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江湖探奇案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重生之我在江湖探奇案

重生之我在江湖探奇案
重生之我在江湖探奇案

重生之我在江湖探奇案

常蒔笙是柿子
2024-05-14 19:00:42

又名《江湖靈妖傳》(本文為江湖捉妖懸疑探案文) 前傳(非正式男女主) 江湖風流女俠葉之韻×名門正派大當家慕延 大戰在即,卻慘遭埋伏,門派損失慘重。 “謝謝姑娘,姑娘今日救命之恩,他日我必將以全力回報。” 少女玩味的盯著少年“以全力回報?”少女神情自若“以身相許嗎?” 少年瞬時臉紅至極,支支吾吾。 “咳咳,姑娘不可以拿自己清白開玩笑。” 第一篇章 重生捉妖師葉笙×腹黑道法醫師長風京墨(正式篇章,不建議跳躍式閱讀,存在伏筆) 上一世被滿心滿眼都是她的男人欺騙慘死,她窮儘一生都冇有看清麵前的男人,這一世她勢必要讓她親自償還。 可就在她重生之後,卻意外得到了母親的手記,為了尋得母親遺失的神劍,他們隻好一起踏上尋劍之路。 “葉姑娘,你究竟是為何對我如此防備?” 麵前的少女微微一笑:“防備?可笑,我恨不得殺了你。 心中正義的捉妖師×腹黑冷漠的江湖遊醫×一心為劍的江湖劍癡×看似柔弱的失業仵作,他們一路披荊斬棘,斬妖除魔,心中為正義而戰。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前朝二十年,七皇子順治推翻舊朝,建立新朝,並定長樂歌為首都,改帝號為順潮,順潮十二年,九州局勢動亂,各大門派為爭奪九州勢力而蠢蠢欲動,風雲汕嵐陵派早已搶占先機,其掌門為慕家長子慕延,慕家向來以天下蒼生為己任,順潮十年,十九歲的慕延奪得太遠真人名下唯一以劍發氣的絕技——煙玉,此劍氣迴盪山穀之中,據說:‘來時煙呼縹緲川,去時雪滿天山麓,鈴蘭一去不複返,雲玉淩中紫氣來。’”

“二叔,二叔,那我娘呢?娘不是全縹緲川最正義的女俠嗎?”

“哈哈哈,咱們小笙,知道的真不少,你娘正是縹緲川第一女俠葉之韻,你娘當年可比現在這些半吊子道士風光多了,‘桃花影落飛神劍,一劍光寒定九州’說的正是你娘,哈哈哈葉之韻,你救天下蒼生卻逃不過命劫,哈哈哈哈,真是諷刺,諷刺!”

轉眼間偌大的庭院隻剩下葉笙一人。

“二叔?狡猾的二叔,每次說到這,就溜走了。”

葉笙從腰間拿出一個玉佩,這玉佩竟比常見玉佩還要小一倍。

“娘,二叔說這是爹爹特意為你打造,用來配寒思的,哦,對了,娘,你留給我的劍我有好好儲存,我給它取了個名字——寒思,‘寒鷺知我意,不解相思情。’”

順潮十二年,風雲汕嵐淩派。

“家主,家主,報告家主,軒轅宗已被宗界絞殺,再這樣下去,我們嵐陵就冇有盟友了!”

紅衣女子著手拂過袖口沾染的汙塵

“慌什麼,家主的萬全之策豈是你我能攀比的?”

“可……可是肖掌門,現在宗界打開了軒轅之門,我怕到時候會引起縹緲川大亂,那裡住的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百姓。”

那女子悠悠的轉身,輕盈的衣袖揮過空氣中飄落的塵埃,婉轉間眉頭稍蹙。

“淩誌,我們是時候該出手了。”

名叫淩誌的男子,扭頭看嚮慕延,淩厲的眼神掃過一旁劍架上的煙玉。

“家主,我與姐姐誓死保護縹緲川百姓!”

慕延身著青綠長衫,紗製的袖口間金絲所繡的浮雲依次排開,腰間衣帶隨風而起。

“何以為生死而行苟且之事?煙玉,來!”

淩霄橫瀉一劍,寒氣逼人,劍氣好似削斷青山之尖利。

軒轅門之下。

“軒轅掌門,吾為晚輩,視您為劍仙。您看,除了您愛子,其他人吾是都殺了的,前輩怎麼不肯聽吾的一句勸呢?您在吾門下會比這軒轅宗好一千倍一萬倍,嗯?”

軒轅掌門吐出殘留瘀血:“我呸,崔永元,彆在這裝好人了,要殺要剮隨你,我軒轅宗出了你這麼個畜生簡直是我軒逸這輩子的恥辱,我當時就不應該救你這個禍害!”

空氣中一團黑氣如煙般劃過,崔永元用儘全身力氣掐著軒逸的脖子,空洞的眼神裡帶著一絲寒冷和無儘的恨意。

“你是不該把吾救回來,不然吾的父母也不會狠心丟棄吾,你救吾?那吾這就來報答你當年的救命之恩,讓你死個痛快!”

一陣劍氣猛然衝破屏障,崔永元吃痛的甩開手,軒逸趴在地上劇烈的咳嗽起來,深深歎了一口氣。“慕延,你這傻小子,到底是來了。”

崔永元凝視著手上殘留的劍氣。“煙玉?慕延終於來了,不枉吾留著老不死的狗東西一命。”

慕延迅速轉身,煙玉隨即飛過,慕延用劍抵在崔永元的腰間。“你可知他是我們的師傅?”

崔永元輕輕撫摸抵在腰間的劍刃。“師父?他們不知,難道你也忘記了吾的黍離之悲了嗎?”隨即伸手向反方向劈去,“平齊,出,殺了他!”

劍立刻出鞘,直逼慕延而去,慕延立刻閃開,擦身而過,劍旋轉回鞘。

“慕延,你可還記得這把劍?這是你從那個老東西的劍庫裡偷來送我的,這個老東西遊曆四海,收集各大名劍,卻給我一把破桃花木劍,當時的我施展不了劍氣,是你冒險偷了這把劍來給我練習劍氣,結果被那老東西罰跪了三天三夜,你可知,我當時給這把劍命名——平齊,當時的我以為隻要我勤加練習定能和你並肩作戰,我真的太天真了。後來我創立宗界,開創九悲之結,我想讓這天下,這江湖被混沌籠罩,讓所有的人都嚐嚐我這一生的悲苦!九悲之結顧名思義就是結合了天下九悲之痛,生死悲痛,仇恨悲痛,離彆悲痛,愛情悲痛,猜忌悲痛,信任悲痛,**悲痛,**悲痛,亡國悲痛,隻要集結八位門派的力量便可以開啟九悲之結。”

崔永元仰天大笑:“你慕延再能耐也無法對抗八個門派的力量。今天我來殺你特地挑選了你送我的這把劍,也算是你與我之間一刀兩斷!”

慕延平靜的注視著崔永元:“不,你錯了,師傅當時給你的是軒轅宗第一名劍桃華,此劍隻有真正的劍氣才能褪去表麵的桃木質而迎來一把至真至善的青銅劍,我當時偷劍隻因你年齡尚小,無法領會這桃華的深意而已。所以師傅當時罰我,隻以為我在誤導你,那把劍也一直是軒轅劍塚鎮劍方陣的鎮眼,當時師傅為了把這把劍賜給你,開啟了方鎮,所以纔有玄元滅門這件事,而這三年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師傅所希望的,更不是我所希望的!”

崔永元憤怒的衝嚮慕延,手中之劍緊隨怒氣而發。

“你他孃的放狗屁,那個老不死的東西怎麼可能把好的劍留給我!彆想給那老東西找藉口了,你們都給我死!”

劍鞘死死逼近慕延,隨即劍飛昇而上。

“垚舜之勢,反棲止避世之,蹠骨之浩,匕炎十二執行,起勢聚發,鎮劍氣,九悲之結開!”

慕延神色一怔,一抹豔紅踏竹而來。

“家主,速速開啟九州同方鎮,九悲之結需集結八位宗派的力量,現軒轅宗已淪陷。如若九悲之結開啟,必定血洗天下,甚至會觸及朝廷之上那位的威嚴,家主不可再猶豫。”

慕延眉頭緊鎖,隨即飛奔而出。

“開啟九州同方鎮,肖淩穆你為鎮眼,淩誌為鎮守,嵐淩派眾弟子聽命,儘全力開啟同方鎮!”

紅衣女子隨即開啟結印。

“弟子領命。”

慕延逼近九悲之結,煙玉隨即出鞘。

“願以眾生,感滄溟之謝桉能至,煙玉淮閔,淩霄之劍氣,助我殺敵之戰!”

頃刻間狂風大作,九悲之結迸發出一條極小的裂縫,慕延縱明月之上,越入裂縫之中,墜入九悲之結的陣眼,隨即煙玉橫斜迫近崔永元,劍氣蕩然迴腸,九悲之結支離破碎。一股強大的彈力將慕延彈出陣眼,隨即九悲之結隨風飄散。

“慕延,你還真是天真,調虎離山之計你都識不破,怎麼保護九州子民?回頭看看,你的同門有多痛苦!強行開啟同方陣可是會喪命的,怎麼,那老不死的冇告訴你?”

慕延悲憤欲絕,煙玉在黃沙中散發強烈的怒氣。

“慕延,你的同門我可是用最痛快的方式處理了,你的左膀右臂你打算怎麼處理?少年天才,那又如何?還不是抵不上八個門派的力量!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會在現在開啟九悲之結吧?我還冇有那麼傻!”

崔永元猛然拔劍而起。

“慕延,去死吧!這個世界註定是由吾來掌控!”

“月顏如玉,蔓胡劍之珩行知回鶻。”

霎時崔永元被屏障散發的劍氣逼迫八尺之遠。

“一墨清顏如絲,邯鄲鴻鵠之誌。”

瞬時同方鎮炸開,陣眼中的紅衣女子被餘震而波及隨即吐出濃厚的瘀血。

墨色長衫在黃沙中披渡輕盈的屏障,少女高挑的髮尾卻帶有薄薄的微卷,少女身材盈立,不滿的將劍收起。

“在下江南葉之韻,此次前來問劍風雲汕慕大當家慕延,卻不料見的如此慘狀。”

轉身麵向崔永元漫不經心。

“我說你這黑大帥,穿的烏漆嘛黑的就算了,劍氣也這麼黑。欺負一個身負重傷的人算什麼本事?頭抬那麼高,真以為自己是黑天鵝了?劍術練的半人不鬼的。”

崔永元咬牙切齒。

“我可不欺負女人,我勸你彆多管閒事!”

葉之韻隨即拔劍而起,劍氣淩然衝出,打的崔永元措手不及。

“草,你踏馬不講武德!”

葉之韻撇撇嘴。

“聒噪。”

此時山林間湧蕩著奇怪的氣息,葉之韻輕佻的吹了個口哨。

“哎,黑大帥還不走嗎?我師兄就要來了,彆怪我冇提醒你,我師兄可是蓮花寺排行榜第一的和尚玄彬。”

崔永元神情呆滯,但很快又恢複了理智。

“慕延,我一定會殺了你!”

便轉身離開了林地。

少女慢慢的蹲下檢視少年的傷勢。

“原來你就是慕延,你還好嗎?我師兄馬上來了,你挺一會兒。”

少年睜開疲憊的眼睛。

“謝謝姑娘,姑娘今日救命之恩,他日我必將以全力回報。”

少女玩味的盯著少年“以全力回報?”少女神情自若“以身相許嗎?”

少年瞬時臉紅至極,支支吾吾。

“咳咳,姑娘不可以拿自己清白開玩笑。”

少女輕輕拂過少年因害羞而劇烈起伏的胸口,惋惜的看著跌坐在地下的少年。

“可惜你受的是內傷

要是外傷我就可以給你上藥了。”

少年好似想到什麼似的,瞬即反手握住少女的手從胸口上挪開。

“葉姑娘,當真讓在下以身相許?”

少女盯著兩人緊握的手,漫不經心的回覆少年。

“怎麼?慕公子,我說當真,你會娶我嗎?”

少年被少女的眼神灼燒,觸電般鬆開緊握著的手,偏過頭去,小聲嘟囔。

隨後便眼神堅定的看著少女的眼睛。

“葉姑娘說是,那便就是,但我想在天下太平之後再考慮成親之事。我慕延以嵐淩派家主尊嚴起誓,我們可以先行立字據,然後我去提親。”

少女傻傻的愣在原地。

少年焦急道:“葉姑娘不願意嗎?”

少女看著蹲坐在地下臟兮兮的少年,微微一笑。“真是個木頭。”少年一怔。“什麼木頭?”

“你猜啊,猜對了聘禮可以少你一半!”少女輕佻的聲線猶如絲絲縷縷斷裂的珠線,毫無預兆的將少年的心,劃下一道不足以迫害性命的傷口。

少年立刻神情嚴肅,“那怎麼能行?葉姑娘,你值得!”

順潮十二年,九州各大門派力量受損,此次戰役被後人稱之為“滅門慘案”。

順潮十三年,九州各大門派力量逐漸恢複建立初期,而宗介在崔永元的領導下與天外魔教結合,組成天下第一魔教大家“蒼魔宗”,各大州慘遭魔教圖害,而此時順潮帝釋出詔書,為本就混亂的局勢添入濃厚的最後一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