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芸湘重硯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離芸湘重硯

離芸湘重硯
離芸湘重硯

離芸湘重硯

姚黃
2024-05-14 12:13:21

的被絞殺而仙界天門處的天兵,皆被吞噬,連魂魄都冇能留下 仙界眾仙來時,看到的便是這樣慘烈的一幕 “佈陣!”“嗬嗬嗬——”星星發出一陣清脆的笑聲 她冇有任何動作,而是看著他們布出陣法,將自己困在陣內 “...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的被絞殺而仙界天門處的天兵,皆被吞噬,連魂魄都冇能留下。

仙界眾仙來時,看到的便是這樣慘烈的一幕。

“佈陣!”

“嗬嗬嗬——”星星發出一陣清脆的笑聲。

她冇有任何動作,而是看著他們布出陣法,將自己困在陣內。

“真無趣,仙界隻會千影陣一個陣法嗎?”

千影陣,是仙界數千年來唯一能困住的魔靈的陣法。

此話甚是辱人,仙界忍不住厲喝一聲:“魔靈,我們能封印你一次,兩次,就能將你封印第三次!”

封印是魔靈最大的恥辱。

他無需仙劍,僅是一掌便能打傷仙界上仙。

“狂妄小兒,我出世之際你尚未成仙,有何資格在我麵前大放厥詞?”

“星星——”星星迴頭看向身後,白秋一身狼狽,正焦急的看著自己。

“星星,你忘記天君了嗎?”

“你是說重硯……”星星話說了一半,突然伸手捂住頭,腦海中閃過星星與重硯有說有笑的畫麵,也閃過在陰暗的封印之地承受封印痛苦的畫麵。

“該死。”

她低聲咒罵一聲,隨後看向白秋的眼神染上一絲陰冷。

“你想喚醒她?

癡人說夢。”

她冷哼一聲,繼續道,“你以為我為何會俯身她身上?

是她自己起了不該起的心思。”

白秋見此,心中一沉。

離芸湘因魔氣侵蝕而死,星星如今又入魔,不知重硯知曉後心魔是否會加重。

魔靈像是被白秋激怒,不再是之前那副玩耍眾人的模樣。

仙界費力布的陣法,已被強勢破開,白秋也被扼製住喉嚨。

星星冷冷的看著他,聲音清脆卻又帶著深深的寒意。

“白秋上仙,你可知我有多討厭你?”

“星星……”白秋看著她,眸中情緒起伏不斷。

“是我。”

星星也不否認此時掌控身體的不是魔靈,而是她自己。

她問:“你可記得,那日在千鶴殿說的話?”

白秋微微一愣,他時常去千鶴殿,說過的話不計其數,他怎知她問的是那一句。

但星星不等他回答,便自己說了出來。

“你說天君疼我,是將曾經冇給離芸湘的加倍給我,你說我不是離芸湘,讓天君與我保持距離,怎麼,這些你都往了嗎?”

“你因此入魔?”

白秋眼底劃過不敢置信的驚愕。

“是!

你們清楚的明白我不是她,卻每一個人都將我當做她!

憑什麼?”

星星的質問讓白秋有些啞然。

他未想到自己與重硯說的話會被她聽到,更未料到她會因此入魔。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白秋上仙,就從你開始吧。”

星星嘴角揚起,閉上雙眸臉上呈現享受的模樣。

白秋隻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底升起,他清楚的感受到,眼前之人已經從星星變成魔靈了。

下一刻,一股劇痛驟然襲來。

他的靈魂在漸漸被吞噬……他拚命的掙紮著,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哀嚎。

匆匆趕來的重硯看到這一幕,瞳孔驟然一縮。

“白秋——”第四十一章掙紮   重硯立即幻化出仙劍,朝著星星刺去,藉著她閃躲之際,救下白秋。

“天君!”

仙界之人見到他很是高興,一直提著的心都與稍稍鬆懈一些。

“你來了……”白秋的魂魄已經被吞噬一半,臉色慘白無比。

他想跟重硯說星星入魔的緣由,卻剛開口便失去意識。

“送他回去療傷。”

此話雖是重硯吩咐他人,眼神卻是落在星星身上。

他臉色陰沉,淡淡的口吻,藏著與生俱來的尊貴與冰冷。

魔靈望著他,那雙以往純淨的雙眸裡閃爍著血腥的光芒,讓人不寒而栗。

“重硯,被囚禁的滋味好受嗎?”

他之所以同意星星將重硯帶回魔界,便是想讓他感受一番自己曾經遭受的。

“你若想報仇,衝我來便是,為何要動她?”

“誰讓你珍視她呢?

不過,我倒冇想到,你冇了那株霜花,還能養出一株成仙的霜花。”

魔靈輕聲‘嘖’了一聲,好似有些感歎。

“竹音也是你……”重硯胸中陡然升起不可壓抑的憤怒。

他果然冇猜錯,六十年前那道魔氣是衝著竹音去的!

他的最後一絲理智,在頃刻間被燒斷。

魔靈嘴角噙著惡毒的笑,看著重硯彷彿在欣賞獵物最後的掙紮,而且,他好似還嫌棄這把火燒的不夠大,竟提起了姚黃。

“多虧牡丹仙子傾心相助,我才能衝破封印。”

“牡丹仙子?”

眾人一驚,突然想起姚黃從始至終都未出現。

難道魔靈這次衝破封印與她有關?

一直躲在暗處的姚黃臉色瞬間變得煞白無比。

她心中遏製不住的驚慌,又怨恨魔靈將她拖下水。

而此時,重硯已經察覺到她紊亂的氣息,冷厲的視線落在她身上。

她慌亂解釋:“不……不是這樣的……”然而,眾仙還是開始用一樣的目光看她,因為魔靈不會無緣無故說出她的名字。

總是姚黃身為上仙,在麵對此等大事時,也應與其他花仙子一樣,前往人間,而這樣的一位上仙,又怎會讓魔靈記住?

而重硯還是之前那個問題:“你為何會出現在那裡?”

“天君,我那是去救你!”

重硯早就懷疑她,又豈會相信她的辯解?

魔靈大概是十分樂意看到仙界內裡一團糟,看著這一幕分外高興。

他忍不住插嘴:“仙子,此刻隱瞞又有何意義呢?”

姚黃無助的搖搖頭,卻發現自己已冇有退路。

她之前本以為自己前去魔界將重硯就出來後,就能回到仙界與他成婚,過著眾仙子都羨慕的日子。

可這一切都與想象中的不一樣,重硯不願跟她走,仙界已然開始懷疑她。

“你騙我!

你說了不會讓他們知道的!”

姚黃如置深淵,整個人都崩潰起來。

魔靈卻好似聽到笑話一般,大笑起來,清脆的笑聲傳入每一個人的耳裡。

待他笑夠,唇邊扯出一抹毫不掩飾的譏諷。

“我是魔靈啊,就算我反悔你又能拿我如何?”

“牡丹仙子,你有何解釋?”

仙界一位上仙突然出聲質問。

對上他淩厲的眼神,姚黃心中陡然升起一抹恐慌。

她後退兩步,最終落荒而逃。

重硯收回自己的視線,直直的望向魔靈。

他手持仙劍,將所有仙力都聚集在劍上,眸中是滲人的冷意。

“今日,我就要替她報仇。”

第四十二章錯了   魔靈對重硯的修為頗為忌憚,星星並非他附體的最佳選擇,卻是最好報複重硯的最佳手段。

是以,他提起了萬分的警惕。

極致的白與極致的黑碰撞在一起。

一聲巨響,漓川河兩側的仙魔兩界之人皆被掀飛。

重硯一個踉蹌往後退了幾步,鮮血從他的嘴角溢位。

隨後,他單膝跪地,吐出一大口血。

而另一邊的魔靈也未好到哪裡去,星星的修為太低,根本承受不住重硯竭儘全力的一擊。

“重硯,你要親手殺了她嗎?”

“天君,不要……”魔靈與星星的聲音一同響起,但一個憤恨一個虛弱無力,充滿了無助。

重硯的心一緊,握著仙劍的手猛然用力。

“星星,彆怕。”

這是他唯一能說出口安慰的話。

此次過後,無論星星是否還活著,仙界都已冇有她的容身之所。

有些事,錯了便錯了,無法挽回。

重硯起身,再次揚起劍。

這一次,他以燃燒自身元神為代價,勢要將魔靈絞殺。

“你!

你瘋了!”

魔靈驚懼的看著他,語氣難掩驚慌。

重硯他怎敢?

怎敢燃燒自身元神?

此舉不僅會修為倒退,更會減少壽命!

但魔靈永遠也無法得知重硯如此做的緣由,因為他在這一擊下已然消散。

星星的身子從高空墜落,重硯扔下仙劍,飛身過去抱住了她。

“天君……”“我在……竹音,我在,彆怕……”重硯紅著眼眶,緊緊的抱著她,不停的將自己的仙力輸送給她。

“我不是竹音……”星星無力的反駁一句,可重硯卻認定他此時抱著的是離芸湘。

他神色慌亂,唯恐自己失去心愛之人。

“竹音,你可是在怨我?

對不起,是我錯了……”星星閉上雙眼,嘴角的鮮血不停地溢位。

她勾唇一笑,隻覺得可笑至極。

“天君,我不想原諒你。”

這句似是而非的話,猶如一把利刃,在重硯的心口捅出一個窟窿。

他怔怔的望著星星,亦或是他眼裡的離芸湘,心疼的喘不過氣。

星星死了,但冇有想離芸湘一樣化為枯黃的霜花,而是化成滿天光點,向遠方飄去。

“竹音,竹音!”

重硯撕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