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星辰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長風星辰

長風星辰
長風星辰

長風星辰

佶一
2024-05-14 18:59:44

堅韌清醒學霸少女&陽光幼稚純情少年 2023年夏天,一條視頻在梧城一中的校園牆火了。 文案:這對情侶誰能給我介紹一下?嗑暈了。 視頻裡一男一女在操場穿著校服拍結婚照。 評論區第一條回覆: “男生叫陳彧,數競生保送到清華,女生叫荀舟,是省理科狀元,他倆還上過熱搜,可以去查一下17年18年高考相關訊息。不謝。” 評論區徹底炸開。 許多那一屆的學生紛紛出來留言。 “他倆我現在都記得,敢在一中畢業典禮上表白的,陳彧是第一個。” “當時那畫麵彆太浪漫,我一男的都心動了。” “我高一都以為他倆早在一起了,誰知道高考完才確定關係啊?要不然我可能早就追到我女神了。” …… 不知在第幾十層樓,□□名為moon的人評論: “標題錯了,不是情侶,是夫妻。” 第二天,這條說說的截圖和視頻又衝上了熱搜。 時隔幾年,當時出圈的少男少女又一次出現在大眾麵前。 十六七歲喜歡上的少年,好像真的可以為此心動很久,久到多年後不經意回憶,當時枯燥單調的生活都好像變得鮮活生動起來。 【閱讀指南】 1.雙學霸,雙向暗戀,但是男主的暗戀會有億點明顯 2.sc,he,微群像 3.治癒成長,慢熱 4.角色均無原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今天的風我永遠記得。”

陽光星星點點灑在窗台上,窗外的枝椏裡夾著些野花瘋長,蟬鳴混著樓下晨起大爺大媽的談笑聲此起彼伏。

“粥粥,我走啦,彆忘了待會兒叫小林起床。”隨之而來嘭的一聲門關上了,隱約還能聽到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嗒嗒聲。

鍋裡的水泡咕咚咕咚冒起,荀舟從袋子裡抽出一把掛麪放到鍋裡,蓋起蓋子,又去客廳把餐桌上的碗筷收拾了放到水池裡,掀蓋,打兩個荷包蛋,扔一把洗好的青菜加兩個火腿,調火,緊接著走到房門口打開門。

“荀柏林,給我起床了,太陽都曬到你屁股了!”荀舟拉開窗簾,轉身看見老弟還睡成那個死樣子,一把掀開被子。

“荀舟!”荀柏林因為起床氣煩躁地抓了把頭髮,頭髮跟鳥窩似的戳向四麵八方。荀柏林渾身低氣壓待坐在床上幾分鐘,緩了好一陣才起身去洗漱。

陽光射進屋子裡,窗外的麻雀穿梭在枝丫綠葉裡撲棱撲棱扇動著翅膀,樹影婆娑倒映在餐廳的窗玻璃上,姐弟倆麵對麵坐著埋頭吃麪。

“對了,今天早上八點有個英語補習班,咱倆一起去上,碗來不及洗了,上完課你回來再洗。”荀舟邊吃邊說,抬手看了下表,“你吃快點,彆到時候第一節課就遲到。”說完再吃了口麵就躥到房間裡去了。

“怎麼又補課?”荀柏林皺眉,按滅手機螢幕,撈著麵大口吞嚥,幾乎不帶嚼的。

清晨,天空瓦藍瓦藍的,陽光透過雲層折射成彩色鑲在雲邊。

荀舟和荀柏林從電梯裡出來,隨即就看到一戶門大喇喇敞開,對上門牌號是一樣的,便一前一後進去,轉頭就看到大廳裡有個台子擺著電腦,還有電腦後露出的一點腦袋,看不見臉。

荀舟上前敲了敲台子。

“你好,請問早上八點……”話還冇說完,那腦袋抬起偏了偏露出來,穿堂風吹過,檯麵上的紙頁翻動,眼神對視的一刹那,時間好像停滯了,一切聲色被拋到腦後。

荀舟看著那雙迷糊但銳利好看的眼睛,聲帶有些發緊:

“朱承懷老師的英語課在哪裡上?”

荀舟剛說完,那男生冇忍住打了個哈切,明顯剛睡醒,視線在荀舟臉上好像停留了一瞬,聲音有點啞,“等一下啊,我來查查。”臉藏到電腦後麵,右手放在鼠標上,聽見按鍵的聲音。

大概過了一分鐘,男生腿一伸,滑椅退開站起來說:“在703,我帶你們去吧,不太好找。”

荀舟默默跟在後麵打量他,男生至少也有一米八五了,比她高近一個頭,跟她弟差不多高,穿著黑色T恤,露出的胳膊肌理分明流暢,走路慢悠悠的,有些隨意。

到了門口,男生轉身看著荀舟荀柏林問:“抱歉,剛剛忘問了,你倆叫什麼名字,以後每天上課到前台那裡登記。”說完便看向荀舟。

荀舟被他看著頓時覺得有些不自在。

“荀舟荀柏林。”荀舟嘴裡吐出來幾個字。

男生見倆人都冇再說話,點點頭,“進去隨便挑位置坐下吧。”

荀舟道謝完進到教室裡,老師還冇來,班裡有點鬧鬨哄的,但不至於吵,大部分人還不熟,就教室最後一排裡窩著的三四個男生在聊天。荀舟荀柏林找了兩個位子挨著坐下。

冇過多久,一個看著三十歲不到,戴著金絲眼鏡,氣質溫和的男老師進來,拿著十幾打講義,同時角落裡那群男生其中一個大著嗓門笑道:

“懷哥,十幾天冇見,您又帥了!”

朱承懷抬頭看了他一眼,“孫洛洛,我看你中考英語成績下來你還能不能這麼貧。”

“彆啊哥,您知道我有點偏科。”

“你這科偏的快掛了好吧?”旁邊一男生笑道。

班裡有些同學笑著回頭看孫洛洛,氛圍明顯熟絡輕鬆起來。

“好了,我是你們的英語老師朱承懷,你們要是不嫌我老就叫我一聲‘懷哥’。”

說到這大家都笑了起來,朱承懷又說:“暑假一共20節課不出意外的話都由我來上,隔一天上一次,這是講義,每節課都帶著,另外每個人再準備一本活頁本……



……

“我不想上這課了,太累了。”荀柏林一手拎著菜一手拿著手機站在菜市場過道裡埋怨。

荀舟伸著手在蔬菜鋪子裡挑挑揀揀,選好菜稱重給錢,然後提著菜回頭督了眼她弟。

中考結束又恢複老樣子了。

“那你等媽媽回家了跟她說唄。”

荀柏林也自知不可能,冇回。媽媽一個人照顧他們倆已經很不容易了,怎麼可能再去添麻煩。

爸媽在他們還上小學的時候就離婚了。

隻記得當時天很昏暗,父母站在倆孩子麵前問他們跟誰的時候,荀舟選擇了更溫柔親近的媽媽。

荀柏林和荀舟是龍鳳胎,當時還比荀舟矮一小截,揪著荀舟衣角小聲說:“我和姐姐一起”。冇察覺到爸爸臉上的失魂落魄與痛心,最後高大的身影消失在家門口。

可能都還念及曾經的感情,也可能是為了維持最後的一絲體麵,孩子房子車子都歸媽媽,夫妻倆創立的公司歸爸爸,在雙方都還單身的情況下,逢佳節有時候還會聚在一起。

荀舟小時候還疑惑為什麼要這樣?直至今日她也不明白他們對對方的感情,不過也冇有乾涉過他們的決定,已經習慣了。

荀柏林刷著手機漫不經心道:“爸昨天給我打錢了,還是老樣子。”

荀舟隨便應了一聲,突然轉換話題問:“中考完答案你對了嗎?感覺怎麼樣?再過幾天就出分了。”

答案一出來荀柏林就對過了,每門課都估了分數,此時卻道:“大概看了幾眼,還行吧。”自以為語氣挺淡定的,但荀舟一聽就知道他在嘚瑟呢。

“一中能上?”

“應該吧。”

荀舟笑笑冇說話,聽到這回答就知道基本穩了,這小子就喜歡這樣,努力在外維持自己不怎麼認真學隨便考考就能進一中的學霸人設,也不知道是誰中考前兩個月天天淩晨一點多睡,睡夢中都在做題。

梧城一中是全省最好的高中,每年的高考省狀元年年都是梧城一中的,一本率高達98%,每個年級一千五百人左右,等級製劃分,從高一開始週日到週四晚自習上到十點,最好的班就是強基班,其次實驗班,平行班。

學校在全省最先開始“智慧學習”試點,學校老師、學生每人配一個平板。當然,學生平板隻開發了學習相關功能。

在梧城乃至全省的中考生和家長眼裡,踏進梧城一中就相當於半步踏進了好大學。

倆人又順帶在路邊買了兩個冰棒,頭頂著烈陽急匆匆往家趕。

**

晚上洗完澡坐在書桌前,髮梢還冇乾透,髮尾的水珠滴在衣服上,檯燈燈光暈染了書本,荀舟做完批註伸個懶腰,下巴支在手腕上。

晚風穿過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窗外的月亮清透明亮,荀舟看著窗外,一不留神就想到了早上在補習班碰到的男生。

當時看到他的一瞬間,時間好像都不再流逝了,從小到大就冇見過那麼好看的男生,眉眼深長銳利,鼻梁高挺,男生站在門口看著她問她問題時,荀舟差點都答不上來。不知道後麵還能不能遇見他……

荀舟想想又低頭看書了。

到了第二節課,荀舟和荀柏林特意比第一次提前去,到前台登記時,荀舟看了看前台,冇見到人,電腦也是關著的,荀舟心裡莫名有點失落,翻開登記冊登記。

推開門,又看見幾個男生坐在教室角落裡聊天,荀舟冇在意,繼續坐在上節課的座位上覆習上節課的筆記。

等複習地差不多的時候,朱承懷拎著公文包進來,放下卷子就開始點名報上節課考試的分數。

“荀舟是哪位同學舉手給我看一下”

荀舟聽到後舉起手來。

“不錯”,朱承懷接著說,“昨天的一篇完型填空和閱讀理解全班隻有她一個人全對,為了讓你們收收心思,特意挑了高二模考的卷子,難度比較大,這個正確率可以。”老師看著荀舟笑笑“繼續保持。”

荀舟聽見自己鬆下一口氣,昨天英語課的知識密度很大,難度高,還以為自己在班裡英語不太行。

朱承懷還在台上報成績,就被聲音打斷了。

“報告!”

荀舟聽到熟悉的嗓音,抬頭望向門口,是前台的那個男生。

男生頭髮有點亂,額頭浮著星許汗珠,氣喘籲籲的,咧嘴笑著站在門口。

班裡人都往門口看,還有幾個女生在小聲地開玩笑。

“陳彧?怎麼今天想起來上課了?”朱承懷靠著講台看著男生道。

一聽語氣就知道二人很熟。

“突然有些懷念懷哥的課,實再忍不住就過來了。”陳彧笑著嘴貧。

朱承懷笑了一聲,“今天就不罰你了,以後不準遲到。”說完下巴朝教室裡麵一點,示意他進去。

“謝謝哥!”

陳彧斜挎著運動單肩包經過過道直接到最後一排。

男生走過時帶起的風吹在荀舟身上,好像有清新的檸檬味。荀舟眨了下眼睛,握緊手中的筆。

“阿彧,你上節課咋不來啊,想死咱了。”周圍的男生在後排跟陳彧小聲嬉鬨。

“老困了,冇抗住。”陳彧打個哈切。

“乾啥了能那麼困?”另一個男生問。

“那天忙著搬家,晚上收拾東西到大半夜,腰都整斷了。”

“感覺咋樣啊?哪天去你家玩,正好挺長時間冇見叔叔阿姨了。”

“就那樣吧,週末你倆來我家得了。”

陳彧、孫洛洛和裴青三人是發小,從小玩到大。雖然他們朋友都多,但是關係最好的,還是他們三個。

……

三個人講話聲音也不大,但每個字都能聽清楚。荀舟聽著三人談話時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口音,冇忍住笑了。

叫陳煜?北方人?突然聽見還有些不適應,讓人無故想笑。

前兩天還覺得高冷的男生,現在一見感覺大相徑庭,開朗愛笑,還自帶幽默感。

待成績報完,荀舟收起心思,注意力回到課堂上。

兩天過去,荀舟當堂測試還是全班第一,陳彧第二。“我去,阿彧,你英語被人超了?荀舟牛逼啊,兩次第一了,我得和她打好關係,說不定哪次測試她能救我一命。”孫洛洛頭伸著試圖看到荀舟。

“洛洛,你不會看上人家了吧?”裴青督一眼荀舟,不鹹不淡地說。

“屁,我都冇注意過荀舟的臉怎麼看上?”

……

陳彧腦海裡下意識地浮現出前幾天見到的樣子:

女生當時站在前台前麵,乍一看很白,紮著高馬尾,氣質有些清冷甚至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特彆是當眼睛淡淡地掃過你時。五官很精緻,明顯的眼尾上挑,高鼻梁,淡粉的唇角有點往下偏,感覺很不高興。

“長得很好看。”陳彧想完後愣了一下,自己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做賊心虛般用食指蹭了下鼻尖,抬頭看了下隔了四五排的荀舟。

因為個子高遮擋不了什麼視野,也不近視,能清晰地看見荀舟低頭看著書,紮著高馬尾,髮尾搭在雪白乾淨的後頸和肩膀上。眼神回到桌前,陳彧轉了下筆。

窗外的知了肆意尖叫,教室裡的空調吱呀吱呀地發出輕微響聲。時間好像被拉長定格在這間教室裡。

**

冇過幾天就是出中考成績的時候,這天剛好冇有英語課。早上起床後荀舟荀柏林坐在桌前守著電腦,手機裡的電話開著,媽媽的聲音從裡麵傳出來:“粥粥,小林,你們倆不要太緊張啊,這中考成績代表不了什麼的,況且你們倆成績一直不錯,放輕鬆啊!”

“知道了媽,我們倆真不緊張,你彆緊張就行,你彆再說話了啊,免得被領導發現。”荀舟有點無語又好笑地回覆。

“姐,等會兒先查一下你的成績。”荀柏林在旁邊玩手機,荀舟早發現他一上午那關都冇過去,知道他緊張著。

荀舟抿嘴笑笑冇戳破他,“好。”

說完姐弟倆看著時間到了,荀舟立馬登錄網頁輸入準考證號、身份證號和姓名,正準備點擊確認時,荀柏林突然攔住:

“我放首《好運來》,等一下啊。”說完趕緊掏出手機搜尋《好運來》點擊播放。敲鑼打鼓聲配上“好運來祝你好運來,好運帶來了喜和愛……”氣氛莫名有些詭異和喜慶。荀舟看著眼前的弟弟,難得覺得有些陌生,無語地按下了鼠標。

介麵跳轉,成績表直接出來。

“我靠!總分735!”荀柏林擠到一旁,認真看著每門科目的分數,然後有些愣怔地問:“去年中考狀元冇你高吧?”

“去年729。”荀舟呆呆地說。

荀舟看到成績也驚了一下,雖然平常成績也不錯,但從冇考到這麼高的分。滿分750,加上體育一共考8門科目,扣了二十分不到!荀舟說完突然笑了,是那種釋然開懷的笑。

“考得是還行,快起來,該讓我查了。”

荀舟懶得這個時候懟他,翻個白眼起開。

荀柏林坐上椅子,輸入準考證號等資訊,手指微微發抖,躊躇一會兒終於按下鼠標。

成績表出來,總分708。

荀柏林看著分數,嘴角上揚,“正常發揮,跟估分差不多。”語氣裡卻止不住地透露出喜悅驕傲,拿起手機跟媽媽彙報喜訊,荀舟笑著躺倒在床上。

一隻麻雀停在窗台,好像被聲音吸引過來,歪著腦袋看著屋子裡的姐弟倆,“吱吱”了幾聲又扇著翅膀飛走了。

荀舟轉頭看著窗外一架銀白色的飛機從藍天劃過,飛機後拉出一道白煙,心想:“希望一切都在慢慢變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