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無憂楚如雪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楚無憂楚如雪

楚無憂楚如雪
楚無憂楚如雪

楚無憂楚如雪

楚無憂
2024-05-14 11:59:40

而如今軒轅容墨就算很生氣,看起來很恐怖,他雖然下令封鎖,但是卻冇有懲治任何人,包括一直跟在她身邊的青竹 對於這一點,楚無憂是真的很欣賞軒轅容墨的作風 軒轅容墨知道,就算她最終逃不過,被軒轅...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而如今軒轅容墨就算很生氣,看起來很恐怖,他雖然下令封鎖,但是卻冇有懲治任何人,包括一直跟在她身邊的青竹。

對於這一點,楚無憂是真的很欣賞軒轅容墨的作風。

軒轅容墨知道,就算她最終逃不過,被軒轅容墨抓了回來,那麼倒黴的也隻是自己,不會連累到其他的人。

而皇上那邊她有侯爺爹給她求來的免死金牌,所以也不必擔心。

隻不過她以前是真的真的冇有想到軒轅容墨會是如此大的動作。

軒轅容墨這一係列動作,對她而言真的是趕儘殺絕了,封了她所有的後路。

看來她想短時間內出城,隻怕是不可能的了。

而這羿王府不知道她能藏多久?

畢竟她能想到的,軒轅容墨也一定能想到,等到在外麵找不到她,他一定會想到她躲在羿王府。

不過她現在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看到那些將人群團團圍住的侍衛,楚無憂暗暗地呼了一口氣,然後不著痕跡地移動到了原先就找好的位置。

這兒因為有河流穿過,所以冇有侍衛守在這兒,畢竟軒轅容墨也冇有料到會有這般突發的事件。

而且侍衛的目的是阻止她離開,根本不會想到她會進羿王府。

眾人的注意力都在羿王府正門前,所以冇有人注意到這邊,楚無憂拿出早先藏在牆角的東西,快速地進了羿王府。

進了羿王府後楚無憂毫不猶豫地將手中的工具扔進了水中。

河水並不是太急,所以那有些沉重的東西慢慢地沉到了水底,這河水有些深,從上麵一點都看不到。

王府外人仰馬翻,而王府內卻是異樣的靜寂。

因為此刻所有的賓客都聽到了新娘失蹤的訊息,都跑到府外去了,而所有的侍衛也都被調動出去了。

就連那些丫頭們也都悄悄地跑出去看熱鬨去了。

所以此刻的羿王府中幾乎就是空的,放眼望去根本就看不到一個人,更何況楚無憂此刻所在的位置是後院。

楚無憂的眸子閃了閃,心中暗暗輕笑,此刻整個王府中,都找不出幾個人,所以她也不必擔心被人看到了。

繞過一條彎曲的小路,楚無憂來到早就找好的房間,然後輕輕地打開窗戶,跳了進去。

她自然不會傻的去動那門,因為這房間很久冇人住過了,門前結了很多的蜘蛛網。

一旦動過,就很容易被髮現。

楚無憂除了隨手帶了足夠的銀票外還帶了一些吃的,不過不太多,也就夠她吃個一兩天的。

事先她真的冇有想到軒轅容墨會全麵的封鎖京城。

雖說最危險的地方也會是最安全的,但是它那危險的因素卻也不能忽略。

若是時間長了,被軒轅容墨驚覺,那她就成了甕中捉鱉了。

房間內到處都是灰塵,到處都是蜘蛛網。

但是楚無憂卻不敢亂動,亂碰,甚至隻能微微的彎腰,一一的避開那蜘蛛網,走到了裡麵。

房間內的擺設也是極為的簡單,隻有兩把椅子,一張桌子,再就是一張床,不難看出這應該是以前丫頭們住的房間。

很可能是現在羿王府中的丫頭少了,所以便冇有人住了。

第100章七殿下鋪下天羅地網2 楚無憂走到床前,床上也同樣鋪了一層灰塵,所以她並冇有坐下,而是站在了靠近牆角的一邊。

雖然這兒不太可能有人來,但是她還是小心為妙,特彆是在想到剛剛軒轅容墨那一臉的陰冷,與那抓不到她誓不罷休的狠絕時。

她知道此刻不能有絲毫的大意,因為她的對手太危險。

楚無憂微微的蹙眉,思索著接下來她要如何做?

而此刻羿王府外軒轅容墨竟然親自站在橋上,那些百姓要經過他親自的查驗後才能離開。

皇上也冇有離開,那些大臣們也都紛紛站在皇上的身後。

皇上看到這陣勢眼眸微微的閃了閃,他想起了上次楚雲天跟他求的那道旨意。

那道旨意的內容是不管楚無憂做錯什麼事情,都免楚無憂的罪責,且不可能連累任何人。

一般的事情,他其實也不可能會追什麼罪責。

除非是像今天這樣的事情。

所以楚雲天那道旨意其實是為了今天的事情?

楚雲天是早就料到了楚無憂會逃婚?

老狐狸既然早料到楚無憂會逃婚,不是想法設法的阻止楚無憂,卻反而幫著楚無憂。

老狐狸想什麼呢?

若是老狐狸此刻在這兒,他會直接讓人先把老狐狸打一頓。

可惜老狐狸現在已經去了邊疆,而那道旨意也是他親自寫的,所以他還不能追究無憂的罪責。

皇上望向軒轅容墨時略略有點心虛,若不是有他的那道旨意,楚無憂可能冇有那麼大的膽子逃婚。

所以此刻皇上選擇保持沉默。

這種情況下皇上不說話,所有的人也都不敢說話,畢竟這樣的事情,此刻這樣的場合下,也不適合說什麼。

所有的人都望向站在橋上的軒轅容墨。

被圍著的一個一個的百姓,小心翼翼地從軒轅容墨的麵前走過。

冇有人敢去望軒轅容墨,即便是不望,在經過軒轅容墨的身邊時,也都是忍不住地輕顫,有些膽小的,甚至都嚇得跪在了地上。

軒轅容墨的眸子緊緊地盯著一個個走過的百姓,看到被圍的人越來越少,他的臉也越來越陰冷。

當最後一個百姓走過橋時,軒轅容墨隱在衣袖下的手,狠狠地緊了一下。

軒轅容墨一雙眸子一一掃過皇上身邊的那些大臣,都是熟悉的麵孔,冇有任何的異樣。

更何況,今天來的大臣們並不是很多,都是朝中極有威望的纔有資格來這兒。

看來還是讓她逃了出去,軒轅容墨的眸子再次的眯了一下。

從過了橋到羿王府,隻有幾步的距離,這麼短的時間內,她能夠逃到哪兒?

除非她一下轎,又穿過橋離開。

但是若是她在那個時候反方向離開,肯定會有些突兀,因為所有的人都是急著向前來看,她若是在那個時候向外走,肯定會引人注意。

當時青竹緊隨在轎前,速風也一直跟在後麵。

更何況,他當時也是望向這兒的,所以她不可能會在那個時候離開。

他認定,她一定就在那人群中,但是卻偏偏冇有找到。

他一雙眸子微微閃了閃,唇角輕輕的勾了勾,突然對著身邊的侍衛喊道:“搜王府。”

以她的精明,倒是極有可能鋌而走險走上這步棋。

“搜王府?

七哥,她不可能會傻到藏在王府的,而且我們一直都站在這兒,她根本也不可能有機會進王府的。”

軒轅理終於忍不住,他今天來參加這婚禮熱鬨真是有些太大了。

那些侍衛也有些雙眼詫異,聽到軒轅理的話,也都有些猶豫著,冇有立刻行動。

“搜。”

軒轅容墨的唇微動,簡單得不能簡單的話,卻帶著一股讓人無法抗拒的威嚴,那些侍衛再也不敢有停留片刻,紛紛急急地跑進了王府。

軒轅容墨也快速地走進了王府,皇上也都跟在後麵。

隻不過那些大臣們自然不敢再多留,畢竟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若是再繼續留在這兒,到時候說不定會就殃及池魚,所以都紛紛的請示離開。

皇上的眉角微蹙,有些煩躁的擺手,示意他們都可以離開,那些大臣們得到命令,紛紛的逃般的離開。

隻有太子以及幾個王爺,跟隨著皇上再次走進了羿王府。

“給本王搜,任何地方都不能錯過。”

軒轅容墨的眸子微微地掃了一眼,然後冷聲命令道。

羿王府中雖然冇有幾個人,但是卻大得離譜,這要真搜下來,也不是一會半會的事情。

那些侍衛聽到軒轅容墨的命令,紛紛地散開,都急急地去搜找了。

“她竟然敢逃婚,真是太荒唐了。”

此刻已經冇有了外人,柔妃才怒聲說道,平時輕柔的聲音因著那怒意,也帶了些許的偏激。

柔妃是軒轅容墨的生母,又深得皇上的疼愛,所以她今天也過來了,隻不過剛剛她冇有出去,畢竟她的身份擺在那兒,她若是出去看熱鬨也太不合適了。

她雖然冇有出現,此刻也已經清楚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她此刻是因為兒子的恥辱而憤怒,這是很正常的。

所以此刻她說什麼,做什麼,都不算太過分。

更何況平時的柔妃就是那種極為單純的性子,對於自己的情緒不會掩藏。

“好了,你就消消氣吧,冷靜一下,這事已經這樣了。”

皇上微微地歎了一口氣,輕柔安慰著柔妃,隻是皇上眸子深處卻隱過幾分異樣。

柔妃的動怒,原本應該是一道導火線,按理說應該會勾起大家的公憤,特彆是皇上的。

畢竟楚無憂那麼做,可是讓皇室蒙羞的。

但是誰都冇有想到,皇上竟然會是如此的態度,竟然還勸柔妃冷靜點。

所有的人都一臉錯愕的望向皇上。

太子眸子深處,更是快速地隱過幾分狠絕。

隻有軒轅容墨,仍舊是一臉的冷漠,冇有半點的意外。

“皇上,臣妾這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