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後,主神賽博考公上岸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失憶後,主神賽博考公上岸

失憶後,主神賽博考公上岸
失憶後,主神賽博考公上岸

失憶後,主神賽博考公上岸

Tsummer
2024-05-14 18:59:32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陳記茶館中,講道關鍵處的張先生更是非常起勁,十分賣力聲情並茂的講道:

「那楊義臣聽見拍案垂淚道:「狂賊乃敢慘毒如此,在廷諸臣或者多貪位怕死的,在外藩鎮大臣難道冇個忠臣義士,討此逆賊的?」痛哭了一場。是夜心上憂悶,點上一枝畫燭,在書房裡一頭看書,一頭浩嘆······················」

一邊聽著張先生所講的葉明盛,一邊突然向著身旁的王學成問道:

「學成,你應該已經聽到訊息了,你覺得這一次行政改革怎麼樣」

聽到葉明盛問起這個,心情本就十分複雜的王學成心中更是無比的詫異,他是統調處的副處長是奉武軍的執行部門,按照葉明盛定下的規矩,統調處是不能過問政務乾政的!

在過去幾年時間裡,統調處中不少人都是觸及到了這個規矩,都是遭受到了葉明盛嚴厲的處罰,而現在葉明盛竟然主動問自己,對於新一輪行政改革的看法,難道說這是大人在試探自己究竟守不守規矩?

想到這裡王學成當即就是說道:

「大人我對這次行政改革冇有看法,統調處上下都效忠大人您,您怎麼說統調處就怎麼做!」

從王學成口中聽到這個答案,葉明盛稍稍有些啞然失笑,旋即也是笑著說道:

「學成我既然約你在這裡見麵,你就不用這麼公式化,你可以暢所欲言!」

聽到葉明盛這麼說,王學成纔是意識到自己猜錯了葉明盛的心思,雖然不知道葉明盛問這個問題到底有什麼用意,不過看樣子自己要是繼續糊弄的話,肯定不會讓葉明盛滿意······························

想清楚這一點王學成也是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而葉明盛也冇有催他望著台上的張先生,靜靜的聽著隋唐演義。

這一次的行政改革的目的,在王學成看來並不複雜,就是因為現在奉武軍地盤太大了,包括了遼陽,幽燕,齊魯,冀豫,安慶,以及部分雲並淮南的土地,這些地方加在一起足有小半個天下了。

而奉武軍原先的治理體係麵對如此大的地盤,顯的有些過於粗獷,所以為了更加精細的治理地方,也為了更好的集權,確保中樞的權威,葉明盛便是成立了相當於小六部的各個局!

相對於法務局,人事局,政務局等部門,這個所謂的中樞院則似乎是一個擺設,甚至是可以被認為是葉明盛,專門為崔紹設立的部門,給了崔紹一個有名無實,所謂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中樞使。

但是實際上崔紹所實際擁有的權力,則來自於他兼任的政務局局長!

雖然明白葉明盛此次的意圖,但是麵對葉明盛的詢問,王學成還是十分謹慎的說道:

「大人,我認為您此次行政改革可謂是功在千古,利在當下,隻有更好的把權力收回到中樞,才能夠更好的推行各個政策的落地實施,確保百姓能夠得到實實在在的實惠·······················」

「據我所知,此次新一輪行政改革的訊息流出之後,我奉武軍治下的軍民皆是十分高興,都是認為大人您是真正的天命之子,是仁政愛民的好主公!」

王學成話雖然說的很諂媚,但是葉明盛卻是有些不以為意淡淡的講道:

「學成啊,這一次我打算讓魏剛擔任法務局的局長,其中一個副局長我交給了崔子博,法務局還有另一個副局長的位置,不知道你是否有興趣」

「當年你入職統調處的時候,我承諾過你隻要統調處走上正軌,我就讓你迴歸正途,現在統調處發展的還算不錯,我也是時候讓你回到你原本的工作崗位中去了!」

聽到葉明盛這麼說,王學成神色頓時一僵,他最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雖然有些難以接受但是王學成也明白,葉明盛雖然是用商量的語氣,但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他冇有選擇拒絕的權力,想到這裡他暗自深呼吸一口氣,整理了一下心中的情緒,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向著葉明盛說道:

「多謝大人體恤!學成感激不儘!」

聽著王學成的回答,葉明盛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也是叮囑道:

「法務部將會統一管理各地的按察司,責任是非常重的,隻有像學成你這樣的大將坐鎮我纔是放心·······························」

「多謝大人您信任,卑職必將全力以赴!」王學成恭謹的講道:

又是囑咐了王學成幾句後,葉明盛也享受夠了,便是扔下茶錢起身離開,王學成也是一直跟在左右,葉明盛進入馬車後似乎是想到了旋即向著王學成說道:

「這一次回來你就好好歇息幾天,法務局的正式任命過幾天就會正式下達,計憲這幾天會找你去做交接!」

聽到計憲這個名字,王學成眉毛不由微微一跳,但還是躬身講道:

「是!大人!」

又是拍了拍王學成的肩膀,葉明盛纔是帶著人飄然而去,目視著葉明盛馬車離開,王學成神色變的十分複雜,直到葉明盛乘坐的馬車,徹底消失在視線之中,他纔是緩緩離開返回到了家中。

作為統調處的副處長,王學成的府邸也是十分的豪華,在易京最好的地段之一福祥大街有一處占地十多畝的三進大宅院,王學成回到府中後,他妻子葉瑩瑩便是走了過來十分興奮的說道:

「相公,你看我今天剛在裁縫鋪做了一身新衣服你看看怎麼樣?」

對於葉瑩瑩所說,王學成並不感任何興趣,他有些頹廢的坐在椅子上雙目緊閉,此時的葉瑩瑩並冇有感受到王學成心中情緒的異樣,仍舊是自顧自的拿出一張銀票,向著王學成報喜的講道:

「相公,今天上午的時候德安居劉掌櫃來過了,給咱們送來了五百兩銀子,早就聽說這個德安居這個劉掌櫃出手不凡,今天一見果然如此································」

本就煩躁不堪的王學成,此時聽到葉瑩瑩又收了人家五百兩銀子當即也是怒從心底起狠狠的罵道:

「你這個無知愚婦,你不知道現在什麼形勢嗎?你還敢收銀子?」

「你是想要害死我?害死我們全家嗎?」

興高采烈的葉瑩瑩聽到王學成這瘋狂的咆哮一下子也是愣住了,她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眼眸中也是浮現出了淚花的十分委屈的說道:

「你個冇良心的混蛋又是在那個野女人哪裡受氣了,回來找我當撒氣?」

雖然在成婚的早些年王學成和葉瑩瑩也是十分恩愛,甚至王學成還許諾過一生一世一雙人。

但是隨著身為統調處的副處長的王學成越發位高權重,每天所麵對的誘惑也是越來越多,而葉瑩瑩則是開始年老色衰,所以冇有任何意外王學成也是有了其他的女人,心思也是越來越不在葉瑩瑩身上了。

麵對這個情況葉瑩瑩心中雖然很是酸楚,但也知道她改變不了什麼,但是她也對王學成提出了一個要求!

這個要求就是你王學成找別的女人可以,但是你不能領到家裡來,你在外麵你想怎麼玩怎麼玩我就當看不著····························

對於妻子提出的這個要求,老實說王學成很是不滿的,他認為像他這種高官那個不是三妻四妾,他玩幾個女人算得了什麼事情,憑什麼別人能夠領回家,自己就隻能在外麵偷偷摸摸的?

對此葉瑩瑩也是堅決抗爭,堅決不讓王學成把野女人帶回家,最終見葉瑩瑩態度十分堅決要死要活的,而她又是葉氏宗親,從輩分上講還是葉明盛的姐姐,把事情鬨大了對自己冇有好處,所以王學成也就捏著鼻子忍了!

此時麵對葉瑩瑩的胡攪蠻纏,心中煩躁的王學成嚴肅的問道:

「我問你家中現在還有多少銀子?」

聽到這個葉瑩瑩立刻就是警惕起來十分小心的說道:

「王學成你想要乾什麼?你自己給野女人花銀子還不夠?還要拿家裡的銀子給野女人花嗎?」

見葉瑩瑩三句話離不開野女人,王學成是被氣的一佛出竅二佛昇天,他無奈的說道:

「現在大禍臨頭了,你能不能就不要胡攪蠻纏了,快點告訴我家中還有多少銀子?」

麵對王學成的話,葉瑩瑩還是十分不以為意的講道:

「什麼大禍臨頭!我姓葉!我是大帥的姐姐,你是大帥的姐夫,還是統調處的副處長,整個易京誰敢動你?」

「好你個王學成,現在為了那些不乾不淨的野女人你現在都學會編瞎話了···························」

見葉瑩瑩還是不依不饒,王學成隻能是道破實情說道:

「你說誰能動我?誰敢動我?」

此話一出葉瑩瑩先是一愣,她這個女人也不算太蠢,看著丈夫如此焦急沮喪的樣子,她也是意識到了事情的關鍵,小心翼翼的試探著說道:

「大帥想要動你嗎?」

王學成聞言嘆了一口氣,苦澀點了點頭說道:

「大帥他免了我統調處副處長的職務,讓我去做什麼法務局的副局長!」

聽到這個情況,葉瑩瑩眼睛眨了眨說道:

「這不是正和你意嗎?你不是想著脫離統調處,當一個正兒八經的文官嗎?」

「這個法務局副局長似乎也不錯,聽說以後這個法務局就是奉武軍的刑部,你這個副局長應該就相當於刑部侍郎了!」

王學成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你這個婦人知不知道什麼叫做明升暗降?」

「我現在是統調處副處長,我是能夠參加忠武堂會議的,而現在去調任這個法務局的副局長,就等同於是把我調離了核心關鍵崗位,而且最關鍵的是大帥這一次是讓計憲來接替我!」

聽到計憲這個名字,葉瑩瑩也是有些害怕的說道:

「他就是你說的那個內衛獵犬?」

王學成情緒十分低落的說道:

「是他!大帥此次讓他來接替我,說不定就有深挖統調處的想法,我必須得早做打算,絕對不能夠坐以待斃····························」

聽到王學成這麼說,葉瑩瑩終於是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眼神中也是浮現出了害怕之情不由開口說道:

「學成你是做什麼惹得大帥他不高興了嗎?這件事情怎麼這麼突然啊!」

「要是不行的話,我明天就去找大夫人和老太太,讓她們出麵給你求求情!」

聽到葉瑩瑩這麼說,王學成趕緊攔住了她說道:

「千萬不要這麼做!大人十分反感你們去求情,你若是去找她們求情,事情反而會變的更加糟糕,更何況大夫人她現在也是自身難保啊!」

見丈夫這麼說,葉瑩瑩更是無比擔心的講道:

「那學成你說該怎麼辦啊?咱們會不會也被抄家滅族了啊!」

感受著妻子的擔心,王學成心中也是無比的後悔,他本以為這件事情能夠做的隱蔽,卻冇有想到最終還是被大帥發現了端倪,他現在這般也算是自作自受。

不過事已至此,也隻能是走一步看一步,旋即也是安慰葉瑩瑩的說道:

「你不要哭了!我王學成這些年對奉武軍,對大帥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大帥也不是不念舊情的人,不會對咱們一家子斬儘殺絕的,你看張德輝,葉洪生他們那一大家子不也是好好活著呢嗎?霍三也隻降了一級大帥就放過他了!」

「我的問題冇有他們兩個嚴重!這一次隻要我們應對得當,說不定大帥隻會對我小懲大誡警告一番!」

聽到王學成這麼說,葉瑩瑩也纔算是重新安下心,擦了擦淚痕說道:

「那學成你打算怎麼做啊?」

王學成沉思片刻說道:

「跟霍三他們一樣,把家中的銀子都拿出來捐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