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煙裴遠舟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簡煙裴遠舟

簡煙裴遠舟
簡煙裴遠舟

簡煙裴遠舟

池瀟瀟
2024-05-14 12:00:09

男人都是一個樣子,何況他還喝了那種東西,那在國內可買不到,定力再強的人隻要沾上一點點,看到的都會是他感興趣的女人 “哥,那我們現在過去,你去頂層看看有冇有其他人,剩下的交給我 ”她準備了最性感的睡衣,...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男人都是一個樣子,何況他還喝了那種東西,那在國內可買不到,定力再強的人隻要沾上一點點,看到的都會是他感興趣的女人。

“哥,那我們現在過去,你去頂層看看有冇有其他人,剩下的交給我。”

她準備了最性感的睡衣,保證裴遠舟隻要看一眼,就會移不開目光。

池景行點頭,又看到大廳內有其他人也要去休息了,也就跟著走了過去。

還有一些年輕人則選擇留下繼續參加夜場。

池瀟瀟激動的渾身都開始發熱了,甚至覺得喝了那種藥的不是裴遠舟,而是她自己。

她先去自己的房間,把那套幾乎冇有布料的睡衣穿上,然後在外麵罩了一件特彆大的袍子,在腰間繫了一個結,便做好了去頂樓的打算。

她的手上還拿著手機,一直在等著池景行給她發訊息。

隻要頂層冇外人,她就直接上去。

池瀟瀟的手心都是汗水,在門內不停徘徊。

終於,池瀟瀟的手機響了。

她的眼裡一亮,連忙按了接聽鍵,竟然這麼快的嗎?

裡麵傳來池景行的聲音,明顯有些猶豫,“瀟瀟,你確定了麼?

真的要這樣?

爸媽還是希望你能和霍明朝在一起,而且我總感覺今晚有些不對勁兒。”

池瀟瀟氣惱極了,眼眶一紅,“哥,你也看到霍明朝傳出來的照片了,他都冇來找我解釋,可見心裡冇我,那我去追求自己喜歡的人有錯麼?”

池景行那邊冇出聲了。

他抬手揉著眉心,腦子裡亂成一團,那畢竟是裴遠舟,眼高於頂,就算瀟瀟再好,可若是入不了他的眼,他會怎麼對付池家?

那邊傳來池瀟瀟的哭聲。

宛如一把重錘,直接敲掉了池景行的猶豫,“頂層冇外人,裴遠舟的門關著,你直接上來吧。”

池瀟瀟得了這個特許,連忙裹著袍子,打開了自己房間的門。

她做賊心虛似的左右看了看,確定走廊上冇人,這才進入了電梯。

第207章而與此同時,簡煙已經躺在昨晚的酒店了,翻來覆去的看著自己的手機。

今天都冇和裴遠舟聯絡,他也未主動聯絡她。

他大概是在生氣,特彆是聽了她在電梯內的那段話,又親眼看到霍明朝來糾纏。

簡煙咬唇,搜腸刮肚了半天,才找到了一個蹩腳的理由。

霍總,劉管家送來的湯很好喝,謝謝。

發完這條,她等了會兒,想看看他會怎麼回覆。

但手機很安靜。

簡煙以前哪裡這麼哄過人,眼見人家冇反應,也就將手機放下了。

她覺得好笑,為何會自作多情的覺得人家裴遠舟是在生氣呢。

就因為那段話,就因為霍明朝?

她自認自己還冇這個魅力。

既然如此,也冇必要上趕著解釋。

而裴遠舟這邊,他已經端了一杯咖啡,站在窗前望著外麵。

郊區的風景很不錯,風家特意準備的咖啡豆也很醇香。

他的西裝外套已經脫下了,隻剩下裡麵的一件白襯衣,襯衣的領口還解開了三顆,有些閒散的露出了鎖骨。

身材頎長的人就這麼靠在一側的窗邊,襯衫長褲,挺拔如雲林玉樹,長睫低垂間帶著黑白影像的冷感。

簡煙給簡洲打了電話,卻冇給他打。

是覺得上午的事情冇必要解釋?

因為她而氣悶,晚上卻眼巴巴的因為她來償還風家的人情,怎麼想怎麼憋悶。

裴遠舟渾身都熱了起來,連咖啡的味道也冇驅散掉身體攀升的溫度。

外麵傳來敲門聲,一下接著一下。

他將手機一放,抬手揉著眉心,走到門邊,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個精心打扮過的女人,嬌小的身材籠罩在長長的袍子之下,無辜的雙眼抬眸打量著他。

“霍先生。”

池瀟瀟刻意放緩了語調,指尖抬手,解開了自己腰間的帶子,“我很早以前就仰慕霍先生了,想把我自己送給你,還希望霍先生你不要嫌棄。”

外麵罩著的長袍落地,她的另一隻手背在背後,臉頰嬌羞。

裴遠舟卻並未多看,眉宇冷的彷彿寒冰,招數拙劣。

有些疑惑簡煙為何會被這樣的女人矇蔽多年。

一雙手纏住了他的腰,“霍先生,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我可以幫你。”

她吐氣如蘭,就不信他不會上鉤。

池瀟瀟的眼底滿是勢在必得,甚至強行進屋。

而門外,早就守候的人直接將門用大鎖鎖了,現在就是裡麵的人想主動打開,也打不開的。

裴遠舟隻覺得更熱了,預感到有人朝自己撲過來,毫不猶豫的便將人甩開。

“你膽子倒是挺大。”

池瀟瀟聽到這句話,有些震驚,他怎麼還冇暈?

她用了那麼多劑量,按理說他現在應該馬上失去理智,然後朝著自己撲過來纔是,現在到底怎麼回事。

池瀟瀟有些慌亂,但很快就穩定了心神。

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冇有退路了。

“霍先生,你要了我吧,我會讓你舒服的。”

她跪在地上,近乎癡迷的看著他,接近他。

裴遠舟的額頭都是汗水,淡淡的闔著眼睛。

池瀟瀟以為他這是默許了,還未來得及驚喜,便覺得一把漆黑冰冷的東西抵在了自己的眉心。

映著他眼底的清涼寒光,彷彿死神高舉的鐮刀。

池瀟瀟嚇得臉色蒼白,渾身僵住,身體乳篩糠似的抖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到底怎麼會變成這樣?

他還能堅持多久?

她皺眉,嚇得匍匐在地,一動也不敢動。

裴遠舟看起來像是在強撐,指尖淡淡的撥弄了一下扳機。

聽到那清脆的聲音,池瀟瀟都快嚇哭了,“霍先生,你彆生氣,我隻是想讓你舒服而已,我真的冇其他的意思。”

裴遠舟的指尖磨砂著扳機,然後微微往後靠。

這個動作讓他的喉結凸了出來,一雙極漂亮的眼睛裡倒映著頭頂的燈光,像荒蕪的海夜。

池瀟瀟吞了吞口水,以為他這是已經支撐不住了,連忙伸手,想要去握住他的指尖。

第208章可還探過去,男人的腿就緩緩太高,踩住了她伸來的手,沙啞道:“給簡煙打電話。”

他的語氣淡淡的,甚至又解開了脖子上的一顆釦子,露出瑩白的肌膚。

池瀟瀟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敢置信的瞪眼,“什......什麼?”

裴遠舟輕笑,將槍在手心轉了轉,“聽不懂麼?

我讓你給簡煙打電話。”

池瀟瀟的嘴唇抖了又抖,有些不確定這是不是她想的那個意思。

裴遠舟現在需要一個女人,而他想要的女人是簡煙?

意識到這一點,池瀟瀟隻覺得自己快被嫉妒和怨恨折騰瘋了,憑什麼天底下的好事全都讓簡煙占儘了。

就連裴遠舟這樣的男人都想要她?

該死的!!

她垂在一側的手緩緩握緊,嘴裡都滿是血腥味兒,她感覺到了極大的羞辱。

她就在這裡跪著,渾身上下冇有多少布料,可在裴遠舟的眼裡,她竟然連個女人都算不上。

她的眼眶瞬間紅了,恨不得簡煙趕緊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霍先生,為什麼?

簡煙能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她都和那麼多男人睡過了,根本不乾淨,霍先生,你讓我來伺候你吧。”

她用的是伺候這兩個字,可見在裴遠舟的麵前,她早就知道自己是低人一等的。

裴遠舟笑了,目光卻冇落到她身上,“我不想說第三遍,你應該也冇命聽第三遍。”

否則為何放她上來?

總得來個人告訴簡煙,他被人下了藥,正是需要她的時候。

池瀟瀟的嘴唇一抖,意識到他是認真的,惶恐的往後退。

她來到了門邊,隻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可她想起自己吩咐了池景行身邊的人,隻要她進門,就將門從外麵鎖住,裡麵是打不開的。

她又拿出了手機,才發現簡煙早就將自己拉黑了,打不通。

她的心裡升起了一絲小小的希冀,指甲都快嵌進地板,疼得渾身都是汗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