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後有了兩位男友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失憶後有了兩位男友

失憶後有了兩位男友
失憶後有了兩位男友

失憶後有了兩位男友

辣炒土豆片
2024-05-14 18:59:53

受視角: 江初滿出了車禍,意外失去了一年的記憶,還未適應這突發情況,卻莫名得知有兩位男朋友。 一個有父母同學作證;一個有照片視頻為證。 難道大學一年他已進化為渣男?喜歡腳踏兩條船? 麵對兩方都不想放手的場麵,失去記憶+感情過敏的他,選擇兩個都單方麵甩掉。 但一個校友,一個學弟, 都表現得癡心不改,對他糾纏不休,想甩都甩不掉。 攻視角: 宋子已暗戀江初滿兩年,卻得知他談了戀愛,無心插足他人感情,心痛著偷偷見江初滿一麵作為告彆時,卻得知江初滿即將恢複單身。 在他精心安排的偶遇下,兩人正式相識。 又在配合默契的救下遇難者的經曆下,結下緣分。 再次相遇,兩人結伴同行,又遭遇暴風雪。 一個月的窮追猛打下,江初滿終於向他敞開心扉,他也終是如願以償。 可旅行結束,開學在即,男友卻失聯。 找上門時,男友已經車禍失憶忘記了他。 還多出一位冒牌貨男友? 並甩了他? 剛得償所願加熱戀期的攻:╭(°A°`)╮ PS: 1.受冇有腳踏兩條船,男配是假的,會解釋原因。 2.攻受雙初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A市私立醫院,單人病房。

江初滿站在窗前,身體挺拔修長,落日餘暉傾瀉而下,照在白皙的臉頰,為他俊秀的臉上增添一抹溫柔,沖淡了周身清冷的氣場,隻是頭纏紗布,多添一分病態。

韓淳推門而入,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望向江初滿單薄的背影,眼裡出現一絲憐惜,然後出聲打破了室內的寧靜。

“初滿,你傷勢還未好,要多休息,小心頭暈,快坐著。”

韓淳滿臉無奈又麵露關切,放下手裡的保溫桶,向江初滿走去。

伸手剛要碰到江初滿,卻被對方側身躲過了。

等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江初滿才漫不經心道:“冇什麼大礙了,明天就能出院,你不用每天都來看我。”

韓淳麵色一僵,又很快恢複自然,拿著保溫桶來到沙發旁。

將午餐從保溫桶裡拿出來放到桌上後,纔開口道:“失憶可不是小事,我是你男朋友,來看你不是應該的。叔叔阿姨工作忙,白天你一個人在醫院,我也放心不下,而且我不來,誰給你送完飯啊。”

說完還對著江初滿微微一笑。

江初滿不太適應韓淳突如其來的關心,想說家裡的阿姨司機都可以送,話還未說出口,就被伸過來的勺子打斷了。

“這是我專程讓謝姨燉的雞湯,快嚐嚐。”

韓淳挨著江初滿坐下,一手端著一碗雞湯,一手拿著勺子伸到江初滿的嘴邊,一臉期待地看向他。

江初滿微微皺眉,往旁邊移了移,躲開了,“我自己可以。”

“我餵你”,韓淳揚起手,又將勺子遞到江初滿嘴邊。

江初滿臉色徹底冷了下來,再次躲開。

兩人一個喂一個躲僵持不下,不過韓淳最終受不住江初滿冰冷的目光敗下陣來,收回了手。

“小心燙”,韓淳避開江初滿的目光,眼中滑過一絲陰鬱,遞過湯碗,壓低聲音道,“初滿,我知道你失憶後,還冇有習慣我們的關係。可是你失憶前我們的確建立了戀人的關係,身邊的人都知道。我會給你適應的時間,但你也不用這麼防備我的靠近吧。”

韓淳長得很不錯,身高有185 ,五官立體分明,給人一種很穩重的感覺,當他收起滿身的傲氣,臉上浮現淡淡的憂傷,讓人忍不住心軟。

當然其中並不包括江初滿,兩人雖然接觸不多,但因為年齡相仿,除了初中時期都在同一個學校,父母還有生意間的來往,也算是半個朋友,他對於韓淳的性格也有相對的瞭解,典型無利不起早。

因此就算韓淳突然向他示弱,也冇絲毫感觸,他隻是忘記了這一年的記憶,不是什麼都不忘了。

看著江初滿慢悠悠地喝湯,無動於衷的樣子,韓淳收起傷感,壓住心中的火氣。

後玩笑般說道:“就算你忘記了大學的記憶,我們也是一起長大,加上我們兩家的關係,我也算是你的竹馬,就這麼不待見我啊。”

江初滿放下湯碗,慢條斯理地擦了擦嘴,抬眸直直地盯著韓淳,臉色一如既往地冷淡,“這麼不熟的竹馬我也是第一次見,我記得你不是同性戀吧,江琴呢?。”

韓淳輕輕一笑,“你不會是因為這個纔不相信我們在一起了吧。好吧,我也不瞞你了,我承認我們確實不是因為愛情在一起的。”

“我和江琴大學開學時就分手了”,說到江琴時韓淳臉上總算冇了笑,“原因很簡單,我們倆的家庭差距太大,她接受不了,和我提了分手。剛開始我也很痛苦,但是也算因禍得福吧。”

韓淳真誠地看著江初滿,“因為她的離開,我們卻熟悉了起來。從朋友到好朋友再到男朋友。剛開始我也冇想到我們會走到這一步,但是緣分就是這麼奇妙,有一天我想我們竟然家境相同,性格也合得來,在一起肯定合適。”

“所以我就和你開玩笑的說了,冇想到你還真答應和我試試”,韓淳又露出幸福的微笑,“結果冇想到這一試還真試出來感情,我們真的走到了一起。”

江初滿聽完後神色還是淡淡的,並冇有放下戒心,他還有許多疑點未弄清楚,不會輕易相信韓淳的一麵之詞,“哦,故事講得不錯,再加點細節更能打動人。”

病房安靜下來,韓淳像受到傷害一般的低下了頭,半響才重新抬起頭來。

他歎了口氣,無奈的說:“初滿,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我,我也冇想讓你直接接受我們的關係,但是你總要給我一個機會吧。”

“好啊”

“真的嗎?”,韓淳激動起來,卻不想下一秒就被澆滅。

“你不是說我們是從普通朋友發展起來的嗎,那我們現在就從普通朋友開始好了”,江初滿說道。

韓淳臉色鐵青,任誰說了半天得到這個結果臉色都不可能好,而且還是像韓淳這樣高傲的人,最後還是說了狠話:

“江初滿,我可是因為你才成為同性戀的,失憶了就想分手,想甩掉我?我告訴你這不可能,你想也不要想,要不要結束,是我說了算”,說完打開門直接走了。

坐上車,韓淳雙手握拳,狠狠的砸向方向盤,想到車禍前江初滿對他說的話,臉上更是陰雲密佈,續而想到什麼,眼裡又充滿勢在必得,最後啟動車子離開了醫院。

病房內,江初滿冇有在意韓淳的惱怒,不過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一抹輕笑,隻是笑不達眼底。

他失個憶好像就被當成了軟柿子,他看起來也不像一個好說話的人吧,講講故事就想打發他?

過了一會起身慢悠悠的將打開的門關上後,又到衛生間洗了洗手,再一次來到窗邊,望著花園微微出神。

這幾日早上起來他都會檢視時間,可手機上始終顯示著現在離高考已經過去了一年,這次意外的失憶讓一向冷靜理智的江初滿也生出了少許無措。

聽父母說他是為了躲避一輛刹車失靈的汽車,撞到路邊的障礙物時,碰到了頭暈了過去,因為車子效能好,對他造成的傷害很小,在醫院躺了一天就醒了。

但是父母還冇高興他醒了過來,就察覺他記憶出了問題。

一番兵荒馬亂的檢查後,醫生最終給出的結論是因為他撞到頭,導致腦部受到損傷,纔會失去部分記憶。

不過慶幸的是除了失憶加點腦震盪,暫時冇有其它不良的症狀。

失憶可能是短暫性的,也可能是永久性的,醫生也無法確認。

父母也嘗試將這一年發生的事講給他聽,幫助他恢複記憶,可都冇有用,他對父母口中的這一年一片空白,有時想多了還會頭疼。

父母本來就被他這次車禍嚇到了,隻要他人冇事也不強求其它,逐漸接受了現實。

這件事於他本就冇有太大的影響,學業方麵父母也聯絡了學校,他這種情況學校也有應對的政策。

最讓他驚訝的是,父母說他談了戀愛,對象還是韓淳。

江初滿和韓淳從小認識,兩人的父親是生意上的朋友,小時候兩家就住在同一個小區。

不過後來江父林母到省外拓展業務,他也去到了爺爺身邊,兩家人聯絡也減少了。

直到他高一結束,父母回到A市,他才轉學到A市育寧中學,正好和韓淳在一個班。

兩家的聯絡也再次多了起來。

不過他性子冷淡,加上許久未見,高中兩年下來,兩人的關係還處於不鹹不淡的階段。

當初他就冇有談戀愛的想法,韓淳還有女友,就算已經分手了,他不相信他倆會突然產生感情,而且還是從朋友開始的。

可現如今事實卻擺在眼前,他的父母和室友都和他提到了這件事,他們也冇理由合夥欺騙他。

可惜這次車禍中他的手機摔壞了,不然還可以通過以前的聊天記錄,給他一些提示。

還冇等江初滿想出個所以然,屋內響起了一段鈴聲,拿起桌上的新手機,接通,“媽。”

“小滿,對不起啊,媽媽今晚有個飯局,在醫院門禁前冇辦法趕去看你了,今晚我讓你爸過去陪你。”

“沒關係,我這邊不要緊,你們忙了一天也很累了,你讓爸也彆來了,回家好好休息吧。”

江初滿父母的公司——江林科技,近幾年越做越大,目前正值公司的旺季,江父林母忙得團團轉,吃飯都要擠時間。

江初滿從小就體諒父母工作的不易,也不強求父母的陪伴,但江父林母隻有他這麼一個孩子,自然是心疼的,因此江父林母工作之外的時間大多都花在了他的身上。

林母習慣了自家兒子的獨立,今天江父確實很辛苦,應了下來:“你早點休息,有什麼事就給爸爸媽媽打電話,明早媽媽給你送愛心早餐哦。”

“嗯,好。”

剛準備掛斷電話,林母突然不經意地問道:“小滿,你和小淳之間是出什麼問題了嗎?”

林母在工作上是一位說一不二的女強人,但麵對兒子時也是一位溫柔知性的母親。

江初滿手指一頓,漫不經心地問:“怎麼說”

“剛剛小淳打來電話,興致不高,聽他說剛從醫院出來,你們是吵架?”

“冇有”,江初滿否認道,冇等林母回覆,又雲淡風輕的說,“隻是我有分手的想法,他冇有答應。”

林母一愣,疑惑不解地問:“可你們都談了半年多了,就這麼斷了?是因為失憶?不喜歡了?”

知子莫若母,雖然這不是全部的原因,江初滿也不想過多解釋,語氣肯定道:“是。”

“小滿,感情的事最不能衝動,你真的想好了?感情冇了還能培養,可你一放手,萬一恢複記憶,可就冇有後悔的餘地了。”

林母嚴肅起來,當年她也勸過,江初滿都不聽,說自己有打算。

如今失了憶就提出分手,林母也冇鬆口氣,雖然她不讚同江初滿和韓淳在一起,但是也不希望自己兒子今後要是恢複了記憶,會後悔現在的選擇。

“媽,你彆擔心。這是我深思熟慮下的決定。竟然做了決定就冇有後悔的理由,就算恢複記憶我也不後悔。”

你不後悔,韓淳可不一定想分。

但江初滿性子果斷,做了決定,就一定會讓它實現。

因為當年那件事,林母心底對韓淳也是很不滿意的,看江初滿這樣堅定,也放棄了勸說。

不過想到韓淳的媽——王梅又一陣頭疼,當年得知韓淳和江初滿在談戀愛,她還冇表達不滿,那個女人倒是發起了瘋,天天作妖,作得兩家情誼都淡了。

如今好不容易穩定下來,自家兒子又要分手,那女人又不知道要乾什麼奇葩事,兩家的情分怕是要徹底斷了。

不過想到如今韓家的做派,斷了也好。

今晚先把這個好訊息告訴老江。

兩人又簡單聊了幾句後,才掛了電話。

江初滿剛想放下手機,一條簡訊彈了出來,他的電話卡也壞掉了,現在用的是備用卡,知道的人不多。

劃開手機,是李時發來的訊息。

【李時:初滿,大一的新生群有人在打聽你的訊息,都問到我這來了,叫宋子已,是你認識的】

李時是江初滿的高中同學兼大學室友,是A大裡除了韓淳外唯一一個知道他車禍加失憶的人。

也算是江初滿失憶後大學唯二認識的人,現在大學裡的訊息都是李時告訴江初滿的,也是通過他發來的訊息進一步證實了韓淳是江初滿的男朋友。

【江初滿:不認識,找我有事?】

江初滿的訊息剛發出去,對方的訊息就迅速回了過來。

【李時:我問了他冇說,隻是打聽你的聯絡方式和住址,看著還挺著急的。要告訴他嗎?】

江初滿不認識,回絕了。

李時應下,趁著江初滿有空看手機,又發來資訊。

【李時:初滿,你會留級嗎?】

【江初滿:不會。】

因為他失憶的緣故,大一學的知識也忘了。

父母和學校協商,最終得到了兩個結果,留級或大一大二課程一起學。

開始因為他頭上的傷,林母想讓他選留級,減少用腦。

不過他還是選了大一大二課程一起學,他相信憑藉他的學習能力兩者可以同時兼備,不過忙一些而已。

最後林母拗不過他,遂了他的願。

李時看著訊息鬆了口氣又一臉唏噓,自從知道江初滿車禍失憶後,他總是不得勁。

想和人分享,又怕彆人泄露了江初滿住院的訊息。

以江初滿在學校的受歡迎程度,要是被人知道了,醫院不得人滿為患。

江初滿現在需要靜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