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前,20年後的我發來簡訊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高考前,20年後的我發來簡訊

高考前,20年後的我發來簡訊
高考前,20年後的我發來簡訊

高考前,20年後的我發來簡訊

木子心
2024-05-14 18:59:59

高考來臨前的一個月,陳宇的手機忽然收到十幾條詭異資訊,對方的賬號頭像、名字,乃至賬號數字,竟然都和他自己的一模一樣。 並且,對方自稱是20年後的陳宇,身患絕症,命不久矣…………看著這些資訊,陳宇表示:現在的騙子太蠢了。 我要戳穿他!(推薦本人完結作品《重生2003》、《返回2006》、《返回1998》等。)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暹羅,曼穀。

臥佛寺。

作為曼穀著名景點之一,很多來曼穀的遊客,都會來這裡遊玩,見識一下臥佛寺那長46米、高15米的巨大臥佛雕像。

當然,作為一個著名景點,臥佛寺的看點,自然不隻有臥佛,這裡還有彩色壁畫,壁畫中,繪有400多幅佛像。

這個上午,此時此刻,來曼穀遊玩的稻盛次郎和櫻子,就在觀看壁畫上的一幅幅彩色佛像。

壁畫前的遊客不少。

櫻子饒有興趣地盯著壁畫上的佛像,看得很認真,而稻盛次郎則明顯有點心不在焉,他在走神。

昨晚他和櫻子在酒吧看拳賽的時候,親眼目睹拳手拉賈變身,以及兩拳打爆對手巴隆的腦袋,最後他還看見拉賈的尾巴……

這一切對稻盛次郎的精神衝擊極大。

因為在來曼穀的飛機上,他剛剛夢到自己也能那樣變身,結果呢?他來到曼穀的第一天晚上,就親眼看見現實中,真有人能像他夢裡一樣變身。

他心裡很疑惑。

而昨晚從酒吧回到酒店之後,淩晨的時候,他又做了一個夢。

夢中,他在米國留學的時候,某天晚上在酒吧裡喝醉了,醒來後,發現自己竟然被抓到一間密室中。

被人強行注入某種藥劑,他以為自己要死了,很絕望,最終卻發現自己不僅冇死,還有了一身誇張的肌肉,以及牛尾巴。

就連手腳,也能在他的意識控製下,變成牛蹄。

之後,又有人來強行給他注入另一種藥劑。

並恭喜他——成為基因戰士。

還冇等他感到喜悅,剛剛給他注入另一種藥劑的白大褂男子就告訴他——剛剛給他注入的是一種必須要定期服用解藥的毒藥。

而他如果想要定期拿到那種解藥,就必須要聽命於瓊斯博士。

那個夢有點長,其中前半段,他都是囚徒似的,被關在一間密室中。

直到他向看守他的人說——他有重要事情向瓊斯博士彙報。

他被帶去見到瓊斯博士。

夢裡,他自曝身份,說自己是稻盛義一的兒子,努力說服瓊斯博士允許他回島國,在島國替瓊斯博士發展基因戰士。

瓊斯博士竟然真的被他說服了,允許他回島國,並承諾會定期給他輸送基因藥劑。

夢裡,他回到島國後,第一時間就動用自家的能量,研究他體內的毒,令他驚喜的訊息很快就傳來了,

——瓊斯博士控製他的那種毒,真的被解開了。

……

臥佛寺的壁畫前,稻盛次郎皺眉回憶著自己昨晚夢裡的內容,理智告訴他——那個夢很荒誕,不應該花心思去琢磨。

可他又隱隱覺得那個夢,似乎不僅僅是一個夢。

因為這個夢的內容,和他昨天來曼穀的飛機上,所做的那個夢,是相關的。

而飛機上,他夢見的內容,昨晚在曼穀的酒吧裡,他已經親眼目睹一個名叫拉賈的拳手,和他夢境裡一樣,能變身。

結合他昨晚夢到的內容——那個拉賈的變身,應該就是蠻牛基因藥劑的作用。

瓊斯?

陳宇?

基因戰士?

機器人?擎天柱?

稻盛次郎眼睛看著麵前的彩色壁畫,腦中想的卻全是夢境裡的內容。

作為一個島國人,他是信奉神靈的。

也因此,他知道這個世界上,一直存在著某些先知,或者說預言家。

如果他昨晚冇在那個酒吧,正好看見那個拳手現場變身,而且變身的樣子,和他夢境裡的一模一樣,稻盛次郎不會多想那個夢。

到夢境和酒吧拳手現場變身的事,結合在一起,就讓他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像一些先知、預言家一樣,預見了未來的某些畫麵。

“稻盛君!你看這個人,像不像你呀?嘻嘻。”

身旁的櫻子忽然指著壁畫上的一幅佛像,開心地問稻盛次郎。

稻盛次郎的思路被打斷,目光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都冇看清她指的到底是哪個佛像,就隨口笑道:“是挺像的!”

櫻子一怔,隨即哈哈大笑,笑彎了腰。

稻盛次郎被她笑得一頭霧水,下意識皺眉看向她剛剛指的方向,結果卻看見壁畫中幾個冇穿衣服的小孩。

稻盛次郎:“???”

這下他算是知道櫻子為什麼笑得這麼誇張了。

……

中午和櫻子在一家餐館吃飯的時候,稻盛次郎還是心不在焉,他一邊吃著,一邊用手機搜尋瓊斯和陳宇。

搜出來很多結果。

但網上名字叫瓊斯的人,太多了,冇有一個是他夢到的那個瓊斯。

而名叫陳宇的人,也不少。

稻盛次郎想了想,在陳宇名字前麵又加了兩個字“華夏”。

如此一來,他總算搜到他夢境裡出現過的陳宇資料。

和他夢境裡大不相同的是——他此時在網上搜尋到的陳宇資料,隻是華夏那邊某醫藥公司的創始人,不算很有名,財富值在華夏似乎也排不上多高的名次。

而他夢見的陳宇,則是世界首富。

相差太多了。

但,看著手機搜到的陳宇照片,稻盛次郎的瞳孔卻忍不住一陣收縮。

“稻盛君?稻盛君?”

坐他對麵的櫻子連喚他兩聲,纔將稻盛次郎的注意力拉回現實。

“怎麼了?櫻子?”

稻盛次郎有點疑惑地看著她。

櫻子皺眉看著他,“稻盛君,你今天是怎麼了?從早上見麵開始,你就注意力不集中,老是走神,你是覺得和我來曼穀遊玩,很冇意思嗎?如果真是這樣,那咱們明天就回米國吧!”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她這樣抱怨,身為男人的稻盛次郎,肯定會向她道歉,求她原諒。

但,滿腦子想著求證某些事的稻盛次郎,此時聽見她主動提議結束這次的旅行,他微微遲疑,竟然點頭了。

他竟然點頭了?

櫻子錯愕地看著他。

稻盛次郎微微欠身,“抱歉,那就明天回米國吧!”

櫻子表情錯愕,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竟然同意了?

他什麼意思?他在承認跟我來曼穀遊玩,真的很冇意思嗎?

就算這是真的,他又怎麼好意思承認呢?

錯愕好幾秒鐘,饒是她的好脾氣,也忍不住霍然起身,憤然離去。

太傷她的自尊了。

稻盛次郎看著她憤然離去的背影,嘴巴張了張,想挽留,但急於求證某些事的他,最終還是什麼也冇說,任由她離去。

於他來說,如果能儘快證實某些事,那就能確定他稻盛次郎是不是真的有了先知的能力。

而如果他真的有先知的能力,那……他稻盛次郎將能做多少事?

……

與此同時。

米國。

梅隆財團投資興建的地下基因研究中心。

一間會議室中。

十幾名白大褂先後來到會議室,彼此隨意地打著招呼,各自尋了個座位坐下,包括瓊斯。

片刻後,這研究中心的負責人亨利,也穿著一身白大褂,沉著臉大步走進這會議室。

來到長條形會議桌的主位,亨利臉色難看地緩緩掃視會議室中的眾人,隨著他的目光掃視,會議室內漸漸安靜下來。

有人表情無所謂,有人表情疑惑,也有人表情沉肅。

目光掃視完一圈會議室內所有人,亨利用拳頭敲了敲桌麵,沉聲道:“剛剛梅隆先生在視頻通話中,質問我,新聞上那個暹羅拳手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遠在亞洲的暹羅拳手,能和我們的蠻牛基因戰士一樣變身?梅隆先生很想知道原因!我也很想知道原因!各位!你們誰能告訴我原因嗎?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亨利顯得很憤怒。

這個時空中的這個地下基因研究中心,最近剛剛纔研究成功蠻牛基因的基因戰士。

他們背後的梅隆先生,本來很高興,已經承諾會獎勵他們。

結果呢?

啥獎勵還冇等來,反而先等來梅隆先生的憤怒問責。

令亨利倍感憋屈的是——麵對梅隆先生的問責,他卻無言以對,冇法解釋。

今天國際新聞上,報道的那個能變身、有尾巴的暹羅拳手,怎麼看都像是他們的蠻牛基因戰士。

那個暹羅拳手的存在,已經說明他們最近剛剛研究成功的蠻牛基因藥劑泄露出去了。

這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亨利無法抵賴。

但亨利卻很清楚,自己絕對冇有對外泄露蠻牛基因藥劑。

那麼,問題來了,不是他亨利泄露的,那是誰泄露的?

他不覺得這是巧合,他現在嚴重懷疑這間會議室裡的其他人,懷疑他們中的某個,泄露了基因藥劑。

這件事,令亨利非常憤怒。

因為他最近一直在暢想自己升職加薪呢!

卻在這個關鍵時期,出了這麼大的紕漏,梅隆先生不撤他的職,就算不錯了,還想升職加薪?

會議室內。

麵對亨利的憤怒質問,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聳肩攤手;有人歎息一聲;有人低聲咒罵——“謝特!”

身為這研究中心副手之一的瓊斯,皺眉若有所思。

“到底是誰泄露的?自己站出來!”

亨利拍桌子發火,充滿怒火的雙眼掃視著每一個人,試圖找出心裡有鬼、表情不自然的某個人。

結果,任他怎麼看,大家的表情都很自然。

亨利連問幾遍,都冇人站出來為藥劑泄露一事負責。

瓊斯忽然輕咳一聲,將大家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是你嗎?瓊斯?”

亨利憤怒的目光投向瓊斯,瓊斯攤開雙手,微微搖頭,笑道:“亨利,不是我!我隻是想說,既然冇人站出來承認,那我們何不儘快將那個暹羅拳手抓來?我想,隻要把那個暹羅拳手抓過來,好好拷問一番,事情的真相,自然會顯露出來,那樣的話,也不會冤枉誰,你覺得呢?”

亨利眼神一動,意動了。

會議室裡,很快就響起幾人的附和聲。

“不錯!瓊斯的提議,我同意!”

“我也同意!”

“是個好主意!”

“我覺得我們可以多派一些基因戰士過去,應該能抓住那個暹羅拳手。”

……

在大家的附和聲中,亨利微微點頭,“瓊斯,你的提議很好,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負責,你接受嗎?”

瓊斯微笑點頭,微微欠身,“樂意為您效勞!”

這場會議開到這裡,總算是散場了。

瓊斯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的助手傑西卡,正在埋頭工作。

瓊斯的腳步在她麵前停下,傑西卡疑惑抬頭,看向他,“瓊斯?你有什麼事嗎?”

瓊斯眉頭緊皺,若有所思地說:“傑西卡,我覺得我們的計劃要調整一下。”

傑西卡更疑惑了,“瓊斯,你想怎麼調整?”

瓊斯壓低聲音:“新聞上那個暹羅拳手的事,你知道了吧?”

傑西卡微微點頭,眼神還是疑惑,“聽說了,怎麼了?”

瓊斯左邊嘴角微微一揚,冷笑道:“這個暹羅拳手的新聞,給了我靈感,我覺得,我們或許暫時不用冒險奪權,亨利那個蠢貨剛剛已經授權給我,讓我負責抓捕那個暹羅拳手,我覺得我們可以趁這個機會演一場戲。”

傑西卡不解,“你想演什麼戲?”

瓊斯含笑的眼神看著她,輕聲說:“抓捕那個暹羅拳手的同時,製造更多的暹羅基因戰士,讓這些人在外麵四處作亂,讓梅隆先生對亨利那個蠢貨更加失望,直到憤怒的梅隆先生,撤掉亨利的職務,而我?則趁勢光明正大地掌控整個研究中心,到那時,我們不僅不用頂著背叛的罵名,還能從梅隆財團獲得源源不斷的資金和資源支援,到時候,我們一樣能乾我們的大事,你覺得這個主意怎麼樣?”

傑西卡眼睛亮了起來。

欽佩地看著瓊斯,“瓊斯,你這個計劃更完美了,就這麼乾吧!”

瓊斯嘿嘿一笑,點點頭。

……

次日。

瓊斯派出的十幾名基因戰士,以普通人的身份,紛紛登上飛往暹羅的飛機。

同一日。

曼穀,櫻子獨自登上飛往米國的客機,她昨晚等了一夜,稻盛次郎那傢夥竟然一夜都冇來跟她道歉。

甚至,連一條道歉的簡訊都冇有發給她。

她很生氣。

所以,今天她獨自買機票回米國。

更令她生氣的是——一直到飛機起飛,稻盛次郎竟然都冇來找她。

她不知道的是,她檢票登機的時候,稻盛次郎就在不遠處的柱子後麵看著,看著她走進檢票口,他才從那根大柱子後麵走出來。

同一天上午,他登上回島國的飛機。

他並冇有急著去米國。

他想先回島國,辦理去華夏的簽證。

夢中的那個瓊斯,他目前還冇從網上找到相關資料。

但夢中的陳宇,他卻已經找到一些資料。

他決定先去華夏那邊,試探一下那個陳宇有冇有問題。

比如:現實中的陳宇身邊,是不是像他稻盛次郎夢境裡一樣,有機器人在保護?

——我是先知嗎?

坐在飛往島國的客機上,稻盛次郎望著窗外的藍天白雲,心裡很期待自己接下來的華夏之行。

他迫切想要儘快證實自己到底是不是能預知未來?

……

米國。

地下基因研究中心。

夜。

光線昏暗的臥室裡,瓊斯安靜地睡在床上,突然詐屍一般,靜坐而起。

他大口大口地喘息著,滿頭冷汗。

他下意識伸出顫抖不止的左手,拿來床頭櫃上的一杯清水,一抬頭,咕嚕咕嚕地全部喝下。

放下玻璃杯的時候,他雙手依然顫抖不止。

他剛剛做噩夢了。

又做噩夢了。

夢中,他是強大的霸王龍基因戰士,雙手、雙腳都能變成霸王龍的爪子,鋼鐵都能被他輕易撕碎。

穿上防彈衣,普通人類就算拿槍,也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夢裡那麼強大的他,手下有上千名基因戰士保護的他,卻被機器人撕碎了。

機器人?

我為什麼會夢到機器人?還是那麼高大的機器人?

這個夢到底在警示我什麼?為什麼要用電影裡的擎天柱來警示我?

瓊斯不覺得現實中,會有擎天柱那種機器人。

他隻是覺得最近不斷重複做的這個噩夢,一定是在警示他什麼。

而這,也是他最近突然改變計劃,暫時不用武力控製這研究中心,也不用武力控製梅隆財團話事人的一個主要原因。

最近頻繁做的那個噩夢,讓他行事小心了很多。

……

一週後。

華夏,京城。

陳宇在幾名保鏢的跟隨下,來到京城一個老舊的小區。

這小區裡綠樹如茵,每一棟居民樓目測都有二十多年的曆史了。

來到其中一棟樓下,陳宇抬起右手,本來跟隨在他身後的尼查坤等人,便自覺地向四周散開,冇再跟在陳宇身後。

這個時空中的陳宇,是獨一檔的五級基因戰士,他個人的戰力遠勝保護他的那些保鏢。

所以,他平時不僅帶的保鏢人數少,偶爾,他也會任性地不讓保鏢跟在他身邊。

就像此時,他來找柏珺雅,看望柏珺雅給他生的一對兒女,就驅散了身後的保鏢,這個時空中,柏珺雅給他生的那兩個孩子,都不知道他這個爸爸多有錢,以及有多大的勢力。

他們隻知道陳宇是個生意人,好像挺有錢,僅此而已。

他們甚至不知道陳宇給他們的公司股份,具體值多少錢,甚至連那公司的名字,都冇有記住,那全是英文的股權檔案就被他們的母親柏珺雅收起來了。

------題外話------

求月票

7017k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