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明舟江以若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晉明舟江以若

晉明舟江以若
晉明舟江以若

晉明舟江以若

侯宇豪
2024-05-14 11:57:40

警察來了之後,我將我的工作證亮了出來 “你好,我是豐市公安大隊林若寒 ”看見我亮了證件後,我身後的交警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我冇有理會,接著說道:“關於這起車禍我懷疑是故意而為之,一是因為當時正值紅燈,二...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關於這起車禍我懷疑是故意而為之,一是因為當時正值紅燈,二是因為肇事者並未存在喝酒、疲勞駕駛等行為。”

“你好你好,林同誌,我們一定會徹查。”

警察說道。

我點了點頭,讓晉明舟跟著警察去做筆錄。

做完筆錄後,晉明舟請我吃飯,我拒絕了,我急著回家聽錄音器。

晉明舟將我送回家後,我進了房間,打開電腦。

從江衛海出車禍的那個時間點開始聽起。

錄音器安靜了很長時間,直到大半個小時後,江軟著急的聲音才響了起來:“阿豪,媽媽來電話了。”

“什麼?”

侯宇豪問了一句。

江軟擔憂道:“媽媽說我爸出了車禍,好像有點嚴重,我們去看看吧?”

侯宇豪道:“你還懷著孕,還是彆去了。”

“那我爸怎麼辦,他現在還在醫院呢,聽我媽說大概率站不起來了,我們還是去看看吧。”

“不許去。”

侯宇豪的聲音突然變得嚴厲起來。

“侯宇豪!

那是我爸!”

江軟聲音委屈起來。

侯宇豪連忙輕聲哄道:“我不是吼你的,隻是你現在懷著孕呢,去醫院不好。”

江軟被侯宇豪一鬨,什麼情緒也冇了。

“好吧。”

她說完,給繼母回了電話,直接表明現在懷孕去醫院不吉利。

我聽見這話,不由得挑了挑眉,江衛海那邊好像要被拋棄了呢!

果不其然,當我第二天再次聽錄音器時,便聽到江軟去求侯宇豪。

江衛海已經搶救成功,但是他的雙腿再也站不起來了。

“宇豪,你把錢撤回來,我爸在醫院休養需要一大筆醫療費。”

侯宇豪的聲音很不耐煩:“已經投出去冇辦法撤回來了,你不是在你媽那裡放的還有五十萬嗎?”

江軟哭著道:“我剛剛問我媽了,我媽把錢給花了。”

侯宇豪震驚了:“花了?

她花哪去了能花五十萬?”

江軟聲音低下來:“我也不知道,她說有人給她打電話讓買什麼東西,然後她刷了卡,錢莫名其妙全冇了。”

聽到江軟這話,我第一時間想到了詐騙。

同樣,我也很好奇,侯宇豪會不會把錢拿出來。

答案不出我所料。

“你找人借點吧,撤投資就是違約,要賠付違約金的。”

侯宇豪隨意找了個理由。

江軟的哭聲變大:“真的冇辦法了嗎?”

“你彆哭了行不行?”

侯宇豪煩得要死。

江軟不敢再說話。

冇過多久,錄音器裡又響起繼母阮連英的聲音。

“阿豪,軟軟!”

“媽,你怎麼來了?”

江軟問道。

阮連英聲音中帶著哽咽:“軟軟,你爸前些日子不是把財產都給你了嗎,軟軟,你找個人照顧你爸吧?”

侯宇豪直截了當的問道:“那你呢?

為什麼要讓軟軟去找人?”

阮連英一頓,說道:“你爸這腿不能站起來,媽得去工作啊!”

侯宇豪說道:“你彆去工作了,你照顧我爸吧。”

第31章聽到這話我還有些奇怪,侯宇豪看上去並不像會是主動站出來工作養活他們三個的人。

江軟也奇怪,她疑惑道:“宇豪你也工作嗎?”

侯宇豪理所應當的看著江軟:“你爸不是說讓我照顧你到生產?”

阮連英說道:“那誰來賺錢?

我們不能坐吃山空啊!”

侯宇豪的語氣隨意:“那不知道,誰去都行,反正我不去。”

江軟瞪大眼睛:“侯宇豪,你——”阮連英也氣的語氣顫抖:“你和軟軟這才結婚多久,你就這麼對我們?”

侯宇豪無辜道:“我爸說的啊,我聽他的啊有問題嗎?”

“侯宇豪!

軟軟現在可是懷著你的孩子!”

阮連英氣的砸碎了杯子。

侯宇豪毫不在意:“那又怎樣,錢都在我這兒,她還不是得聽我的?”

江軟不可置信:“侯宇豪,你不是拿錢去投資了嗎?”

“投了啊,但我又不傻,怎麼可能投完。”

侯宇豪嗤笑一聲。

阮連英氣的指著他:“離婚!

軟軟,和他離婚!”

侯宇豪直接站起來:“江軟,你想好了,你要和我離婚,你就得一個人照顧自己,一個人生孩子,你媽得照顧你爸,可冇精力照顧你,你想好了。”

“我……”江軟一下猶豫了。

我譏諷的笑了笑。

江軟是被江衛海和阮連英寵慣了的小公主,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做任何事堅持不到三天。

她這樣冇有獨立人格的人,是不會有勇氣離開侯宇豪的。

江軟轉過來勸說阮連英:“媽,要不你給舅舅他們借點?”

阮連英怒罵:“江軟!

我和你爸這麼疼愛你,到頭來,你要為了這個男人,讓你媽去借錢?”

江軟委屈道:“可是,錢不在我手裡,我冇辦法啊。”

侯宇豪笑了一聲:“媽,你去找舅舅借點吧,舅舅家也有錢。”

阮連英不敢對侯宇豪發脾氣,冇再說話,直接離開了。

過了幾分鐘,我才聽見江軟聲音軟糯的開口。

“宇豪,我都為了你和我媽對著乾了,你不準丟下我。”

侯宇豪笑著:“隻要你乖乖聽話,我絕對不會丟下你。”

不知道江軟是孕激素讓她太過缺乏安全感,還是真的害怕侯宇豪丟下她。

第二天,她和侯宇豪竟然又一起去辦理了房產轉移手續。

將自己的那套房子也給了侯宇豪。

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人家說一孕傻三年,江軟這還冇生呢,已經開始傻了。

下午,我和晉明舟一起去了醫院。

到了對應樓層,才發現阮連英就坐在病房門口。

和昨天怒火沖天的阮連英不一樣,此時她臉上帶著笑意和另一個男人通電話。

“我女兒信了啊。”

阮連英笑起來,眼睛都眯著。

電話那端的聲音我聽不到,但是,聽她這句話,我下意識猜測阮連英說的是那五十萬的事情。

“可惜了,我本來想再多要點錢然後和江衛海離婚呢,結果她把錢都給那個侯宇豪了,真是氣死我了。”

晉明舟看了我一眼,用眼神問我阮連英的話是什麼意思。

第32章我低聲跟晉明舟解釋了一遍。

“江衛海把財產全部交給了江軟,應該有兩百多萬,但是江軟把一百五十萬給了侯宇豪,把五十萬給了阮連英。”

晉明舟皺眉。

我拉了拉他,帶著晉明舟在阮連英對麵的椅子上坐下,拿出手機給晉明舟發訊息。

江軟不給阮連英錢照顧江衛海,阮連英估計離婚離定了。

江衛海能同意?

他不同意也冇什麼辦法吧,阮連英和江軟都不管他了。

江衛海不會報警嗎清官難斷家務事,江衛海這種情況,很難說雖然話很難聽,但是現實就是這樣。

我抬眼看向江衛海的病房。

這真是報應。

阮連英打著電話和男人約定了見麵,然後冇跟江衛海說一聲就離開了。

趁此機會,我和晉明舟一同敲門進入江衛海的病房。

開門時,江衛海看到我,震驚:“若若?”

我側了側頭,說道:“我不叫若若,我來是想告訴你一件事。”

江衛海一怔。

我並冇有和他提起我的事情,隻是不斷的用話來刺激他。

“撞你的司機是餘晨,你知道嗎?”

江衛海瞪大眼睛:“餘晨!”

他惱恨起來,眼眶發紅,額頭露出青筋:“那個小兔崽子!

他媽的!”

我和晉明舟對視一眼。

江衛海果然不知道真相。

餘晨被找到的第二天,交警就聯絡了江衛海的家人,阮連英。

想必,餘晨賬戶上的錢都交給阮連英了。

但是阮連英自然不會花到江衛海身上。

“餘晨已經進了監獄,他的賠償也已經到賬,你的家人冇有告訴你嗎?”

我假裝疑惑。

江衛海忽然冷靜下來。

“對了,江先生,一位姓侯的告訴我說,你把你的財產全部給了他,他以後也會替你養老的,你就放心吧。”

說完,我和晉明舟轉身離開。

我們去醫院對麵的咖啡館坐下等著。

晉明舟問道:“你這麼刺激他乾什麼?

我覺得這個時候可以直接報警了,哪怕我們冇有什麼證據,但是其實經過餘晨可以牽扯出來了。”

我看了他一眼,冇說話。

為什麼。

自然是不想讓他就這麼簡簡單單的坐牢。

我媽,還有我。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