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伶顧程帆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何清伶顧程帆

何清伶顧程帆
何清伶顧程帆

何清伶顧程帆

顧阮東
2024-05-14 11:58:34

他和顧阮東雖然年齡相仿,但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不管是他還是顧程帆或者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最多就是少年人之間的打打鬨鬨,身上充滿了少年氣 但顧阮東則完全不是,他身上不單單是桀驁不馴的氣質,還有一種淩駕於年...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放心,你瘦成這樣一折就斷,不敢碰。”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何清伶不知該生氣,還是該慶幸,氣呼呼躺在床的裡側。

第105章:去醫院看看吧床的擺放位置也調整過,一側緊靠著牆壁,這樣讓她稍有安全感。

這會兒躺著,顧程帆在外,她在裡,她寬心不少。

“你跟周銘在談戀愛?”

他忽然問,剛纔在馬路邊上看她笑得開心跟人家再見。

何清伶冇回答,想著這是什麼傻問題?

她要是跟周銘談戀愛了,現在能跟他這麼躺著?

算怎麼回事。

“彆人問你問題要回答。”

他自己傻,但還霸道上了,雙手握著她的雙手把她固定住,目光灼灼看著她。

“你覺得是就是。”

何清伶淡淡回覆,態度能氣死人。

“你就是欺負我現在不敢碰你是不是?”

他收緊手臂,他的雙掌是剛勁有力的,何清伶的是柔弱無骨,被他使勁握了一下,就有點疼,想伸手打他又動不了,氣憤道:“你有什麼毛病,管得著我嗎?”

顧程帆想管啊,此刻就想狠狠管管她,但是呢,看她現在這副鬼樣子,一碰就會碎了一樣,隻剩下心疼了。

“你就欺負我吧,閉眼睡覺。”

還能怎麼辦,讓著唄。

有他在身邊,那種恐懼感倒是少了一些,但是依舊睡不著。

顧程帆剛從國外回來,倒時差,也是睡不著。

兩人都微不可察地歎了口氣。

“這次去總部,主要是安排Jane的工作,我儘量安排她以後不再回國。”

他忽然開口提溫簡。

“哦。”

“聽瀾,抱歉!

我還無法與Jane切斷一切聯絡。

她也是卓遠科技的創始人,不論是合作夥伴還是朋友,她都很合格。

我知道你們之間有不可調和的矛盾,我也尊重你的選擇,以後也會杜絕與她的任何私人來往。”

這次回總部這麼長時間,就是去重新部署溫簡的工作,以後不會再回國內的公司。

這是他能想到最折中的辦法。

坦誠說,這麼多年來,溫簡確實是他事業上最好的合作夥伴,他很難因為個人原因而把她趕出公司,他的品行以及行事原則,也不容許他這麼做。

“明白,你冇必要跟我解釋這些。”

何清伶現在已經釋然很多,在溫簡的問題上,更加勇於麵對,而不是躲避。

兩人後麵又斷斷續續聊了一些近況,何清伶竟然睡著了,雖然時間不長,但這是最近她睡得最沉的一次。

顧程帆見她睡著了,便把房間的燈關了,自己躺了一會兒也睡著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忽然驚醒,一模身旁的位置,空空蕩蕩的。

客廳似有微弱的聲音傳來,他急忙起身出去。

空蕩蕩的客廳裡,就見何清伶一個人站在窗戶旁,麵對窗外對麵的樓房,即便隻是背影,也能感受她此時在驚恐的狀態之中,空蕩蕩的睡裙都在抖動。

顧程帆想出聲叫她,但又深知,他現在如果突然出聲,會更嚇著她。

正想著如何過去時,何清伶忽然回頭看他,表情緊張而驚恐,指著對麵的樓的樓頂,厲著嗓子喊:“他要跳樓,他要跳樓...”顧程帆快步走過去,往她指的對麵的樓頂看,空無一人。

但何清伶的表情又不像是在撒謊或者惡作劇,顧程帆隻感覺後背發涼。

“你看對麵的樓頂啊,他就站在那裡,要跳下來。

你看啊,很容易看見的,對麵樓一盞燈都冇有,黑漆漆的一片,就他的身後有一盞小燈。

你快去救他,快去啊。”

何清伶緊緊拽著顧程帆的手,驚慌,恐懼,著急。

對麵樓一盞燈都冇有?

雖然已經是深夜了,但是對麵那棟樓有不少房間還開著燈,很亮。

“聽瀾,聽瀾..”顧程帆想她是不是在夢遊,所以輕輕拍了拍她的臉,叫她的名字,如果再不醒,隻能強製帶她回房睡覺了。

“你打我做什麼,你快去救他啊....那是我爸爸,那是我爸爸,他要跳樓。”

說著,說著,何清伶忽然停住,好像瞬間清醒了一樣,定定看著眼前的顧程帆。

爸爸?

原來是爸爸。

可爸爸早就死了,她忽然意識到剛纔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覺,再定睛看向對麵的樓,樓頂哪裡有人?

很多窗戶也都開著燈,並不是黑壓壓的一片。

“對不起,做夢了我。”

她鎮定地看著顧程帆,鎮定地去旁邊找水喝。

顧程帆一直看著她,感覺她並非是做夢,太鎮定了。

重新回房間時,他這次不握著她的雙手,改為把她摟在懷裡,一句話都不說,就是輕輕拍著她的後背讓她安神。

都不說話,沉浸在各自的情緒裡。

何清伶就想,原來是爸爸啊,那個最近常常在她夢境裡出現的人是爸爸啊。

從爸爸去世之後,她就從未夢到過爸爸。

她以前聽說,去世的人,如果想你了,會來你的夢中見你的。

但是爸爸從來冇來過,她那時候就想,或許爸爸隻想溫簡,會去溫簡的夢裡吧。

確切地說,也不是出現在她的夢境裡,而是出現在她的幻覺裡,之前是一團模模糊糊的影子,直到今晚纔有具體的影像。

後來,她自然是睡不著了,就熬啊熬,終於熬到天亮,可以起床了。

兩人對昨晚發生的事情都緘口不提,顧程帆給她做了簡單的早餐,兩人吃完出門去上班。

何清伶自然朝地鐵的方向走,顧程帆抓住她的手,指了指馬路對麵的車:“我送你。”

“你把車停哪了?”

“嗯。”

如何清伶所料,他的車被貼了條,旁邊還有一個地樁把車給攔住開不走。

“這裡不讓停車。”

何清伶隻差冇損他是不是二貨了。

顧程帆昨天原本隻是想看她一眼就走,所以隨便停的,後來又忘了了,隻好留下自己的聯絡方式貼在車窗上,等人聯絡他。

陪何清伶去坐地鐵。

早高峰,地鐵擁擠不堪,顧程帆有身高的優勢,像以前那樣,把何清伶妥妥地護在胸前的方寸之地,自己站背後替她擋去所有推擠。

何清伶站著看地鐵窗外一掠而過的廣告牌愣神,每次進入隧道時,她便會不自覺地閉眼不敢往外看。

許是整個人都是緊繃的,顧程帆一手攬著她的肩膀,把她轉了個方向,麵對自己。

“我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不避諱,很自然地說。

第106章:榨乾他彆手軟“去看過了,隻是輕微的抑鬱症。”

她很冷靜地撒了一個謊。

顧程帆因為從來冇有瞭解過相關的資訊,看她如此平靜,便相信了一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