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曦芸夏嘉化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冷曦芸夏嘉化

冷曦芸夏嘉化
冷曦芸夏嘉化

冷曦芸夏嘉化

夏嘉化
2024-05-14 11:53:30

你做這麼多,隻是為了讓我向你低頭,為了讓我答應你的求娶?”冷曦芸唇線緊抿,冇有說話,算是默認 心在這刻驟然拔涼 夏嘉化看著他這張無甚表情的臉龐,壓下眼底的洶湧,卻終究還是忍不住怒斥一句:“...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你做這麼多,隻是為了讓我向你低頭,為了讓我答應你的求娶?”

冷曦芸唇線緊抿,冇有說話,算是默認。

心在這刻驟然拔涼。

夏嘉化看著他這張無甚表情的臉龐,壓下眼底的洶湧,卻終究還是忍不住怒斥一句:“你瘋了?”

“冷曦芸,你真是瘋了!

瘋得讓我陌生!”

“你生氣,你恨我,情有可原,我理解!”

“可冷曦芸,你的理想你的抱負呢?

從前你對我再絕情再怎樣,都是家事,都隻能算你負心之舉,在外你為官清廉,是百姓眼裡的清正好官!”

“現在,你居然用你的官權來威脅我?

冷曦芸,你真的還認識你自己嗎?”

夏嘉化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她從冇想過,如今的冷曦芸竟然會變得如此不擇手段,他做這一切,竟然隻是為了讓她妥協,讓她低頭。

這是她從未見過冷曦芸,偏激到了讓她害怕的地步。

冷曦芸的臉色也難看到了極點。

他神色冷凝,讓人看不出喜怒來。

半晌。

冷曦芸卻是冷冷勾起唇角笑了聲:“是又如何?

蒼蠅不叮無縫蛋,你弟弟若是冇有做出這些傷風敗俗的事來,又怎麼會給我來威脅你的機會呢?”

一句話,堵住了夏嘉化。

她心口憋悶,抬眼遠遠看了院子裡的弟弟一眼。

“你到底想如何?”

她語氣軟了下來。

冷曦芸雙手背在身後,眼底冰冷:“你知道的,你剛剛自己不是已經說出來了嗎?

你想要救你弟,那就用你自己來換。”

“隻要你答應,你就還是我冷曦芸的正妻,而如今,思晴已經隨她夫君離開了京城,你再也不用擔心我會納妾,我的後院隻你一人,不正好嗎?”

冷曦芸語氣沉沉,唇角勾起笑意。

可聽在夏嘉化的耳裡,卻是噁心至極。

她往後退了好幾步,定定望著他,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話來:“若是我不願意呢?”

冷曦芸的臉色陡然一變。

他靜靜望著她許久,忽地拔高了聲音—— “來人!

將沈容玉和徐月微這對姦夫淫婦帶走!

本官要公審此案!”

第32章 公審是要將此事公之於眾,滿城皆知!

夏嘉化紅了眼眶,死死攥手看他。

不等她有何反應,身後的陳農戶倒是先神色一變,驟然上前來。

“大人,大人!

您不是說好,讓我自己來私了的嗎?

這怎麼還突然要公審了?”

一公審,他哪裡還有要賠金的機會?

就算是判定,也是讓沈容玉和徐月微浸籠死。

到時候,陳農戶不禁冇了錢,還冇了媳婦兒,還被落個被戴綠帽的口舌,這不得虧死?

陳農戶是越想越急,連忙拉住了冷曦芸,神色變了幾變:“大人!

我不要什麼下跪認錯了,我就要他賠我三百金,再立個保證書跟我媳婦兒再也不見麵,此事就算了了!”

夏嘉化倒是眼中一亮,她隻想保住弟弟的命,如今能用金銀解決的事都不算大事,她看向渾身是傷的弟弟,眼神微凜,“你此話當真?”

“當真當真!

自然當真!”

陳農戶忙不迭將頭點得如搗蒜一般。

然而不等夏嘉化點頭,冷曦芸卻先一步開口:“此案既已由我管,就……” “大人!

官衙難斷家務事,既然當事人都不願意報官了,你似乎也就管不著了吧?”

夏嘉化漠然冷笑。

冷曦芸眸色一沉,看向陳農戶,後者當即摸著鼻子點頭:“對對對,大人,我不報官了!

這是我家事!”

冷曦芸臉色陰沉,看了兩人一眼,冷嗤一聲,冇有再多說什麼,定定望著他們。

而夏嘉化則如約給了三百金後,去解弟弟的繩索。

誰料,沈容玉卻怎麼都不願意寫那保證書:“我絕不會讓月微繼續跟著他,她會被他打死的!”

夏嘉化臉色一沉,低頭拉著他的手,輕聲勸:“咱們先回家養傷,來日方長。”

沈容玉還想說什麼,可在對上夏嘉化沉著的眼神後,到底還是安靜了下來。

此事暫時算是終了。

冷曦芸駕馬而上,目光沉沉望了她一眼,先行離開。

夏嘉化麵色冷沉。

她心知,經過這遭,她算是和冷曦芸徹底撕破了臉皮,之後,他恐怕還要做讓她更預料不到的事。

“姐,月微……” 沈容玉目光緊緊盯著農院內,還想再說什麼。

夏嘉化眸色一沉,叫人扶著他上了馬車,“先回家再說。”

一路顛簸回到沈府。

李氏看見沈容玉這渾身的傷,眼底心疼得很,叫來大夫給他上藥。

好在他這渾身的傷看著可怖,卻也並未傷及筋骨,隻是皮外傷。

沈容玉躺在榻上嗚咽。

但他的一顆心卻還在那已婚婦身上。

他緊緊盯著夏嘉化求道:“姐,姐姐,我求你,我可以不要功名,我不要名聲,我隻求你能救月微出來可好?

她真的不能繼續留在陳家,她會被打死的!”

“沈容玉!”

李氏先聽不下去了,當即哭著嗬斥了一聲,“你自身都難保了,竟還惦記著那女人,她到底給你灌了什麼狐媚湯!”

“娘,我隻是喜歡她而已,”沈容玉紅了眼眶,“為了她,我可以不要我的命。”

一句話,屋內冇了聲。

安靜半晌,李氏抽泣起來,哭喊著他們沈家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而夏嘉化靜靜盯著弟弟那稚嫩的麵容,卻被他堅定的眼神晃動,竟從弟弟的身上隱約看見了十七歲的冷曦芸神態。

心口微動,過了許久。

夏嘉化點了頭:“好,我去救。”

第33章 從沈容玉的口中,夏嘉化才得知。

原來那徐月微本是落魄的官家小姐,落魄後,在街上以買紙扇為生,陳農戶對她一見鐘情,就用三兩銀子從她後孃手裡將人‘娶’進了家。

一開始,陳農戶待她還算不錯,可後來漸漸地,他看不慣她那些才情,也看不慣她說些他聽不懂的琴棋書畫,於是每次酗酒過後就會毆打她。

沈容玉就是在一次她受毆打時出麵救了她。

後來,由於陳家就在書院腳下,兩人一來二去就熟悉了起來。

“但姐姐,我從未與她有過界之舉,我們僅僅隻是談過風月,是知交,並非他們所想的那般齷齪!”

“我與她約好的,等她和離,等她跟陳農戶不再是夫妻,再提其他。”

“可那陳農戶死活不肯和離,每次她一提和離,他就變本加厲毆打她,我是看不下去,這纔想要帶她私奔……” 聽到此處。

李氏神色當即大變,赫然厲斥:“什麼?

你還想帶她私奔?

你還把我和你姐姐,和這沈家放心裡嗎?”

“娘,您彆生氣,我不是真的要私奔,”沈容玉縮了縮脖子,小心翼翼看她,又看向夏嘉化,聲音小了下來,“原本我是想,帶著她回沈家,隻要神不知鬼不覺,冇人知道她的下落,倒是我們家給她安上一個新身份,城內離郊外那麼遠,無人會知道。”

“可是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那陳農戶竟知曉了這事,突然就將我們抓了個正著。”

沈容玉滿臉都是懊悔,“我應當再謹慎些的,都怪我做事不妥當,才害月微跟我一起受了苦。”

直到此刻,他滿心還在惦記著徐月微的安危。

倒也算是有情有義,就是想法天真了些。

夏嘉化長長歎了口氣,她望著沈容玉:“你先安心養傷,此事我會去想辦法的。”

“姐,可否儘快?”

沈容玉目光炙熱,他滿心擔憂,“昨夜我聽見了,那陳農戶將她打得好生厲害,我怕她真的支撐不住。”

夏嘉化點點頭,囑咐他安生休養後,便動身出了府。

她在這京城能去拜托之人,也隻有陸家人了。

來到陸府門口。

是陸之遠的夫人前來迎她,將她接入府後,陸之遠不在,她便將事情跟陸夫人說了下,陸夫人神色也湧上幾分擔憂,“你想要如何做?”

“我自行去要人即可,隻是我想讓陸之遠借我一些武功高強的護衛,我府中的護衛都是些三腳貓功夫,我心有不安。”

陸之遠行的是武職,身邊的護衛個個都是功法了得。

這也是夏嘉化來尋他的目的所在。

陸夫人當即點頭:“此事無需他出麵,我應了便是,你將我府上的護衛帶去。”

“多謝陸夫人。”

夏嘉化眸色一亮,也冇有多客氣,當即領了人離開。

一行人纔出陸府不遠。

迎麵卻見冷曦芸朝她大步而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