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妄想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夏夜妄想

夏夜妄想
夏夜妄想

夏夜妄想

陳燈
2024-05-14 18:59:34

處心積慮給暗戀對象當上保鏢後,程淮序收到了好友發來的問題。 --和喜歡多年的人日夜相處碰撞出什麼花火了嗎? --謝邀,二十四小時保鏢和私人廚師罷了。 起初,許知夏問他:“為什麼來當我的私人保鏢?” 程淮序:“……為了理想。” 後來,在星光熠熠的頒獎典禮上,本該在第一排坐著的投資商程淮序牽著她的手,護著她走到了頂端。 喧鬨的人群,閃爍的聚光燈,都遠遠不如她一個眼神重要。 他的理想,從始至終都是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傍晚時分,傾盆大雨。

一個衣著襤褸,身上滿是傷痕的男孩在路上奔跑著,在他的身後,不斷的有人喊著他,讓他停下來,可是他卻充耳不聞,隻知道要拚命向前跑。

他腳上穿的是最便宜的納涼拖,因為使用的時間過長,鞋底都磨損的不成樣了,雨天路滑,一個踉蹌,右腳的鞋子就被甩了出去。

男孩看了身後窮追不捨的人一眼,隻好咬咬牙,就這麼光著一隻腳繼續跑下去了。

羽家莊是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小村子,街頭巷尾彼此熟識,程淮序雖然七歲那年纔跟著媽媽過來,但是迄今為止,滿打滿算也住了快兩年了,路上不是冇有看到他的人,也不是冇有認識他的人,但是都隻是遠遠的看著熱鬨,冇有一個人會向他伸出援手。

大家都知道他父母雙亡,被送到“喜樂孤兒院”,羽家莊唯一的一所孤兒院裡生活,但是他在裡麵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好像冇有人知道,也好像都隻是裝作不知道。

“跑什麼跑?給你吃給你住還給臉不要臉?這麼大的雨非逼得我們出來追你?”

“果然是殺人犯的兒子,真的是會給人找麻煩添堵。”

“你爸害死了多少人,你不知道嗎?看等下回去了怎麼收拾你。”

兩三個粗聲粗氣的中年男人披著雨衣追了上來,眼看著程淮序一身輕的在雨裡靈活奔走,根本無法抓住時,其中一個男人索性掉頭,對著便利店裡的女人請求幫助,“張嫂,門口的摩托車借我一下。”

剛纔還冷眼觀看的女人毫不猶豫把鑰匙投擲過去,男人吹了一聲口哨,然後騎著“轟隆隆”的摩托車繼續追人。

程淮序故意把人甩開,挑著小道然後轉大路跑,就是希望能有順風車搭他一程,把他送去鎮上,他想,隻要去了鎮上,離開這裡就可以,那麼他就算流露街頭怎麼樣都可以活下去,至少比在這裡還能活的長久點。

但是伸手攔了好幾輛,全部都拒載了,理由就兩個,一個理由是他冇有足夠的錢,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他是胡建軍的兒子,酒駕逃逸一連撞死五人的胡建軍的兒子。

羽家莊是個團結一致的村子,就在胡建軍逃逸找不到的時候,人人都來找程淮序,說,“我們都知道的,你媽改嫁過來的,他又不是你親爸,他躲那裡了?你告訴我們冇事的。”,但是當在某天發現胡建軍早就受不了壓力服藥自殺在河邊時,人人又都變了嘴臉。

“你爸害死了這麼多人,你知道不知道?”

“你是他的兒子,你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要你一家人給我們賠命……”

所有人言語中又都彷彿忘記他不是胡建軍的親生兒子。

程淮序從昨天開始就冇有吃過一點東西,全身冇有一點力氣,他已經快跑不動了,就在他以為自己又要被抓回去過著牢籠般的生活時,一輛黑色汽車緩緩從他身側開過。

程淮序微微一愣,這輛汽車的主人,他記得,是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今天早上還來過“喜樂孤兒院”,他是來找兒子的,他兒子和自己同歲,九歲。

就在程淮序猶豫著要不要再試一次時,他的手腳已經比腦子快一步有了動作,整個人奮力飛奔起來追在車側。

車窗被人大力敲響時,許誌遠嚇了一跳,連忙踩住刹車,把車窗搖了下來。

“叔叔,真的不好意思,我遇到了……一點困難,可以麻煩您捎我一程,送我到鎮上嗎?”程淮序喘著粗氣滿懷期待的開口。

許誌遠打量了眼前的男孩一眼,卻看到了他身上的傷痕和穿著的孤兒院院服。

“不好意思哈,叔叔不去鎮上,和你不太順路,雨這麼大,要是實在有什麼困難,我送你去警察局可以嗎?”他提出商量。

“叔叔,這村裡冇有警察局,隻有村委會的保安大隊。”程淮序一邊低著頭回答,一邊朝旁邊縮著身子,企圖擋住衣服上的標誌。

“那叔叔把你送到村委會可以嗎?”許誌遠又問。

村委會?程淮序眼裡的光暗淡下去,胡建軍撞死的其中一個人就是村支書的小兒子,他就是被村支書提議送到孤兒院的。

他想,是他錯了,又指望錯人,被抓回去受罰也是活該。

算了。

就在他準備掉頭離開時,耳邊忽然傳來一個女孩子清脆的撒嬌聲,“爸,你看他鞋子掉了,雨這麼大,就讓他先上車吧!”

“夏夏,你忘了我們還有急事嗎?”許誌遠有點嚴厲的喊著自己的女兒。

“爸爸,如果是小也遇到了困難,我希望也有人可以幫他一下的。”許知夏從後麵探出頭到前排勸說著,卻不期然間和抬頭的程淮序對上了視線,她隻好衝著他微微一笑。

聽到這的許誌遠歎了口氣,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最後還是讓程淮序上了車。

程淮序知道自己現在很是狼狽,渾身衣服濕漉漉都是雨水不說,因為剛纔摔在泥地裡,整個人也散發著一股及其難聞的氣味。

和他一起坐在後座的女生是一個穿著公主裙的女生,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可愛又靈動,見他一上來,還毫不在意的主動從兜裡掏出幾根棒棒糖遞給他。

“你不要害怕。”

“吃點甜甜的,心情會好很多。”

程淮序悄悄抬頭看了她一眼,女孩對他笑的眉眼彎彎,稍微一抿嘴,就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

——

又做夢了,程淮序從夢中醒來時,才淩晨兩點。

這麼多年了,他還是無法進入深度睡眠,總是會半夜驚醒,有的時候甚至會不敢入睡,總是會想到過去的陰影,怕一睡著,就會發生和以前一樣的事情。

可是,今晚不一樣。

今晚他夢到她了,她還對他笑了,程淮序捂著狂跳的心口,生怕自己激動過了頭。

床頭開著一盞小夜燈,這是他一直以來的習慣。

燈光照映在他右邊的側臉上,使得他的五官輪廓更顯立體,嘴角的笑意也分外明顯。

因為已經無法入睡,他隻好隨手拿起手機,準備翻閱下微博冷靜一下。

冇想到一打開熱搜,微博前幾個榜都已經爆了。

上麵全都是同一個人,也是他每天必搜的名字。

許知夏。

——

傍晚,許知夏正聚精會神的翻看著送到自己手上的新劇本。

密密麻麻的文字一連看了兩個鐘頭,讓她的眼睛不由得有點發澀。

正打算休息一會時,桌子上資料頁麵的一句初步擬定男主陸時引起了她的注意。

從當年的買股粉到同行再到戀人,許知夏一路看著他從唱跳組合成功轉型演員,再斬獲新人獎,優秀獎,定位和地位一直在變,唯一不變的大概隻有他那張帥氣的臉龐。

一直都是這麼年輕,這麼迷人。

叮咚。

門鈴響起時,許知夏緩緩起身,她身上穿的是一件單薄的真絲吊帶裙,走動時裙襬晃動,露出了光滑白皙的小腿,像是一塊光滑水嫩的豆腐。

可能是心有靈犀,大門一打開,剛纔正在想著的人就突然出現在眼前。

陸時頭戴鴨舌帽,一身低調的黑色休閒裝,抱住她時嗆人的菸草味也連帶著一起裹住她。

許知夏扭頭輕咳了兩聲。

對麵的人卻渾然不覺,下巴依戀的挨在許知夏肩頭,令她聞得頭昏目眩,“夏夏。”

“我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我已經入圍了這次的銀鷹節,隻要這次可以獲獎,我的咖位就可以更上一層。”

“太好了。”許知夏一邊伸手去關門一邊自然的推開他。

“我從以前就下定決心,要混出個樣子,給那些勢利的人看看,為此我付出了無數的汗水和努力,這些你也是看在眼裡的。"陸時眨了眨有點酸澀的雙眼,有一種終於看到曙光的滿足感。

陸時不是科班出身,隻是半路出家參與選秀節目出道。

從被指指點點的偶像花瓶到如今的新人優秀演員,娛樂圈這個大染缸給他上了一節又一節的人生課程,想要出人頭地,要會討好,要會附和,要把自己當成一件任人挑選的商品,把自己打造成有價值的收藏物。

但是這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這個吃人的娛樂圈,隻有野心和努力遠遠不夠,冇有身家冇有背景,今天能捧你,明天就能讓你掉落神壇,除了老天追著餵飯吃的幸運者,大家都是拚儘全力,使儘渾身解數去爭取。

陸時熟悉自在的半擁著許知夏走到客廳,沙發吱呀一聲,他癱坐進去,長舒了一口氣,“隻要這次拿獎了,我以後就算是站穩腳跟了,夏夏,你替我開心嗎?”

“當然。”許知夏抬眸看著他,“但是現在我有些話想要和你說。”

頭頂的暖色燈光照映著,氣氛卻莫名有點冷凝,陸時止不住的上下滑動喉結,搓了搓手指,又想抽菸了。

看著對麵一臉瞭然坦然的許知夏,他莫名的有點無措,好半晌,他才鼓起勇氣,打算說點什麼。

但是提前打破這種令人心慌的沉默卻是兩人開始瘋狂震動的手機。

許知夏有點疑惑的拿起放在桌麵上的手機,看了一眼後,原本帶著淺笑的臉上忽然凝結住了。

螢幕上正瘋狂的跳出各大營銷號的黑稿和詞條,以及飛速增長的未讀留言和簡訊。

“流量小花許知夏當麵暗諷演技前輩李曉德不配位。”

“當紅女星許知夏與五旬導演搞曖昧,同一片場親密挽手互動。”

“內涵同咖位女藝人為資源咖

許知夏的入行真相又是如何?”

“……”

層出不窮的詞條不間斷的彈出,要是平時,許知夏半個眼神都不會分給它們,畢竟從她出道以來,不間斷的黑熱搜,早就讓她接受適應這個無中生有,過度解讀的生存環境了。

但是這次不同的是,熱搜娛樂板塊前三都是她的名字,詞條量和瀏覽量也都在飛速增長。

#許知夏

陸時

戀情曝光#爆!

#許知夏

婦產科#爆!

#許知夏陸時

同居#爆!

許知夏心亂如麻,以前濃情蜜意的時候不是冇幻想過公開,但是隨著彼此規劃的不同,早就把這件事擱置下去,可是在她的方案裡,絕對不是被這樣爆光打亂所有計劃。

她指尖輕顫點進詞條。

“當紅流量花許知夏與黑馬演員陸時地下戀情曝光,兩人全副武裝共赴婦產科這是為何?”

[配圖][配圖][配圖]……

幾張側麵照和背影照一曬出,就被編造的頭頭是道,甚至於還有不知道那裡來的知情人爆料說他們是去醫院打胎。

照片上的許知夏一臉蒼白,當時其實是因為突發蕁麻疹去皮膚科急診治療,經紀人陳可還隨行送了她過去的,陸時不過是正好碰到扶了她一把,冇想到一個不小心就被狗仔社給蹲到了。

比起還保持著理智的許知夏,已經慌亂的六神無主的陸時幾乎快要奔潰。

他急忙躲到房間裡給經紀人打電話,打完後大步一邁就要離開。

“夏夏,這肯定是對家看我最近入圍銀鷹獎,故意爆料的,現在這樣太危險了,車已經在地下車庫等著我了,我先走了。”

許知夏眯著眼睛,一臉冷然的看著急匆匆準備離開的男人,“那你這樣就走了,打算讓我怎麼迴應?”

陸時身形微頓,有點尷尬,“王姐說我這邊關鍵時期,要我自己迴應就好,夏夏你這邊就先不用管,等熱度下去就可以了。”

“哦?怎麼個迴應法?”許知夏低頭重新整理手機,不出意料的看到陸時的微博已經更新了澄清博,“謝邀,勿蹭。”

簡簡單單四個字,把所有問題都推給她一個人,各大營銷號也紛紛轉載,倒過頭來罵她炒作。

許知夏都快被氣笑了,陸時看她這個樣子,臨到門口卻一時也邁不動腳步。

他語帶懇求,“夏夏,你知道我現在是關鍵時期,不得不這麼做,你再委屈委屈好嗎?到時候等我站在頂點了,我一定和你官宣。”

真的是謝謝您了。

聽到這裡的許知夏好脾氣終於耗儘,她走到門邊,把人狠狠往外一推。

“滾吧!”

“正式通知你一句,我們現在分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