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名狀的巫師大人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不可名狀的巫師大人

不可名狀的巫師大人
不可名狀的巫師大人

不可名狀的巫師大人

西湖醋王
2024-05-14 18:59:54

【維多利亞奇幻,密教,幕後】 儀式,異種,密文; 魔法,奇物,動植物。 蒸汽中瀰漫著神秘,夢幻隱匿在現實, 木屋靜謐,密林無聲, 少年逆著光,和時代交錯而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戰爭結束了。”

布希大叔提醒道。

“納夫普那裡邁倫的死鬼老爹可是留了一份不小的財產,你也是知道的,或許不該攔著他。”

“幼鳥總是要學會飛翔的,不是嗎?”

芭比大嬸蹙著眉頭,有些擔心。

這片土地混亂了許多年,獨立戰爭打來打去,城裡那些個勢力錯綜複雜的,這孩子到時候怕不是被賣了還要替彆人數錢。

她張了張嘴,勸阻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小邁倫的家業全在那邊,總不能勸人家說就因為城裡太複雜,就直接不要了吧......

“準備什麼時候走?”布希大叔攤在一邊,拍了拍麻布外衣敞開後露出的粗糙肚皮。

小傢夥怕不是收到信的那一刻就猜到裡麵寫的什麼了吧。

他撇撇嘴,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踱步走到房間角落,那裡擺了個箱子,箱蓋上鋪著層麻布,上麵放著些零散物件。

布希大叔小心歸攏了一下,捏住箱體旁垂落下去的四角,輕輕提起放在地上,露出箱子的全部樣貌。

常年被遮住的深色箱蓋同有些褪色的箱體。

“我得給你準備準備。”

“大概就在這幾天了。”

邁倫坐直身子,水晶般透徹的淡紫色眼睛通過窗戶望向遠方,語氣淡淡:“那邊出了些問題,我必須要去處理一下了。”

這麼長時間,他這個主人家的再不出現,有些人怕是要坐不住了。

“留下的淨是一些爛攤子。”

芭比嬸嬸忍不住罵了一句。

“好啦,那也總比冇有好不是?”邁倫雙手交叉放在桌上,掌心內側護住那半碗食物。手指輕點碗沿。

不吃一定會餓,

吃了卻不一定會死。

大嬸總是能創新出一些色香味俱無的食物出來......

這麼多年的投喂早已使他形成了頑強的抵抗力。

“快吃吧,這可能是最後一次了,吃完了好去繼承你那個混蛋父親留下來的產業去吧。”芭比大嬸慈祥地看著麵前這個有些瘦弱的少年好久,隨後轉身,推門出去往院子裡的菜地澆水去,背影在夕陽下說不出的落寞。

也不知道為什麼,邁倫總感覺村子裡的人對他那素未謀麵的父親意見很大的樣子,對他卻很好,每當他問起來時,卻又避而不答。

看著芭比嬸嬸魁梧又和煦的身影逆著夕陽消失在拐角,耳邊是布希大叔翻箱倒櫃的聲音,邁倫怔怔看了許久,直到眼皮眨了一下,恍然回神。

貧窮在這個時代的村子裡是普遍常見的,可就是這樣的一個村子,這麼多戶窮苦的人家合力,把他養到了現在。

還真不想離開呢。

少年勾了勾嘴角,低著頭,將大部分表情埋在陰影裡,夕陽下,金黃的光灑在冇被擋住的下巴上,透著健康的小麥色,精緻立體的下頜線在耀眼的陽光裡看不真切。

吃過飯,把碗勺清洗乾淨後,邁倫拖著火辣辣的胃,向大叔一家告辭。

在村裡他也是有房產的。

嗯,邁倫彆院。

八歲的時候取的名,當時逢人便說,還纏著其他人改口,搞得現在想改也改不回去了呢。

長大後被嘲笑了好多年。

丟人。

少年慢悠悠的,身上衣服雖舊卻洗得乾淨,渾身上下清清爽爽的,沿著一條土路散步到自己家門口。

青黑色的長髮在髮尾處微微捲曲,被淡白的麻繩隨意約束。垂在身後,在陽光下顯得懶洋洋的。

院前。

大門未鎖,隨手推開。

一條青石小路直通房門,兩邊各有兩棵棗樹,樹乾和一旁的鞦韆被藤蔓爬滿,土壤鬆軟,卻又雜草叢生,其中生長著各類植物,不成章法,卻又有著大自然不拘一格的美感。

拜托,才懶得打理呢,

再說,這樣也挺好看的。

幾乎每天路過的時候邁倫都要這麼說服自己一次。

也不知道為什麼,身體裡總有一種把兩邊土地全開出來然後種菜的衝動。

搖搖頭,連忙把這念頭從腦子裡甩出去。

這麼大塊的地,累死自己這個小身板也耕不完吧。

邁倫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纔不是因為某人的懶惰。

纔不是!

少年強調。

進屋前的最後一件事,就是在門口的大水缸裡舀水沖洗掉腳上沾到的泥巴。挽起褲腳,脫掉草鞋,露出沾滿泥土的灰濛濛的腳腕和腳掌,清水衝下,塵土儘去。

兩腳都洗過後,趁著太陽下山前的最後一點陽光,少年把腳搭在並不高的窗沿上,骨節分明的腳背,纖細的腕骨,以及露出了一截的勁瘦的小腿。

心念一起,最前端的腳趾動了動。少年撇撇嘴,有些不認同大嬸講過他的話。

看起來還是很有力量的,哪裡有那麼弱小。

而且,還挺好看的。

美與力量並存,這可是故事書裡纔有的描述呢。

哼,芭比大嬸她就是嫉妒了才這麼說的!

對,就是這樣!

話是這麼說,但當邁倫真的去房間裡收拾行李時,還是有些不捨。

“其實,大嬸那麼魁梧也是很不錯的......”

少年喃喃自語,

“至少讓人很有安全感。”

“你說誰讓你有安全感啊......”

“啊...啊?”

渾厚的嗓音從不遠處傳來,驚了邁倫一下,連忙抬頭,隻見窗戶後出現一道黑影,少年顫抖著掀開窗戶,果不其然,芭比大嬸那柔和圓潤的臉龐映入眼簾,如果她身後的布希大叔冇有唯唯諾諾地縮在一起就更好了。

“誰那麼魁梧啊?”

話音悠悠,讓身後的布希大叔不自覺顫了一下。

“啊...冇...冇誰!”邁倫結結巴巴的,光速否認,隨即向她扯出一抹陽光的笑容,虎牙尖尖的,兩眼彎成月牙似的,挺翹的鼻頭帶著抹紅,“真的冇誰的!”

笑得開朗的同時,額前碩大的汗珠低落,冷汗涔涔。

“說起來,嬸嬸和大叔怎麼這個時間過來了啊?”

不出所料,芭比大嬸心裡剛冒出來的小火苗蹭的一下就被澆滅了,回覆說:“這不明天還有事,我倆得趕夜路去一趟鎮裡,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走,就想著吧,順路把東西帶給你。”

聞言,邁倫抬眸,仔細觀察二人,穿戴的著實整齊,的確是要出門的打扮。

芭比大嬸冇有進屋,隻在視窗,布希大叔把一個小布包遞過來,將之放到平台上,她眼圈有些紅,語氣發顫。

“到時候就不送你了,注意安全。”

說罷,吸了吸鼻子,轉身就走,見布希大叔還呆愣的在原地,伸手扯了他一個踉蹌。

“那,那啥,在外邊混不下去了就回來啊,彆逞強......”

“你這說的什麼話!”

“什麼什麼話?”

“哪有這麼說話的!”

“哎喲!”

“......”

對著話,聲音伴著兩道身影淡出視線,不知名的植物的莖葉相互糾纏,隨著晚風悠悠浮動。兩旁樹葉沙沙作響,風聲,蟬鳴和著枝上烏啼,時不時傳來野貓尖銳高昂的尖叫。

房間內很簡潔,邁倫並冇有太多東西需要帶走的,收拾起來很簡單。算上剛剛送來的小包裹一共也隻有兩個布包。

邁倫搬來板凳,坐在窗戶邊上,側著身,手臂疊在窗台,下巴抵在臂彎,靜靜沉浸在庭院裡奏響的,屬於自然的樂章裡。

烏雲緩緩移動,直到再也掩不住高掛空中的一輪玉盤。

清冷月光照進窗子,落在沉沉睡去的少年頭頂,邁倫的呼吸無意識地隨著風的律動,一呼一吸間,在月光的指引下,一縷清風,像曾經一般,飄向遠方。

這...這是什麼地方?

再一睜眼,彷彿置身於另一片世界,幾麵牆所圍成的一處逼仄空間,火光幽幽跳動,抬頭,一條狹窄的通道幽深寂靜,不知通往向什麼地方。

邁倫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重新觀察著自身現在的處境。

好像是被釘在牆上了?

手腳的知覺還在,但當給了力試圖活動時,猛地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

“嘶——”

扭頭,藉著昏暗的火光,邁倫看到那並不像自己的手掌抬在略高於頭顱的位置,後麵似乎,似乎是一個頗為精緻的木架,雕著一些他看不懂的紋路,而手掌則是被同樣刻著圖案的木釘貫穿,釘在木架上,血淋淋的。

低頭,看不真切,雙腳似乎也被綁在一個垂直的木樁上,微微活動一下,傳來密集的刺痛。

應當是帶刺的東西,少年心中考量,荊棘...或者...其它什麼東西?

一橫一豎......

思考間,少年猛地反應過來,這東西不就是十字架嗎!

“歡迎你。”

“愚者。”

“或者說是...異端......”

聲音似乎是從對麵通道深處傳來,同樣的清冷幽寂。

“你是誰?”

“這是什麼地方?”

邁倫開口,當他完整說出一句話後卻猛然發現這並不是他自己的聲音。

“哈,有趣。”

“我在這裡見過許多人了,你還是第一個問我這是什麼地方的人。”

“真是有趣。”

幽寂的聲音中帶著些許戲謔。

“想知道嗎?那就通過明天的考驗,我就在長廊儘頭。”

“財富,權力,地位......見到我,你就可以得到任何所想要的。”

深處的聲音語調古怪卻優雅,彷彿有勾起心底無限貪婪的誘惑力量。

“見到你就可以了嗎?”

“當然。”

邁倫低著頭,得到肯定答覆後,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好,這可是你說的。”

他稍微用力,釘住雙手的木釘並不光滑,其上雕刻著的符文圖案被撕裂開來的傷口中的鮮血浸潤,皺著眉,手指微曲,指尖抵住木釘尾部的圓頭,雙手用出全身的力氣向前拔。

邁倫不顧木釘同肌肉筋骨的大力摩擦撕裂引發的劇痛,許是釘得不深,冇過多久便聽‘啵’得一聲,隨後是木釘落地的聲音。

冇了固定,上半身猛地向下栽倒,腦袋垂到腳腕,並不柔軟的身體傳來一陣陣拉伸的痠痛。

這纔看清腳腕上幫著的是幾圈荊棘。

邁倫見此鬆了口氣,還好不是什麼鐵絲之類的,不然要解到什麼時候去。

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隨著荊棘環的鬆散脫落,冇了束縛的力量,原本幾乎對摺的身體向地麵倒去,頸部著地,隨後是脊背,如此在地上滾了一圈,這才翻了個身,搖搖晃晃站了起來。

撿起沾滿了血的兩隻木釘,端詳了一番,脫下身上披著的破爛衣服,給包了起來。

衣服上滿是血跡,果不其然,這具身體上大大小小的傷痕密密麻麻的,有的已然結痂,有的卻還在滲血,方纔雙手的劇痛使他全然冇有感知到這些,這時候脫了困,曾經忽略的痛覺一下子全部湧了上來。

與屬於自己的原本那具十四歲的身體相比,現在這具身體發育更好,肌肉健碩,比例協調,大大小小的傷痕反而襯托出一種破碎的美感。

邁倫抬手,把額前散落的碎髮掖到耳後,搖搖晃晃的,朝著通道深處走去。

通道僅一人多寬,兩旁是一扇扇鐵門,鏽跡斑斑,時不時能從門後聽到一陣陣怪異的聲音。

深邃而幽靜,邁倫也不記得走了多遠,隻感覺就要到達這副身體的極限,終於,一扇青銅大門出現在眼中,門扉上雕刻著一幅幅古老而繁複的符號,雖然看不懂,但其中神秘厚重之感已然撲麵。

大門洞開著,裡麵同樣不大的房間,儘頭擺著一截樹乾,兩人多高,一人雙手被反綁其上,雙手呈三角形,雙腿交織成十字。

金黃的捲髮垂落,在火光中映出淡淡的光暈,湛藍的上衣壓在豔紅的長褲裡,腳上包著的金燦燦的靴子耀眼奪目。

微微閉闔的雙眼,挺翹立體的鼻子,薄唇輕抿,構成一副雌雄莫辨的長相,神情怡然自得。

焰火浮動,夢幻朦朧,一切都看不真切。

可不知道為什麼,邁倫總感覺那雙看起來閉著的眼睛有開著一條縫。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