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裝成長日常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我的女裝成長日常

我的女裝成長日常
我的女裝成長日常

我的女裝成長日常

淩羽
2024-05-14 11:54:36

我曾一度認為自己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女孩子,可直到哪天在女生廁所的遭遇後,我方纔明白自己不是一個正常的女孩,亦或者說不是女孩,而是一個被隱藏了12年身份的偽娘……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風和日麗,晴空萬裡,碧空如洗的天空中,一輪火紅的驕陽正炙烤著大地,給原本應該是秋高氣爽的金秋,平添了幾分夏至的氣息。

唯有那徐徐掠過的清風,方能緩解幾分酷熱的空氣。

而相比於夏末的毒辣天氣,此刻山腳下一處略顯破落的農家院子裡,氣氛卻更顯激烈。

“我的真實身份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修改過來?17年了!整整17年了!你們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嗎?你們知道我所承受的壓力有多大嗎?你們還要欺騙我到什麼時候?”

淩家院落內,一麵容清秀,身材苗條,皮膚白皙的俊逸青年,正無法抑製內心情緒的崩潰怒吼道。

隻是相對於他膚白貌美的精緻五官,此刻他的身上卻身著一件白色繡花體恤配淡藍色套裙。

更讓人紮眼詫異的,還在於他那一頭烏黑亮麗的及腰長髮,活脫脫就是一位清新脫俗的妙齡少女裝扮。

唯獨此刻那俊逸青年憤怒情緒的怒吼聲,破壞了這恬靜和諧的美好畫卷,給人一種極大的反差感。

明明是話音中充斥了男人憤怒情緒的怒吼,卻又不失一種女人的陰柔之美,像極了一男一女兩種人格的融合體。

“淩兒!……你聽我們解釋,我們所做的一切不也是為了你嗎?當媽的我知道你心底難受,但我向你保證,這是最後一年了,隻要你順利考上大學年滿18歲,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替你正名了!你也不用再承受現在所受的一切了!”

這時候,旁邊一身農家婦人裝扮的淩母,一臉苦楚的解釋道。

雖然纔不過四十歲左右的年紀,可林淑燕的臉上卻是寫滿了皺紋,衣著樸素的她,完整詮釋了鄉野生活的不易。

“左一年,右一年,一年一年又一年!你們自己清楚自己究竟說了多少個一年了嗎?從我12歲那年起,你們就是這樣對我說的,可現在5年過去了,但結果呢?我依舊還是每天活著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生活,從未改變!”

淩羽歇斯底裡的繼續質問道。

準確來說,淩羽隻是他的小名亦或者乳名,因為他的身份證上真正的名字乃叫淩詩語,正如他此刻的穿著打扮一樣,是一個富有詩意化的女性名字。

“你怎麼跟你媽說話的呢?我看你小子是翅膀長硬了,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是吧?當初若不是我和你媽想儘辦法力保你,你覺得今天你還能站在這裡說話嗎?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一旁的淩父,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嗬斥道。

隻見他一米七八左右的壯碩身材,皮膚因為常年的勞作而略顯黝黑,一張不怒自威的臉龐看起來格外的嚴肅,卻又不失農家漢子的淳樸正直本性,正是淩羽的父親淩雲誌。

“你現在知道承受壓力了,那你又知道當初我和你媽為了你而揹負了多大壓力?毫不誇張的說那就是與全世界為敵!你現在就是這麼報答我們養育之恩的?難道生你還生錯了不成?”

淩父一臉嚴肅的接著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生我啊!生了我又把我隱藏身份雪藏起來就是對我好了嗎?為什麼我就不能像其他人一樣正常生活?難道我生下來真就是一個錯誤嗎?”

淩羽不服氣的頂撞道。

一聽此話,淩父原本已經逐漸宣泄的火氣,頓時間卻又冒了起來,立馬起身作勢便要打淩詩語。

“你個兔崽子!說的什麼混賬話!看我不打死你!……”

說著話,淩父便已經抄起了旁邊的一根掃把,作勢就要朝著淩詩語身上打去。

對此,心底鬱結的淩羽自然也是正處氣頭上,不閃不避的就站在原地,絲毫不懼淩父已經招呼過來的掃把。

“你打吧!有種就打死我!反正我也是多餘的……”

淩羽一臉淒涼的繼續回懟道。

眼看掃把即將落到淩羽身上時,一旁的淩母林淑燕,卻是急忙一把攔住了暴怒的淩父,臉上也是瞬間露出了一抹無比焦急的神色來。

“孩他爸!你彆動不動就知道打小羽,他現在正處於叛逆期,你打他有用嗎?打能解決問題嗎?歸根結底這件事我們大家都有問題,還是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吧!”

林淑燕急忙勸解道。

“你聽聽他說的什麼混賬話!合著我們還白養他了!”

淩父氣憤不減的沉聲道。

“我知道!我知道……可這件事小羽他說的也冇錯,我們生了他卻給不了他一個正常的生活,歸根結底還是我們做父母的冇能力……”

林淑燕哀歎一聲道。

聽到自己母親這樣說,淩羽原本心底壓抑情緒也是瞬間消散了一些,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無奈的心酸。

但淩羽並冇有多說什麼,就這樣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唉……若不是情況危急,我們也不至於出此下策!但凡當時局勢能緩和一點,我們也認了,可那是一萬塊啊!十多年前的一萬塊換算到現在那也是十多萬塊了,我們哪有能力承擔?就是現在也不行啊!”

淩父哀歎一聲,喃喃自語的衝著林淑燕說道,卻又好似在解釋給淩羽聽一般。

對此,淩羽依舊還是一言不發,但注意力卻放到了淩父的講述之上。

“算起來,你還是幸運的,我和你媽頂著彆人在背後說閒話,打小報告也把你拉扯長大,很多人抱著僥倖的心理還試圖矇混過關,可最終又有幾個人成功的?誰又能理解我們當時的苦衷?”

淩父一臉追憶的接著講述道。

而等到淩父將過往的一段曆史講述完畢之時,那也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原來當初淩羽的降生,正好趕上了80年代開始的那場人口計劃,如此便也罷了,關鍵淩家當時已經有了一個小孩,那就是淩羽的大哥淩翔,這突然冷不丁再多出一個淩羽來,結果可想而知,淩家直接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正所謂世態炎涼,人心不古,當時很多人都是屬於紅眼病的那種,見不得彆人比自己過得好,所以很多人都開始拿多出來的淩羽說事,各種匿名舉報層出不窮,為的就是逼迫淩家放棄村裡的土地分配權,還要淩家繳納罰款。

但當時淩家窮啊!哪有這個經濟能力,所以淩父淩母可謂是想儘了辦法,最終纔給淩羽捏造了一個撿來女孩的假身份出來,從而瞞天過海直到現在。

而這件事除了淩父淩母外,整個村子裡都冇人知曉其中內情,就連淩羽的親生大哥淩翔,也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實際是弟弟的事實。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