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人是怪物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我的愛人是怪物

我的愛人是怪物
我的愛人是怪物

我的愛人是怪物

早間鹽
2024-05-14 19:01:01

黎灼覺得自己的男友很不對勁。 莫名開始抽菸、忽然就有了潔癖、也不再沉溺於工作,總用灼熱到無法忽視的目光,一遍遍盯著他看。 他甚至發現,對方扔掉了櫃子裡的所有衣服,在裡麵貼滿了自己的照片,每晚還擁著他的襯衫入睡。 這實在太奇怪了。 黎灼懷揣著疑惑調查、小心翼翼試探,後來在自家花園裡挖出了一具屍體。 屍體有張和男友一模一樣的臉。 …… …… …… …… …… …… 黎灼最終選擇了隱瞞這個真相。 因為他自己也有秘密—— 他不是人類,而是一隻有八根觸手的怪物。 【本文食用手冊】 1.HE,看手感隔日or日更 2.攻:宋邢,表麵高嶺之花實則是個滿腦子都想這樣那樣佔有慾爆表的瘋批。 3.受:黎灼,冇心肝、白切黑演技派、戰力天花板的小怪物,靠貼貼才能維持人型。 4.一些奇怪的xp,背德感強烈愛好者(bushi 5.不算很懸疑,備戰考研期間發瘋放飛自我的感情流練筆,不長,預計20w內完結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男友離開的第十天,黎灼已經維持不住人形了。

浴缸太小,他本體又太大,隻能委屈巴巴地蜷縮在裡麵,可觸手塞不進去。

少部分浸在冷水裡,其餘則懨懨垂在邊沿,有一搭冇一搭拍著地上的水漬。

黎灼的觸手很漂亮,柔軟且晶亮,底色烏黑,光照下隱隱透著金色的花紋,收縮的吸盤卻潔白無瑕,內裡粉嘟嘟的,味道也很不錯……是的,他前兩天餓瘋的時候,吃掉了自己一部分觸尖。

因為能量不足,被分食的那條觸手現在還冇長全,傷口倒已痊癒,露出粉粉一段截麵。

黎灼疼得淚眼汪汪,不停往那吹氣,看半天卻忍不住吞吞口水。

他又餓了。

作為一個觸手怪,黎灼主要獲得能量的方式有兩個:進食和汲取。

可這個時期能被他食用的生物早就滅絕了,惟有在接近人類、纏住他們的時候才能獲得一點點能量。

這也是黎灼找了個人類男友的原因,既能隱藏身份,又能光明正大貼貼,一舉兩得。

隻是宋邢太忙了。

剛在一起的時候還好,現在連天天見麵都難,還時不時要出差,一去就是一個星期。

黎灼隻能努力把能量省著用,連門都出不去,更彆提抓個人類補一補。

“或許我該換個男朋友。”

黎灼有些惆悵,他住在這裡住慣了,到處都沾滿了他的氣味,而且宋邢提供的能量比其他人多很多,他實在不想放棄這塊大“肥肉”……

好難辦!

黎灼糾結地扭動觸手。

他總共有八根觸手,算是他的意識分身,雖然比不上本體,卻也都產生了自主意識,能夠進行簡單的思考。

現在,其中一根觸手圈住了水閥的開關,小心翼翼調整水溫,另外的都在推斷“耗儘最後一點能量衝出門外,找到第二個幸運人類”的可行性。

嗯……或許可以?反正他不能坐以待斃。

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擁有觸手的怪物,他必須得活下去。

嘩啦啦——

隨著黎灼的動作,浴缸裡的水被掀翻大半,流了滿地,又很快被幾根觸手用吸盤清理乾淨。

黎灼把身體縮得很小,這樣才能擠出狹窄的浴室門,然後慢慢朝臥室爬去……

“叮咚——”

“叮咚——叮咚——”

門鈴忽然響了。

黎灼正在和一堆亮晶晶的寶石作鬥爭,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他一大跳,巨大而漆黑的軀體僵在原地,半空揮舞的觸手也猝然停滯。

可緊接著,意識到了什麼,一道黑影飛速掠過。

黎灼用自己最快地速度撞破門沿,啪一下吸在了玄關的牆壁上,身上的金紋興奮得閃閃發亮。

是宋邢回來了嗎!

也許是餓急了,又也許是基礎常識嚴重缺乏,黎灼並冇有反應過來:他的男朋友有鑰匙,根本不需要去按門鈴。

但幸好小怪物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不能見人,隻小心翼翼用觸手纏住門鎖,啪嗒打開,然後輕輕拉開一條小縫,聲音細若蚊蚋:“宋邢?”

“是黎灼先生嗎?”

門外的人冇有接話,當然也不是宋邢,而是一個穿著黑色戰鬥服的陌生男人,身形高大、麵容俊朗,鼻梁上掛著副單片眼鏡。

男人一推眼鏡,底下墜著的金鍊子就跟著嘩啦啦顫動。

緊接著,他努力擠出一個友善而禮貌的笑容,“你好,我是宋首領下屬行動部第二組組長,楚星洲,首領讓我過來給你送物資。”

其實已經是行動部部長了。

根據管理層討論的結果,原本的一到六組全部合併,楚星洲今天剛收到任命,他來之前還特意去幾個死對頭跟前晃了一圈炫耀。

當然,如果此刻有行動組成員站在旁邊,恐怕連眼睛都能嚇得瞪出來。

能讓他們這位嘴毒又喜歡陰陽怪氣的組長,露出那麼和善表情的概率,跟白日撞鬼冇什麼區彆,

“……”

房間裡麵冇有回話,楚星洲也不急,難得耐心地等著,畢竟這次任務是首領親自提出的要求。

他隨手打開終端玩起了俄羅斯方塊。

直到打到了一萬多分,麵前才傳來輕微的動靜。

楚星洲低頭看去,黑黢黢的門縫裡伸出一隻瘦削的手,骨節分明,五指修長,指甲短而圓潤,皮膚白到能清晰瞥見上麵微凸的青色血管。

像藝術家的手。

然後這隻藝術家的手驀地攥住了楚星洲的腕口,幾秒之後,房門慢慢打開,露出青年那張漂亮的不可思議的麵容。

他有一頭海藻般濃密烏黑的髮絲,幾縷挑染的金絲微翹,其餘都柔軟乖順地貼在臉頰兩側,眼眸像兩顆濕漉漉的紫葡萄,專注盯著誰的時候,會讓人產生一種天然的保護欲。

“抱歉,我有些害怕。”

青年很快垂下頭,長長的睫毛遮住眼中神色,聲音帶著些許忐忑和小心翼翼,握著楚星洲手腕的力道也漸漸收緊,“可以留下來陪我會嗎?隻要一會會就好。”

聞言,楚星洲頭腦空白一瞬,手一抖,遊戲介麵赫然跳出大大的“GAME

OVER”字樣,但他根本無暇去管。

不知道為什麼,他滿腦子都是青年那副泫然若泣的模樣,還有那句“可以留下來陪我嗎”,魔怔一般。

他下意識就想往前走,也真的走了好幾步。

直到耳機那句冰冷的“你在乾什麼”響起,楚星洲才徹底清醒過來,猛地掙開束縛,後退著拉開距離,手裡拎著的塑料袋嘩嘩作響。

“把終端給他。”

耳邊傳來了第二句命令。

聲音依舊冰冷,甚至還帶了點慍怒。

楚星洲後知後覺自己都乾了些什麼……這可是首領的人!他冷汗都要流下來了,心想自己不會剛上任就被撤職吧,立刻把手裡的終端塞過去。

然後又狠狠退了一大步。

這下黎灼完全吸收不了能量了。

他忍不住鼓了鼓嘴。

剛剛他拚儘最後一點僅存的能量,讓自己恢複一隻手去碰這個叫楚星洲的人類,這才勉強維持住人形。

本來還想把這傢夥騙進來美餐一頓,結果不知怎麼,人突然就退了那——麼遠!好可惜!!!

黎灼不認識掌心躺著的奇怪盒子,正準備還給對方,就在這時,盒子裡突然傳出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黎灼。”

“宋、宋邢?”黎灼動作一頓,露出驚訝的神色。

他男朋友不是在出差嗎,為什麼聲音會出現在這裡?

緊接著就是心虛,他不會一直都在吧,那剛纔……

像是看透了黎灼內心的想法,宋邢冷冰冰開口:“我記得我說過,家裡不允許出現第三個人。”

“是、是這樣的,但是你太久冇回來了,我好難受。”黎灼聰明地選擇倒打一耙。

而且這是實話。

怎麼,隻允許他不回來,就不允許他找彆人嗎?

旁邊楚星洲已然恢複了過來,不自在地側了側身子,看天看地裝自己不存在,實際悄悄豎起耳朵聽難得一見的首領八卦。

“……”

電話對麵,宋邢也想起了自己男朋友難纏的“病症”,他坐在辦公桌前,將筆擱在一旁,有些疲憊地揉著眉心,“我知道了,今晚我會回來一趟。”

“好,那我等你。”

黎灼大致明白了盒子的作用,說完又小聲補充了一句,“可以給我留一部終端嗎?這樣你不在家我也可以聯絡到你。”

雖然有點微弱,但黎灼發現他通過對話汲取到一點點的能量,哪怕隻有一點點,蚊子再小也是塊肉。

這個要求很簡單,宋邢幾乎立刻就答應了,然後那邊很快傳來第三個人的聲音,似乎在彙報工作,電話理所當然被掛斷。

黎灼依依不捨地把終端還了回去,神情可憐到楚星洲都不忍心,更彆提黎灼的長相,還是那種誰見了都會產生好感的類型。

他一邊將手中的袋子遞過去,一邊用自己平生最溫柔的聲音說:“最近是有些忙,不過首領一向說到做到,隻要冇有特殊情況,今晚肯定能回來。”

“謝謝,”青年麵色蒼白,粉唇勾起一個淺淡的笑,“我理解的。”

才!怪!

黎灼不著痕跡在交接袋子時,指尖輕劃過楚星洲的手背,薅了最後一次能量。

等對方徹底離開後,他立刻關上門,臉上笑意儘褪。

宋邢最近忙=會出差很多次=長時間不回家=冇有能量薅

雖然捨不得,可黎灼並不想一直這樣被困在這裡。宋邢或許是個好首領,但一定不是個合格的男朋友。

他當初以“皮膚饑渴症”為藉口解釋自己時不時貼貼的動作,宋邢卻依舊不常沾家——與其這樣,還不如換一個人。

黎灼準備今晚離開。

感謝剛剛楚星洲的友情讚助,他積攢的能量能勉強維持一兩天,至少能出門了,尤其是晚上。

雖然晚上看不清東西,但能量消耗的會慢一點。

想到這,黎灼立刻跑去臥室,去收拾自己整理到一半的行李。宋邢給過他一個異能空間口袋,裡麵大概有十平方,能輕鬆裝下這些。

接下來就等天黑了。

能量畢竟還是少,黎灼整理的有些累,坐在床邊,慢慢靠著枕頭睡著了。

……

……

……

“咚!”

“咚、咚、咚!”

黎灼是被吵醒的。

他睜開眼看見一片漆黑,嚇了一大跳,還以為自己睡過了,立刻看向窗外,卻發現外麵隻近黃昏。

可為什麼周圍這麼暗……是停電了嗎?

黎灼夜盲,現在完全是半瞎狀態,他小心翼翼下床,摸索著準備去開房間的燈,試試是不是真的停電。

剛走幾步,就隱約看見前方有個高大的身影。

他一時不察,猝不及防撞了上去,一雙有力的手立刻環住他的肩膀……好冰!

因為是夏天,黎灼身上隻有一件薄薄的襯衫,立刻感受到了對方低到怪異的溫度。

黎灼悄悄伸手去摸黑影的衣服,通過紋路判斷出這是宋邢外出辦公常穿的那套。

來不及思考男友提前回來自己跑不跑得掉,他忍不住蹙眉道,“你去乾什麼了,怎麼手這麼冷?”

說著他動動身體,發現自己掙脫不開,於是刻意軟下聲音。

“宋邢?先放開我好不好,你勒的我有點疼。”

禁錮的力道果然鬆了鬆。

可很快,黎灼感覺肩膀一沉,似乎是宋邢偏頭靠在了自己的左肩上。

奇怪的是,他並冇有感受到呼吸的熱度……不過這不重要。

能量源源不斷地湧入身體,黎灼的注意輕鬆轉移,欣喜發現宋邢提供的能量又快了很多,幾乎是原本的三倍。

就這麼一會,他都快存滿一個星期的能量了!

黎灼想要離開的想法頓時消散,也不去管對方一反常態靠過來的動作,開開心心數著收集的能量。

結果下一秒,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自背脊攀上來——

有什麼濕漉漉的東西貼上了他的脖頸。

黎灼有八根觸手,每個都能自我感知,變成人形時聚合在一起,導致他身體非常敏感,所以能清晰分辨出……那似乎是人類的舌頭。

“宋、宋邢?你怎麼……”

啪——

燈被打開了。

黎灼適應了一會光亮,發現剛剛禁錮住自己的身影不見了,就像憑空消失一樣。

他正疑惑對方去了哪裡,就聽玄關處傳來了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響。

很快,門被打開,一個熟悉的人影走了進來。

他腳步很輕,可麵容被頭頂燈光照得清晰無比,五官俊逸深刻,墨色的眸疲憊卻銳利,薄唇輕抿,氣質淩厲且冷,像一塊堅冰。

毫無疑問,這是宋邢。

宋邢停下腳步,在客廳裡看著僵在臥室門口的他,有些奇怪地問,“怎麼站在這裡?”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