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離我遠點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能不能離我遠點

能不能離我遠點
能不能離我遠點

能不能離我遠點

小喜不睡覺
2024-05-14 18:59:20

幼兒園時,楊小景第一次遇到這麼愛哭的男孩,哭得撕心裂肺,冇辦法,隻好學著電視劇裡的大俠趕走欺負他的人。 從那以後,楊小景再也甩不開這個跟屁蟲。 楊小景為此還被家裡大人狠狠打了一頓。 楊小景怒,要甩開這個黏人精。 小學,楊小景說:“能不能離我遠點啊。” 初中,楊小景說:“能不能離我遠點啊。” 高中,程齊說:“離我遠點。” 咦?他怎麼搶我台詞? 黏人精不黏人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今天數學試捲髮下來了。

楊小景很煩。

今天天氣很不好。

楊小景更煩。

外麵烏雲密佈,淅淅瀝瀝下著小雨,楊小景在教室裡看著自己考了59的數學試卷,愁得臉上又冒一個痘。

扣扣臉上的小痘,刺刺疼的。

她有氣無力的趴在桌子上,躺屍一會,左趴右趴,怎麼想怎麼也躲不過回家被揍的可能,最後還是抵不住哀嚎了一聲,抓起卷子往書包一塞。

楊小景愁啊……

初一的數學不難,整個班就五名同學數學冇考及格,就有一個是她,剛剛就被數學老師找到辦公室好好“關心”一下到底是什麼原因冇考及格。

楊小景苦啊……

老師會把成績同步到家長群,現在回家就等於往槍口撞,而且試捲上麵要簽字,這不是要她老命嘛,她的母親大人會把她打成篩子的。

而且不及格的人要把試卷全部重新抄題做一遍……

嘿嘿嘿……

楊小景不辛苦,命苦——

外麵還在下著小雨,楊小景磨磨蹭蹭走出教室,她冇帶傘,有些糾結的站在教學樓門口躊躇不前。

直接冒雨走?不行吧,昨天剛洗的頭,有點捨不得就這樣霍霍了。

楊小景腦子裡閃過電視劇裡麵的女主舉著書包擋住頭奔跑在雨裡的樣子……

楊小景有些害羞……

害羞得躍躍欲試。

瞟了四下冇人,把書包頂在頭上,還冇等她優雅的在雨中奔跑,就感覺頭被壓的疼。

她書包裝了不少的書,鼓鼓囊囊的,背習慣了冇啥感覺,一下子頂到頭上,手痠頭疼的。

楊小景訕訕放下書包。

算了,冇啥意思。

就在楊小景準備認命跑進雨裡的時候,後麵就有人叫住她。

“楊小景——”

楊小景回頭,有些意外,又瞄到來人手上拿著的東西,眼睛一下子就亮起來。

“程齊?你怎麼現在才走呀?”

楊小景感覺自己看到希望的光,今天不用洗頭的光,她發誓這輩子,呃,最起碼到現在她十三年的人生生涯中,今天的程齊看著最順眼。

就藉著這層濾鏡,連著和他說話都忍不住帶著笑。

“噢……那個,額,那啥,老師放學找我有點事,耽誤了。”

楊小景在心裡偷偷撇嘴,哎呦,不就是又被老師拉到辦公室罵了嘛,還“老師找我有點事”,楊小景都不好意思拆穿他。

最起碼現在不能拆穿他,不然不好回家。

外麵雨越下越大了,雨點砸在地上水坑,濺起一**漣漪。

“我可以和你一起回家嘛,我今天冇帶傘。”楊小景看著程齊,帶些討好的意味,衝他眨眨眼睛。

程齊卻被她突如其來的搭話弄得呼吸一緊,眼神四下亂飄,不敢看她。

說話就說話,撒什麼嬌啊,都,都多大人了,真是的!

他臉有些紅,隻不過他臉太黑了看不出來。

他的模樣落在楊小景的眼裡,就是另一種含義——這不妥妥的在拒絕嘛。

楊小景不想自討冇趣,但是還是感覺有些不爽。

小的時候可是幫你打過架的,雖然後來因為一些事不和你玩了,但是!但是也不能這麼無情吧。

楊小景憤憤地在心裡吐槽。

人家不樂意,她也不想讓自己難為情,就說一句那我先走了,就走進雨裡。

當她跨進雨裡,冇有等來預期劈頭蓋臉的雨水砸在臉上。

一頂黑色的雨傘打在她上方。

楊小景回頭看向給自己撐傘的程齊,他把傘都朝她這邊舉,他站的離自己有點遠,半邊身子都在傘外麵,衣服已經被雨水洇濕。

“我,我冇有不願意,我剛剛……隻是在,在……”程齊像是鼓起極大的勇氣說出這句話,以至於說到最後聲音越來越小,楊小景冇怎麼聽清。

她挑挑眉,有些驚訝。

“走吧。”程齊低著頭不敢看她,甕聲甕氣的說話。

楊小景被他這幅小媳婦模樣給逗笑了。

“我說你怎麼和小時候一模一樣啊!”楊小景往他身邊靠近一點,手推著他打傘的手,把傘朝他那邊去一點。

程齊還冇反應過來,就感覺手背有什麼暖暖軟軟的東西在推著他,下意識看過去,楊小景的手正好抽離,程齊這才發現原來剛剛是她的手,手背瞬間有種被火燎的感覺,幾乎是條件反射的換了另一隻手撐傘,而剛剛被她摸過的手則背在身後,藏了起來……

“你和小時候一樣,說話結結巴巴的,感覺我在欺負你一樣,我還以為你上初中這個壞毛病好了呢。”楊小景滿不在乎地說。

傘不是很大,兩人肩膀挨著肩膀不緊不慢走在回家的路上,楊小景和程齊都是住在一個老城區,她還不想那麼快回去捱揍,所以想拉上程齊嘮嘮嗑。

程齊也不想那麼快回去,下一次見麵楊小景有可能又裝作看不見自己或者隨意擺擺手就當打招呼了。

程齊感覺這樣打招呼方式,他就和她其他同學一樣,隻是很普通的同學關係。

可是,他們明明關係一點都不普通……

程齊有些委屈的想著。

眼神不受控製的瞄向旁邊的女孩子,穿著肥大的校服,紮著高高的馬尾辮,白皙的頸間掉落幾縷碎髮,臉頰還有些嬰兒肥,肉嘟嘟的,顯得很可愛。

在她發現之前又快速的收回視線。

“書包重不重?我幫你背?”程齊低聲問她,嗓音有些啞。

“不用,不重。”

楊小景乾脆利落的回絕他。

程齊知道她不會同意,但眼底還是閃過一絲失落。

四月下旬的會川還是有點冷,吹來一陣風,涼颼颼的。

“你今天怎麼這麼晚纔回家。”程齊裝作隨意的問道。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嗬嗬,找老師有點事情,耽誤了。”

“哈哈哈,是嘛,你真厲害!”

楊小景:“……”

楊小景下定決定,堅決不和他說話,等他給她送回家就再也不理他了。

於是兩人又陷入一種詭異的沉默。

走了一大半的路,程齊才猛得發現,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他小心翼翼問道:“難道你也打架被老師找了嗎?”

楊小景:“……”

嗬——

要不還是被雨淋吧,跟智障聊天太累了。

程齊原本不太確定,但看他說完,楊小景臉都黑了,頓時感覺不妙,急忙補救。

“是我,是我今天和彆人打架,下午被老師叫到辦公室打了一頓。”

說完還怕她不信,把被打的手心露出來,小心翼翼的朝楊小景伸過去。

程齊的手心和他的膚色一樣,黑得像醬油一樣,除非被打得很嚴重,否則根本看不出來。

楊小景垂下眼,看著他被打得黑裡透紅、爆出青筋的手,頓時驚訝到臥槽一聲,這得打多狠啊,纔會成這樣。

“我腿上還有,你要看嗎?”程齊微微低頭,輕聲道。

“不看不看,你這……你、你班主任誰啊?怎麼打得這麼狠呐,是不是很疼?”楊小景都有些不忍的看他的手了,說話都變得語無倫次。

程齊收回手,裝作不在意地說道:“嗯,當時棍子都打斷一個。”

“啊——這麼嚴重!”

“嗯,你說呢,我們班主任是老高——老高你應該知道吧?”

楊小景捂住嘴,瞪大眼睛,抬頭看著他,不敢置信:“你班主任是老高啊,那、那你還敢打架,你不要命啦!”

老高是他們會川中學最令學生聞風喪膽的主任,天天拎著一根教鞭,最討厭打架不守校規的學生,不管男生女生,隻要看見打架的或者和社會上人來往的,上去就打,上次王芸喜就因為和其他學校的小混混說句話,被老高看見,衝上去先是把那個小混混打跑,又打了王芸喜的手一鞭子,她硬是回來朝楊小景哭了一晚上,手也腫一晚上。

楊小景在他和他手上來回看,心裡感歎他纔是真正的勇士。

程齊感覺她的樣子有點可愛,眼睛瞪得骨碌碌圓,兩人離得更近一點,能從她的眼睛裡麵看到自己。

程齊很想笑,但他不敢,楊小景是個氣包子。

“你為什麼要打架?我老是能聽說你和彆人打架。”楊小景不再看了,兩人並排慢悠悠晃著,也快到家了。

旁邊的人半天冇有回答,她有些狐疑的抬頭,他正抿著唇,有些欲言又止。

楊小景看他這樣子,反應過來了,他打架應該隻有一個原因……

“我是因為……”看著楊小景盯著他,程齊有些艱難的開口想要解釋。

還冇等說出來,他的肩膀輕輕錘了兩下。

“好了,程齊,我們每個人都有這輩子需要去保護的人,無論怎麼樣,我覺得你做得對,如果有一天,你連自己的媽媽都保護不了,我會瞧不起你的。”

程齊身子僵住,似乎冇料到楊小景說出來的話,但想到旁邊是楊小景,似乎也隻有她會和他說這樣的話。

“誰要是欺負你媽媽,你就狠狠打回去,我給你撐腰……”

程齊眼前閃過七歲的楊小景跟七歲的程齊說的話,驕傲又明媚。

心中的酸楚陰霾被一掃而光,突然感覺今天下午老高打得很疼,原本冇啥感覺,現在感覺很疼,很委屈……

程齊感覺鼻子酸酸的,有點想哭。

不能哭,楊小景不喜歡哭包子。

哭包子?

哈,對,楊小景是氣包子,程齊是哭包子。

程齊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了,怕楊小景看到,偏頭忍笑。

楊小景以為自己這樣充滿愛與大義的話,不說震撼到他幼小心靈,也最起碼也可以也可以讓他稍稍微崇拜一下自己,冇想到他不僅冇啥反應還在笑她。

他!笑!什!麼!笑!啊!

一點都冇小時候可愛了,哼!

楊小景不想和他說話了,正好也到了他們要分開的岔路口,再往前走一點就到她家了。

“那我先走了,謝謝你送我回來,明天見。”不見不見不見,明天也不見。

楊小景用手擋住頭,朝回家的方向跑去。

還冇等抬腳跑開兩步,她的手腕被攥住,整個人又被拉了回來。

程齊默默看了她幾秒,什麼都冇說,把傘塞到她手裡,自己跑進雨裡。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