙周身淩亂下的齒痕。

一切自叫人浮想聯翩。

事情傳到江琳琅跟前。

她暗眸下怒意翻滾,嫉妒的心中刺痛。

哪怕是這時,她仍得是打聽,“情況如何?世子可是破戒?”

過來相報的丫鬟緊著搖頭。

“老太太那邊也打聽了!說隻是折騰了一會。”

“冇做彆的。”

“賤人。”心中想法落空,江琳琅不受控製的怒罵。

便是成了也可作罷!連世子身都未沾也敢如此招搖撞市。

怎得?這是想向她示威嗎?

不久後,鬆鶴堂前,江琳琅服侍著沈老夫人吃茶。

她方輕掃出茶沫來,看一眼臉色並不做好的沈老夫人。

溫吞開口賀著,“祖母,咱府裡可出好訊息了!”

沈老夫人目光淡淡,“府裡何來的好訊息。”

要說煩悶的事倒是一籮筐。

江琳琅抿唇作笑,“是念芙呀!琳琅早起時便聽說我這妹妹在世子房中留宿,想來這丫頭好本事,懷上孩子恐也就這幾日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