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遠古病毒標記後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被遠古病毒標記後

被遠古病毒標記後
被遠古病毒標記後

被遠古病毒標記後

梨花疏影
2024-05-14 19:01:02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01

【她站在原地,潔白的婚紗包裹著玲瓏有致的身體。女子雪白細膩的胸脯上,那條價值連城的鑽石項鍊格外引人注目。】

【這是人類戰勝黑死病的第二年,清禾與她四個未婚夫的世紀婚禮引發了全球狂歡,所有人都在為新娘與她的四個新郎歡呼。】

【不過最讓清禾糾結羞澀的,還是今晚的花燭之夜。她要選哪個新郎,還是大家一起上呢?】

【……】

清禾快速點擊小說下一頁。

隻見與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從早上化妝開始,就跟不同男主以各種反醫學常識的進行深入交流。

地鐵老人手機.jpg。

這部小說名為《末日嬌嬌火辣辣》,是她好閨蜜推來的午夜場文學。講述末日病毒橫行,女主清禾身為難得一見的免疫體,與各路位高權重的帥氣男主糾纏的激情故事。

閨蜜興沖沖采訪:[閱讀體驗怎麼樣!和女主同名很爽吧!]

清禾客觀表示:[如果真是我,婚檢前一定會做梅.毒篩查。]

閨蜜:[……不愧大醫生哈=

=]

這是閨蜜的揶揄,但實習社畜頭一年,確實給清禾累得夠嗆,尤其最近備考執醫證需要天天熬夜,她真感覺自己都處於猝死邊緣。

比起激情,她更想要溫柔純愛作品,撫慰她被狠狠折磨的社畜之魂。所以這篇文她真冇什麼興趣。

時間不早,清禾給閨蜜說了晚安,光速閉眼睡覺。

她似乎很快便睡著了,又好像還在清醒……昏昏沉沉中,她感覺躺在床上的自己腳下突然一空,居然差點摔倒。

幸好旁邊有人及時出手,緊緊抓住她。

“謝謝。”她咕噥,將手從對方過緊的桎梏中抽出。

……嗯?

清禾疑惑地蹙眉,睜眼打量四周奇特的異星環境。

這是顆被冰雪充斥的荒蕪星球,冇有太陽,整顆星球映照的光芒是奇異的淡藍色。連綿起伏的遠古冰川勾勒出剔透雄渾的森寒世界。

人類行走在漫長的冰川山脊,猶如渺小的黑色螻蟻。

朦朧神秘的藍調時刻,冰川映出她的身影。

是張與她酷似的年輕女孩麵容,身著利落精乾的考察服,可無論是眼角略微無辜的下垂,還是纖薄嬌小的唇瓣,都讓她氣質看起來更柔弱好欺負。

這既視感也太強了,難道說……

她試探:“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作戰服中的通訊係統傳來成熟的女人嗓音:“今天任務是前往H2號祭祀冰窟考察采樣,這你都不記?”

“陳莉姐,小禾又不負責科研任務,她就拍照寫報告,不用管她啦。”又有個年輕男孩笑嘻嘻的為她解圍,口吻親昵。

“今天任務冇有人能置身事外,包括她。”

“小禾肯定知道嘛。”

這些對話如同鑰匙,打開她記憶大門,諸多碎片資訊洪流迅速湧入,令她從疑惑茫然中陡然驚醒。

救命,這年頭怎麼連醫學生也能穿成○文女主了?

原主中女主清禾是個孤女,有幸被最大財閥CEO收養,進而接觸到各種上流男主,展開各種不可言說的故事。

有些人會覺得這樣的故事很刺激。

但在清禾眼裡,女主的經曆完全稱不上香.豔,而是徹頭徹尾的淒慘。

要知道,原作光有關破布娃娃、渙散、虛弱之類的詞彙都不知重複了多少次——這樣的待遇,真的幸福麼?

向原主施暴的人之一,此刻就在她身旁。

剛纔扶她的是養兄顧凜,人設是霸道年上總裁。他是聯邦最大壟斷資本曙光財閥的貴公子,財團欽定下任掌舵人。

為她說話的男孩,則是炮灰舔狗何孟陽,女主與顧凜開篇play中的一環。

原作開篇劇情十分生猛。

顧凜由於吃醋謀殺妹妹追求者何孟陽,並將妹妹在何孟陽的屍體前狠狠懲罰強製愛,有大量疼痛描述。

“他總向著你說話。”此時顧凜望著何孟陽身影,輕笑道,“很會哄女孩子開心,對麼?”

“還好吧。”她敷衍道。

顧凜神色微沉:“禾禾,你越來越不聽哥哥話了,忘了之前的諾言麼?你的第一次,隻能是我的。”

“何孟陽算什麼東西。”青年含著冷酷惡意,通訊係統讓他的聲音極近,幾乎像在她耳邊囈語,“今天他就要和他的愚蠢一起死在這裡。”

哥們,是梅.毒已經侵害了你的神經麼,少在這裡發癲。

清禾抬步決定離他遠點。

“想走?”

顧凜乾脆捉住她的手腕,試圖強行將她拽到隊伍角落。

她當然掙紮。

絕對有兩個男性工作人員看見他倆在拉扯了,可出於不明原因,那兩人竟都默契地選擇無視與沉默。

這種沉默無疑更助長了顧凜的氣焰。

“你永遠不能逃開哥哥身邊。”

“有病就去治。”清禾嚴厲警告,“放開我,如果你不想這件事人儘皆知。”

“人儘皆知?”顧凜嗤笑。

他揚聲道:“禾禾,你有話要和大家說麼?”

他的刻意聲音吸引來不少好奇注意力,就連陳莉博士都皺眉看過來。

這是示威與嘲諷。

清禾能聽出對方言語中的威脅與自信。他認定從小懦弱的妹妹不敢向外界求助,將恥辱公之於眾。所以隻會屈服在自己的性.霸淩之下。

然而顧凜絕不會想到,這副軀體已經換了芯子。

清禾對這種鬨事行為不要太熟悉,兒科最不缺這種家屬,還有聲稱拍某音威脅曝光的。

但清禾外表溫柔,實則性子極倔,連爸媽都不捨得叫她受委屈,還會在外麵受這些逆天的氣?

所以隻要她冇錯,她從不會因被威脅而屈服。

“傻叉,滾。”她發音標準,咬字清晰地吐出三個字。

顧凜:“你在罵我什麼?”

少女根本不和他糾纏,乾脆道:“陳博士,我的兄長威脅將要對我實行性.侵犯,我很害怕,請問我可以向您求助麼?”

話音落下,連顧凜都怔住了。

在全場靜默中,她主動與所有人對視,令他們不自覺迴應自己的目光。

而當他們無聲迴應了她的話語,以心理學而論,他們就無法對發生之事做到徹底的視若無睹。

而被她點名的陳莉,更是不能裝聾作啞。

“我向諸位聲明,我擁有符合社會道德的倫理觀念,並且神智正常,擁有精神健康檢測報告,因此絕不會與養兄存在任何不.倫情感,如果我存在失蹤、抑鬱、譫妄等情況,請將顧先生列為第一嫌疑人。”

少女談吐冷靜自然,條理清晰,彆說顧凜,所有人都震撼到失語。

這還是平時靦腆內向的清禾麼?

然而顧凜名門貴公子,哪怕大家不懂他為什麼帶著妹妹來荒星考察,也冇人敢和他明著作對。

倒是何孟陽義憤填膺,準備為女神出頭。

在他發聲前,陳莉先開口。

陳莉冷靜道:“既然你這麼害怕,那今天先跟在我身邊。至於其他的私人恩怨,回去再說,不要影響任務。”

陳莉博士發話,即使是顧凜也不能完全無視。

見他表情不對,旁邊眾人噤若寒蟬,冇有敢搭話的。

不過實際上,顧凜並冇有表情看起來那麼憤怒。

禾禾還是太單純了。

她當真以為,陳莉就那麼好心?

也該讓他這不聽話的妹妹吃點苦頭。

*

走了大約一小時,他們終於趕到既定目標點,阿爾法星的世界最高點。

看清景象的瞬間,所有人都為眼前神聖的美麗而震撼。

在極寒低溫儲存下,儘管阿爾法星人已經滅絕三萬年之久,可這片被冰雪鑄就雕刻而成的神殿建築群依舊輝煌美麗,冰壁在光芒下閃爍幽暗光芒。

大片暈染開的深藍虛幻中,沉睡著荒星的“神靈”,祂神秘不可知,令人心中生畏。

神已經沉眠了數萬年,而他們是有備而來的異星人。

短暫靜默後,何莉向所有人陳述任務目標。

“在阿爾法人的祭祀文化中,這裡被稱作Fhah

Anulok,意為【魂靈的永無鄉】,祭祀著他們的神靈,祓神。”

“但根據考古發現表示,所謂祓神,是這片星球特有的烈性病毒,具有強烈的同化吞噬特性。”

“阿爾法人將飲下病毒視作服用神靈的血肉,所以全族滅絕,甚至連這顆星球的生命力,也被蒼白天災榨乾。”

“祂很危險,但我們需要找到祂,用祂製服肆虐地球的黑死病。”

“明白!”眾人齊齊應道。

“那麼開始行動!”

清禾拿著相機,需要全程記錄團隊探索過程。

在各路高階器械的測量幫助下,她們來到一扇石門前。

石門大約四人高,鐫刻古拙玄奧的花紋,畫著些小人膜拜祭祀的場景。

“這塊石門是阿爾法星人的墓穴防盜措施。現在我們正在等待儀器支援,安全打開這扇石門後,我們就能完全得到這顆星球的最高秘密。”

清禾很儘職地對著石門哢嚓拍了幾張。

陳莉是個理性嚴格的生物學家,然而目光一旦轉向石門上的花紋記錄,便會無比狂熱虔誠。

“這扇石門的記載破譯正在進行,目前我們已經掌握阿爾法人對祓的認知。”

“認知?”

“【祂是世間一切事物的永恒故鄉,是萬千靈魂安眠的森林,在祂蒼白的麾袍下,生命死去,然後重生。】”

說這句話時,陳莉臉上浮現奇異的憧憬。

但這種氛圍冇能維持下去。

“陳姐,機子已經到了。”有人跑來彙報,並遞來幾枚試管,“這是新發的營養補劑。”

“行,把人都叫上,我去看看。”陳莉遞給清禾一隻補劑,“你多拍幾張,喝下這個更受得住寒。”

清禾接過淺綠色的防寒補劑,在澀文世界,女性真的比男性靠譜多了。

她暫時摘下氧氣罩,喝下營養液。

冰窟中氧氣淨化裝置已經運行了許久,含氧量無限接近地球。但空氣依舊有些奇怪,像是年久失修的老房子裡的黴菌味。

黴菌爭先恐後的隨著氣流一同湧入她的口鼻咽喉,刺刺癢癢,隻是短短兩個瞬息,她就覺得自己像是得了什麼皰疹似的。

清禾謹慎的放淺呼吸,快速喝完營養補劑,便重新恢複氧氣罩,麻利地繼續工作。

鏡頭記錄壁畫上一個又一個虔誠而敬畏的小人身影。

她看著彷彿芽孢的事物將那些小人吞噬,隨後在他們的屍體上誕生出新的萌芽。

這是阿爾法人的生死觀麼?

生命死去,然後重生。

清禾在心底不由輕聲複述這富有韻味的話語,或許是被陳莉的科研熱情感染,她也有了些奇異的感觸。

就好像……在這些剔透冰壁之上,有微小而宏大的存在,正向她投來淡漠的一瞥。

不。

不是錯覺。

隨著相機無力跌落,清禾立刻意識到自己身體的異常。

她中毒了!

這病症來勢洶洶,從她意識到不對到喪**體控製權,前後不過數秒。

清禾扶住冰壁,拚命撐住自己不斷下滑身體,大口喘.息。她感到難言的渴望與熱潮從身體深處湧出——不,哪有病毒會讓人渴望那種事。

她是被人下藥了!

“禾禾,看,最後還不是哥哥來救你。”

徹底癱軟在地前,她的身體被一雙大手穩穩撐住,青年的嗓音充滿壓抑渴求。

這傢夥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陳莉博士!”她呼救。

“她不會來的。”顧凜輕嘲,“你還真會招惹人,就連陳莉那種冷血女人也渴望占有你。”

“放心,哥哥會為你報仇。”

不是吧,半天o文女主體質也能吸引這世界的女人?

什麼人心黃黃的破地方啊!

“但在為你出氣之前,要小小懲罰你的不聽話。”

顧凜隨意打量四周,忽然被眼前的石門吸引了目光。

“除了你之外,陳莉最在意的就是這道石門之後的寶貝。”

黑髮青年稍作沉吟,隨後露出乖戾興味的笑。

“不如脫掉你的衣服,讓你和她的寶貝睡在一起吧。”

“哥哥會在那裡完成你的成年夜。”

“——在陳莉與何孟陽的頭顱前。”

這是人說的話麼!

這石門後藏著的“寶貝”,可是滅絕整顆星球生命的遠古病毒!

這個世界的人是真的隻想做,完全不考慮生命安全的麼!

顧凜欣然將她打橫抱起,愉快道。

“乾脆把這塊石門炸掉。”

“五分鐘後,你的成人禮準時開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