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故遙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歸故遙

歸故遙
歸故遙

歸故遙

長衿酹江月
2024-05-14 18:59:27

“原來神也會被人遺棄。” “我的神祠早已被毀,如今已無人祭祀。” “若世人不記得相裡先生,我便隻做個凡人。從塵土中生,死後亦歸塵土。” “我夢見雲消散在海裡,海水倒流迴天上,這就是仙人所說的,天下大厄嗎?” “儘管前路渺茫,我仍願儘力一試。”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正月十六日夜,狂風攬樹,陰雲蔽月。本該持續幾日的燈會也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早早散去,本該燈火通明的京城也隻剩零星光點。

夜色略顯可怖,京畿的田壟上立著位少年,他頭戴鬥笠,遮去了半張臉,看不清容顏。少年遙遙望向的一戶農家,隻見陣陣陰風捲起屋上茅草,掠過田野與樹梢,這風邪氣得很,似是要將竹草都吹折。

“原來是隻餓死鬼......”江照臨在心中歎道,便徑直朝著那燈火微弱的人家走去。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過後,隻聽得屋內人發問:“誰啊?”

門外的少年開口道:“過路之人,可否借個宿?”

前來開門的是箇中年男人,他見少年眉眼淩厲,像是個江湖中人,不敢開罪了他。男人略縣緊張地問道:“這位......少俠?不知如何稱呼?”

少年神情冷淡,卻又不失禮貌地回道:“姓江,您叫我照臨就好。”

有個才半人高的小女娃扒在門邊,好奇地打量這位不速之客。他隻穿著一身靛青圓領袍,一手持著劍,又或許是刀。刀鞘上的花紋精緻而繁複,還鑲著紫色的寶石,看上去便是極貴的。隻是他那衣袖上還沾染了些許未乾的血跡,空氣中也瀰漫著淡淡的血腥氣息。

屋內的男子猶豫再三,才道:“快下雨了,還請先進來吧。”

江照臨道了聲謝,便緊跟著進門去了。

主屋算不上寬敞,僅兩間臥房,恰住得下一家三口。這一戶人家姓池,家中隻有一個小女兒,喚作池微。

少年盯著那佈滿裂痕的土牆,而那邪祟早已藏在房梁之上,隱匿了蹤跡。

婦人蹲下身來,輕聲哄著孩子:“今夜讓這個哥哥睡你的房間,小鳶兒跟爹孃一起睡好不好?”

池微皺起眉頭,不太情願地回道:“可是——爹爹夜裡會打呼啊。”

聽了女兒的話,池父遂轉頭看向少年,尷尬地笑了笑。

“不必這般麻煩,如此湊合一夜就行。”江照臨摘下鬥笠,自顧自地在門後坐下。他本就冇打算多待,收了這邪祟便離去。

屋內的燈火熄了,淒厲的風聲被淅淅瀝瀝的雨聲掩去。

“是你自己離開——還是讓我親自請你走?”

池微躡手躡腳起身,輕輕把房門扒開一個小縫,隻見那個少年抱劍而立,衣袖上的血跡仍未乾涸。他對著空蕩蕩的堂屋,不知在說些什麼。

察覺到暗處投來的目光,江照臨遂開口道:“偷窺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池微從房間走了出來,小心翼翼地開口:“你在和誰說話?”

江照臨斜眼看著那個半人高的小娃娃,敷衍道:“冇誰,你聽錯了。”

她指著少年那被鮮血染紅的衣袖,道:“你的手,還在流血。”

江照臨道:“不用管,正好引那東西出來。”

“什麼東西?”

少年突然俯下身,湊在她耳邊,輕聲道:“鬼。你怕不怕?”他似乎喜歡這樣嚇唬小孩,也好讓她快些回房去,莫妨礙他辦正事。池微被嚇得後仰,卻不是被鬼嚇的,是被他嚇的。

江照臨又笑道:“你再不睡覺,就讓它把你吃了。”

“可是......我餓了。”池微攥著拳頭,聲音有些發顫。

少年眉頭微蹙,背過身去,耐著性子勸道:“勸你最好不要現在拿吃的。畢竟,那剛好是隻——餓死鬼。”

隻是那孩子似乎一個字也冇聽進去,反而踩著凳子去夠掛在房梁上的籃子。

她又扯著少年的袖子,指著掛在高處的籃子,懇求道:“哥哥,能不能幫幫我?”

江照臨有些惱,暗自罵了句:你也是個餓死鬼。算了,吃就吃吧,反正坑的又不是我爹。

池微有些愣神,那瘦得跟雞仔似的身軀被少年一把抱起,高舉在籃子前。

江照臨問:“夠得到嗎?”

池微捧著食盒,轉過頭對他笑道:“拿到了。”

她把食盒推到少年麵前,笑問:“我娘做的糕餅可好吃了,你要嚐嚐嗎?”

簡陋的竹編食盒中陳放著各式糕點,米糕,豆糕,栗子糕......手藝並不比汴京城中售賣的糕餅遜色。

堂屋內瀰漫著淡淡的豆香,另一間屋子時不時傳來斷斷續續的鼾聲。黏膩的水滴從房頂上“啪嗒啪嗒”地墜落下來,直直砸在熟睡男子的印堂上。原是房梁上懸著隻餓死鬼,口中垂涎,唾液如屋漏的雨水,浸濕了池良的額發。

少年立在一根柱子麵前,以指作筆,以血為墨,劍指懸空畫著符文。有淡淡的光芒隱入柱子中。

“成了。”江照臨舒了口氣,如此一來,這房子便不會再沾染邪祟了。他本要去拿放在桌上的刀,卻摸了個空。轉頭一看,那小孩正枕著他的刀,伏在桌子上睡著了。

江照臨忍不住罵了聲:“死小孩。”

“江少俠。”池良是這時候推門出來的,他還邊打著哈欠,邊擦著額頭上的水漬。

如芒草般乾枯的長髮從池良身後垂下,那隻餓死鬼就扒在門框上,死死盯著他。黑影遮罩了他半身,池良卻絲毫未察覺,反而睏倦地問道:“我眼神不太好,可否請你幫我看看,我這屋是哪裡漏雨了?”

“並非漏雨。”少年望向他身後的鬼影,已經悄然從身後掏出了一張符籙。

“隻是鬨鬼了。”

池良冇注意到身後的異常,反倒長舒了一口氣:“嚇死我了,還以為屋頂又壞了呢。天色還早,我繼續睡去了。”

又是“碰”的一聲,臥房的門重重關上了,門上那寫著“出入平安”的桃符還搖搖欲墜。

江照臨不禁腹誹:看來眼神是真不好使。本以為是千鈞一髮之際,卻不曾想他如此心大。少年轉而看向房梁上的那隻餓鬼,“先前給過你機會,如今,也莫怪我了。”說罷,他便將手中符籙扔了出去,符紙在接觸它皮膚的瞬間灼燒起來,餓鬼低吼著向他撲過來,少年直接抽刀利落地斬下了它的頭顱。

幾縷晨光透過窗縫照了進來,鬼身接觸到陽光,頃刻灰飛煙滅。

江照臨收刀入鞘,意欲離開,轉頭卻對上了女孩驚愕的眼神。

“你都看到了什麼?”他沉聲質問,眼中多出幾分淩厲之色。

“你。”池微顫抖著抬起手,指著他的身後已經消散的痕跡,“還有它。”

真見了鬼,怕是要給她留下許多年的陰影了。江照臨歎了口氣,伸出手指,輕點一下她的額頭,小聲安慰:“冇事了,睡吧。”

女孩緩緩合上眼,少年伸手扶住她倒下的頭,讓她伏在桌上,沉沉睡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