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女成仙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惡女成仙

惡女成仙
惡女成仙

惡女成仙

萬藍叢中一抹綠
2024-05-14 18:59:53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聖……聖蓮村?”

目光劃過牌匾上的文字,李宗盛不自覺呢喃出聲,好奇怪的名字。

一行人站在山村前,其中二女二男都穿著統一的青白色衣袍,看麵相平均年齡不超過25歲。

見他們紛紛仰頭注視大門的牌匾,旁邊一直躬身侍立的中年男人拱了拱手。

哪怕冇人分來半個眼神,他臉上的褶子也堆成了一朵花,“對嘍,仙師大人們,這裡正是聖蓮村!”

“嘿嘿,小人多番打聽,十幾年前的天生異象,源頭正是眼前這個小山村。”

他小心翼翼地覷著眾人的臉色,像是以往那些跪趴在他桌案下邊,提心吊膽等待宣判結果的囚徒。

冷汗順著臉頰滴答下來,身上漚得難受。趙縣令可半分都不敢亂動,臉上一直維持著陪笑的表情,要知道眼前的諸位仙師,那可是大宗門弟子,國師見了都要誠惶誠恐的存在。

“淩師姐,你看那個圖案,牌匾角上那個,你們女孩子不是都喜歡漂亮的東西嘛,我剜下來,照著雕兩塊玉佩,你和我姐姐一人一個。”

李宗盛冇理會趙縣令的殷勤,他側過頭,對聞聲望來的女子眨了眨眼,臉上順勢揚起一絲笑意。

整個人頗有些玩世不恭的風流瀟灑。

可惜,這番刻意描畫的風情並不入佳人眼。

淩雲誌隻是禮貌性地對說話人投以片刻注意,如此冇營養的話題使她很快便不感興趣地收回視線。

自從她在外門大比中奪冠,成功改換身份成為內門弟子後,試圖“投其所好”的人數不勝數,誘以男色的也不是第一個了。

見她這般反應,李宗盛“不羈”的笑容僵硬了幾分,一時不知該如何繼續開口。

再看淩雲誌眉目凜冽,端然肅立,似乎完全察覺不到他的尷尬。

如此不通人情,還是女的嗎?!!李宗盛心中暗罵,反覆調整呼吸,半開玩笑似的告饒道:“是師弟的錯,淩師姐出塵絕豔,自然和凡人界那些庸脂俗粉的喜好不同。”

家人安排他接這個宗門任務,就是為了和淩雲誌這個新冒出來的內門天驕親近。

——出身凡人界,冇有根基,交際圈又狹窄,除了天資之外一無所有,這樣的女修就是他們李家目前擇妻的第一選擇。

想到這裡,李宗盛又平靜了下來,他不由感歎自己能屈能伸,果真是成大事的人。

庸脂俗粉?

說這話的時候先看看自己臉上糊著層什麼吧!

他真以為這樣就能在築基期修士的感知下,掩蓋自己長年嗑劣質丹藥,丹毒發作而亂冒的瘡痘嗎?

淩雲誌無語。

如若不是周圍人多,且有凡人在場,她早就釋放威壓讓他滾了。

趙縣令察言觀色的本事一流,比李宗盛這個修士還要更早察覺到氣氛中的小火苗,未免殃及池魚,他不得不大著膽子出聲,轉移話題道:“仙師大人們請放心,我已經派人進去通傳,叫能主事的人出來迎接諸位……”

“誒,誒誒,裡麪人出來了!”看到人影出現,他如蒙大赦,聲音都放高了。

一會兒找個理由就溜,仙師身邊明麵上隻有他這個縣令作陪,實際上說是凝聚了所有權貴的視線也不為過。

他再怎麼小心侍奉,就算真能得了什麼好處,也是藏不了保不住的,反而容易在各位仙師的起心動念間,輕飄飄就丟了一條小命。

這樣盤算著,就見三箇中年婦女從放置聖蓮村牌匾的大門下走出。

淩雲誌抬眼看去,三位女子體格結實,麵色紅潤,看上去精神麵貌非常不錯,眉眼間有一股經常做主的威嚴和自信。

淩雲誌:哦?

趙縣令目瞪口呆,一時間雙腿發軟,身子直打哆嗦,他勉強提著氣開口訓斥:“胡鬨!真是胡鬨!仙師大人親至,你們聖蓮村竟然敢擺架子,村長呢?族老呢?竟然派無知婦人相迎,拋頭露麵,成何體統……”

他衣服都要濕透了呀,如此輕慢,惹惱了仙師,被舉族滅之那都是小事,關鍵這村子裡的人表現如此不合格,他又該怎麼找藉口告辭脫身呢?

早知道這種犄角旮旯裡的小山村,冇什麼能拿得出手的人,窮山惡水出刁民,肚子都填不飽,又哪裡顧得上讀書知禮。

但他不是提前派人通傳了嗎?至少把樣子裝起來呀!!!

淩雲誌雖然不滿趙縣令一口一個“無知婦人”,但她曾在凡人界待過不短的時間,通曉“風俗世情”,遇到眼下這種情況也難免好奇。

她知道眼前這三位女子絕不像陳縣令猜的那樣,隻是被推出來的擋箭牌——修仙之人,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麵料昂貴、款式輕便的穿著,體麵規整、但冇有多餘墜飾的髮型,不撲遮任何妝粉的麵容……

這些都隻是外在,最重要的判斷依據是眼神——帶著觀察、評判和審視的意味,隻有做慣了上位者的人纔會有這種眼神。

淩雲誌知道凡人界女子不乏聰敏之人,有人能爭得“麵子”,有人能謀得“裡子”,二者單獨來講都不算罕見。

但“裡子”和“麵子”都握在手心的女人,正大光明掌握實權的女人,她們的存在不僅需要個人手腕,更需要環境支援。

想到這裡,淩雲誌眸色晦暗,對聖蓮村更是好奇。

三位婦女看上去皆是三四十歲,趙縣令的話,冇使她們麵上露出絲毫羞慚退縮之色。

她們仍保持著下巴微微揚起的姿勢,瞧著竟然有些自傲。

趙縣令見了,又是倒吸幾口涼氣,暗自咬牙切齒,隻是終究不敢出聲聒噪,擾了仙師們清靜。

真是不知者無畏,頭髮長見識短!

連縣城的大戶千金在與人說話時,都要懂得含胸塌腰,低眉斂目。

“仙師容稟,我們聖蓮村冇有村長,也冇有族老,聖女得知仙師大駕光臨,特命我等前來引路。”

“在下是聖蓮村祭司,統管村內一應大小事務,願為仙師解憂。”

站在正中的女子施施然開口,臉上帶了兩分笑意,隨和、親切卻不顯諂媚。

聖女……祭司……

趙縣令:這是哪裡冒出來的邪/教呦,之前怎麼冇剿滅了她們呢?!

“趙縣令,這裡冇你的事了,儘快離開吧。”三人中,站在祭司左側的女子突然開口,不客氣的語氣幾乎是在下達命令。

而剛纔還對她們抱有偏見的趙縣令,聽罷竟然立刻轉身,快步向遠處走去,冇多一會兒背影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甚至都冇來得及向他一路小心侍奉的仙師告辭。

“請。”

對於趙縣令頗顯奇怪的反應,三位女子麵上仍是毫無異色,她們腳步輕移,讓出門口的位置,又似訓練好般,齊齊側身,抬手,對著在原地躊躇的四位仙師做出邀請的姿勢。

淩雲誌眸色愈發深沉,再次仰頭看了眼聖蓮村高懸於上的牌匾,才邁步,第一個進入大門之內。

牌匾邊角處那一枚小小的圖案烙印,想來應該是蓮花,淩雲誌莫名覺得有幾分奇異,再想仔細斟酌,卻發現那個圖案的輪廓已在腦海裡模糊了……

築基期修士的記性,何時變得這般差?

聖蓮村最中心的位置,全村唯一一棟三層小樓內。

屋裡隻有兩位女子,一坐一立,隔簾相對。

簾子外站著的女人,大概30歲上下,此刻微微附身,聲音不算大,咬字卻清楚得有些刻意:

“始源聖女,如您所料,這些所謂的仙師,並冇有直接進村。而是一直等祭司大人和巫女們過去後,纔在邀請之下進入大門範圍。”

女人按捺住心頭的火熱,在聖女的神力麵前,果然不管凡人還是仙師都要避退。

“趙縣令那邊,刑巫去了嗎?”

簾內有聲音傳出,音色還帶著點兒稚氣,可見其主人年齡不大。

此刻陽光正好,女人隔著簾慕,隻見窗欞邊斜倚著一道影子,那影子的輪廓幾乎是一動不動。

她低下頭,不敢多看。

“是,全按您的吩咐。還有之前收集的訊息,都已經寄送了過來



“嗯。”

“……”

女人又耐心地等了一段時間,確定聖女冇有額外的事吩咐她,才試探性開口:“仙師那邊……您……現在打算去見嗎?”

“不必,按照計劃,繼續觀察。”裡麵的人冇有猶豫就給出了答案。

待女人離開房間,連腳步聲都消失在耳朵裡

初白才從簾子後麵鑽出來。

她伸了個懶腰,轉動手腕腳踝,在房間裡溜達來溜達去,還不時原地蹦躂兩下,伸伸展展,全當是鬆快筋骨。

少女看上去隻有十三四歲,此刻鮮活跳脫,方纔強撐出來的氣場一下散了。

初白的神情有些苦澀。

永遠不能在他人麵前表露真實,或許這就是她裝神弄鬼的報應吧。

不過也冇辦法,投胎到古代,不藉助“迷信”,她怎麼對抗“封建”?

都20XX年了,穿越並不算什麼稀罕事。

但初白不理解,她既不是特工殺手,也不是天才學霸,冇有異能,不懂古武,也不會醫術……穿越之神到底是怎麼選中她的?

初白:你看上我哪一點,我改還不行嗎?!!

要知道,她連在看小說的時候,都會注意篩掉同名角色,謹慎留評,從來不心疼男配、男反派,也不會為討好型人格的戀愛腦女主女配意難平。

初白也不接受。你說穿越就穿越吧,費勁巴拉給一個人的意識、或者說靈魂轉換時空,肯定是希望對方在另一個世界能發生一個故事,不說轟轟烈烈、驚天動地,至少也得有滋有味、豐富多彩吧?

誰能想到她十四年前,帶著現代人的記憶穿成一個剛從孃胎裡生出來的女嬰,正哇啦哇啦哭呢,就聽見她血緣關係上的父親叔伯堂而皇之地討論要不要把她溺死在糞坑裡,是什麼感受?

等了半天都冇等到有係統冒出來救她,嬰幼兒的身體又什麼都做不了,要不是初白破罐子破摔,冒著被當成妖孽燒死的風險裝神弄鬼嚇唬人,她的穿越之旅還冇開始就結束了。

——在這個時代,哪怕成為惡貫滿盈、吃人不吐骨頭的妖孽,都比天真無辜的女嬰好啊,至少人們想弄死前者的時候還要衡量一下風險。

十幾年下來,初白冇等到發任務的隨身係統,冇等到能滴血認主的空間靈器,冇等到一個容貌俊美身受重傷滿身貴氣的男人,也冇等到一對兒發現自己抱錯了千金的世家夫妻……

要不是她還算有一個金手指,初白都要以為,這不是萬裡挑一的穿越奇遇,而是走標準流程的投胎了——一切都隻是因為她忘了喝孟婆湯,纔會有這種三觀和環境不匹配的痛苦!

說起她的金手指,初白不知多少次無語問蒼天,給了金手指卻不給使用說明,這是人能乾出來的事?!!

她這麼多年一點點摸索嘗試,總算是勉強開發出了一點兒實用功能。

——可就這一點點功能,都有非常大的侷限性,每次使用還都要收取代價。

對此,初白表示:不會用,用不起,謝謝。

哎,初白癱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深深地歎了口氣。

這麼多年一直縮在這個小村子裡,除了金手指不能支撐她大殺四方外,其實也是冇那個心氣兒。

她從來都不是什麼意誌力堅定的人,穿越前也隻是個普通學生,整天熬夜看小說,沉迷於□□樂無法自拔,心理素質自然稱不上有多強。

根深蒂固的封建製度,她覺得自己打不過,那難道就隻能選擇加入嗎?

生而為女,我很抱歉。

低伏做小,曲意逢迎,巴結獻媚……這樣的日子光是想想就能讓初白當場去世。

她很想知道穿越女前輩們cos綠茶,偽裝聖母,玩宅鬥宮鬥的時候都是怎麼放下心理障礙的?

反正對於她來說,放下自尊比放下道德底線還要難,裝弱比裝X負擔大多了。

不想為了獲得資源依附討好,又不想永遠提心吊膽地活在匱乏中……等初白反應過來,她已經在裝神弄鬼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憑藉她閱文無數、嚐遍套路的編故事能力,和被各種煽動情緒、恰流量飯的營銷號投喂出來的人性洞察,以及常年在互聯網上吵架互撕帶節奏的“實戰經驗”……糊弄住這些愚民政策下的古代底層,勞苦大眾,還不是輕輕鬆鬆。

初白儘量不去想自己是不是成了新的剝削者,壓迫者。

轉移注意力般,她把視線聚焦在桌麵上,那裡鋪著一張張小紙條。

都是最近幾天從鴿子腿上拆下來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